页数: [1]
作者 主题:不是宋时轮们无能,而是陆1师太强悍
pbegolf
管理员
帖子: 69
发表 不是宋时轮们无能,而是陆1师太强悍
发表于: 2021-08-12, 19:30

长岛风

1950年11月27日,在北朝鲜盖马高原的长津湖一带设伏的志愿军第9兵团共16万人,向孤军深入此地的美国海军陆战1师所属两个团发起突然袭击。美军在大量杀伤围攻的志愿军后,携带所有重武器,抬着伤员,押着俘虏,掩护着长津湖一带不愿做奴隶的朝鲜老百姓,分成两个战斗群,杀开一条血路,成功突围至海港城市兴南。12月11日,抵达兴南的陆1师前卫部队举行了部队入城分列式:军旗在阳光下迎风飘扬,官兵们军容整齐,高唱军歌,军大衣的下摆整齐飘动,步枪上的刺刀闪闪发亮。按照联合国军撤军的统一部署,陆1师随其他美军部队乘船抵达釜山,立刻投入到剿灭北朝鲜游击队的战斗中。然而,在长津湖预先埋伏以逸待劳的第9兵团,却遭到部队自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重创:参与战斗的十几个师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其中几个主力师遭受了毁灭性打击,第9兵团第一主力第58师仅剩200余人,个别的营仅剩3人,连花名册都在战火中焚毁,这数百官兵的姓名籍贯都无从谈起。战场上尸体无人掩埋,伤员自生自灭,可以说就是一地鸡毛。为此,第9兵团原地休整长达5个月之久,全兵团共撤销3个师的番号,国内补充官兵5万余人——由此推算,战役中方的不可逆损失(死亡+重伤致残)大约应该在7-8万之间。 6park.com
陆战1师成功突围抵达兴南的当天,第9兵团司令兼政委宋时轮向中央军委上交了《第9兵团东线作战的检讨》,承认这次作战打得很不好,不仅未能全歼美陆1师,反遭巨大减员,严重缩小战力。主要原因是。。1、2.、3、4、5、6。。。据说中国军事家刘伯承元帅对此战例也有一个评价:长津湖一战,一个兵团的兵力围住美国陆战第1师,没有能够歼灭,也没有能够击溃,付出了10倍于敌人的代价,让美军全建制地撤出战斗,还带走了所有的伤员和武器装备。注意: 无论是宋时轮还是刘伯承,都没有把战败的原因归咎于武器的差别。有些中国人对朝鲜战争并不了解(也可能是故意不了解),张口闭口就把志愿军的失败归咎到武器方面,只字不提志愿军在人数和地理上的巨大优势。其实,1950年时美中两国的武器差距并不大,日本三八大盖和美式加兰德之间没有代差,布朗宁与捷克式也无区别,而且宋兵团出国前调配了全军最好的武器,其中包括大批的美式自动和半自动武器。虽然宋兵团在重武器重装备方面相对陆1师弱一些,但是这也是为出奇兵占据偷袭优势导致所做的必然牺牲——你总不能轻装偷袭还指望开着坦克拖着重炮吧?这也是为什么刘帅和宋上将两位真正的内行专家并没以宋兵团武器落后做为失败的原因和根据。至于空军。。经常听人说:中国如有空军就如何如何,这纯粹是一种臆想:1)中国当时有空军,装备的是苏制战机,种类齐全,其米格15性能甚至优于美军的F86;2)苏联出动了强大的空军秘密参战。但是,由于苏联和中国空军素质差,根本不具备掩护地面作战的技术和经验(美军可以50米距离投掷凝固汽油弹支援),更担心没有制空权被美军击落,所以不敢出动支援地面部队作战——这就是为什么长津湖一带看不到苏联或中国飞机的根本原因。 6park.com
第9兵团打了败仗,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更不会因为毛泽东战后一句文过饰非的“战略胜利”可以改变的,否则宋时轮写的哪门子检讨?即便毛泽东洗白“战略胜利”,言外之意还是承认战术层面上吃了大亏。打了败仗,当然也要讲出败的原因和理由,宋时轮做为兵团司令是有一定的责任,但并非意味着要负全部责任。有些人一味漫骂宋时轮愚蠢,未能集中兵力攻击要点,借机漫骂第9兵团将士怕死无能。 其实这都是缺乏军事常识的表现,说难听点就是不懂装懂,甚至是不怀好意的乱评。 6park.com
首先,我们先从宋时轮的部署开始分析。对中国方面来说,长津湖战役其实仅是计划中的咸镜南道战役(战略目标是歼灭东线所有联合国军)其中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咸镜南道战役的第一阶段。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1)一个战役是不能把所有兵力都扑上去,要留相当数量的预备队; 2)长津湖人烟稀少,同时給3个军16万人后勤补给是困难的; 3)长津湖战场狭小,作战阵地不是山头便是村落,人多了用不上,还徒增伤亡。因此,宋时轮把16万大军分成两个梯队,以20和27两个军共8个师为第一梯队,其中27军由北向南攻击为锤,20军穿插古为砧,两军以突然袭击的方式,歼灭长津湖地区陆1师两个团和步7师的两个营。第26军是兵团的后卫,现做为战役预备队跟进。根据国内战争的经验,以华野头等主力20和27两个军打敌军两个团零两个营也是杀鸡用了牛刀,再加以逸待劳天时地利,应该是毫无问题。八个打一个,手到拈来,作战计划送交中南海,也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可。所以,宋时轮的战役整体部署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也不能不说有些瑕疵:局部战场敌情不明,对美军的部署侦察失误,对长津湖地区的地形和道路掌握了解不够,部队盲目性较大,战斗打响后成为吃大亏的一个因素。 6park.com
1950年11月27日晚,长津湖战役按照部署打响。根据宋时轮的作战计划,第9兵团将长津湖地区美军沿公路由南向北拦腰斩成5段 (柳潭里、新兴里、下竭隅里、德洞山、 古土里),各部队在执行计划时也非常坚决,当夜就切断美军5个据点之间的交通联系,在公路上构筑了路障,对一些重要地段进行了破坏,并在沿途布置了整师整团的阻击部队。与此同时,攻击部队向柳潭里(9000人)、新兴里(3500人)、下竭隅里(4000人)、德洞山(240人)分别发起攻击,寒冷荒凉的长津湖区顿时变成了炙热的战场。按照国内战争的经验,兵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战役将在几个小时内结束,毛泽东甚至专门发来电报,指示宋兵团放慢一些速度,让敌军日夜呼唤救兵,再来一个围点打援的锦上添花。 6park.com
但是,陆1师既没有按照毛泽东的思路“呼唤救兵”,也没有惊慌失措狼奔豕突,而是沉着迎敌,孤军奋战,独自与八倍于己的第9兵团在长津湖各个村落和山头展开了血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宋时轮兵团唯一的战果就是付出了5个主力团的代价攻占新兴里,并且重创担任右翼掩护的美军陆军2个营(所谓的北极熊团),而对陆战1师的柳潭里和下竭隅阵地则是一筹莫展,甚至连仅有240名陆战队员守卫的德洞山阵地也束手无策。战斗进行到12月1日,陆1师接到联合国军总部的撤军令,柳潭里和德洞山的美军南撤至下竭隅里,三个据点的美军终于汇合到一处,五指收拢,形成一个拳头。而宋兵团的攻击部队2个军,人数锐减,人困马乏,部队又连续饿饭多日,完全丧失了攻击能力。 6park.com
这时的宋时轮虽然主力拼光,但还有一个26军的预备队可用。宋时轮原计划26军前出黄草岭堵截陆1师,但这个计划被中南海里的毛泽东否决了,毛泽东“歼灭陆1师仅是时间问题”的大话已经说了出去,所以严令宋兵团12月4日-5日解决战斗。可怜的26军,自抚顺出发时配发了一些饼干,过了鸭绿江后再也没有补充过给养,全军已经饿饭一个星期了。部队在风雪弥漫的深夜里强行军,掉队迷路人员高达一万余人,又因强行军出汗,造成了后来大批的冻伤截肢。为了赶路,部队不得不冒险白天行军,遭到美国飞机的狂轰滥炸,造成了惊人的损失。大树将军指挥的沂蒙雄师,排炮不动的老八纵,还没上阵就已经半残废了。沿路堆积成山的志愿军尸体也震惊了26军的将士,严重地挫伤了部队的士气,导致了后来的成建制投降缴枪。。以该军88师262团为例,白皑皑的雪地无遮无掩,成了陆1师坦克的活靶子,机枪扫,火炮打,一个3500人的主力大团很快没剩下多少人了。 6park.com
尽管宋时轮踢翻了桌子,尽管下了多次死命令围追阻截,第9兵团的残余是无法阻挡陆1师南撤的洪流。中国有些人对真相一无所知,还在遗憾:美国要是没有技术修复水门桥,陆1师就跑不了了。。这话说得太幼稚! 假如水门桥无法修复,兵强马壮的陆1师返回下竭隅里,继续与强弩之末人困马乏的志愿军战斗,那么宋兵团的命运就不是简简单单地遭受重创了,宋时轮和他的高级幕僚们能否逃回国内都是个大问号。其实,美军当中就有很多人看出了这个问题,一个美军上尉曾问自己的营长,陆1师基本完整,有下竭隅里的机场提供后勤补给,继续打半年都没有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撤离?实在不行,也用不着撤回三八线以南啊!撤到元山,背靠海港进行补给,不就是又一个釜山桥头堡吗?当然,杜鲁门担心在北朝鲜境内大打出手会给斯大林找到攻击西欧的借口,如此低能,如此胆怯,别说一个小小上尉无法想象,就连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也是无法理解的。 6park.com
这些年来,不少人评论长津湖战役,检讨失败的原因,但是多数都没评论到点子上。 美军武器是否精良?是!美军是否重视后勤?是?美军是不是飞机大炮?也是!但是,陆1师之所以能在长津湖上乘表现的根本原因,你们却都没说出来:陆1师训练有素、作风顽强,素质优秀,敢打敢拼,敢于刺刀见红,其攻击精神是任何中国军队无可比拟的。更重要的,陆1师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志愿军”,官兵们志愿参军,志愿打仗,为了保卫一个陌生的国家,为了这个国家的繁荣昌盛,不远万里,奋勇而战,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这种情怀是美军其他军兵种所不具备的,这也是为什么在同样的情况下,新兴里的陆军2个营遭受重创,而陆1师德洞山的一个加强连面对十倍以上的强敌却可以坚持到胜利;飞鹤山的陆军工兵连一触即溃,而陆1师的电报员却留在主峰向我开炮;新兴里的陆军伪装伤兵混上飞机逃命,而陆1师的军官则带伤从医院逃回部队继续作战。从师长到参谋,从军官到士兵,每个人都严于利己,每个人对战友都是关心爱护,不惜扑在冒烟的手榴弹上牺牲自己掩护战友,拼光了子弹拼刺刀,刺刀断了拼枪托,枪托打烂了拼工兵锹。。有个叫杨西的排长,下颚负伤后换了假牙,退伍回家。越南战争时他又要参军,被军方以假牙为由拒绝后,杨西愤怒了:难道打越共需要用牙咬吗? 记得陆1师最初被包围的时候,一些不明真相的西方政客记者惊慌不已,而远在加州潘德尔顿海军陆战队训练基地的司令则信心百倍地说:是吗?这下他们(第9兵团)要遇到大麻烦了。 6park.com
虽然宋时轮计划周到,部署合理,最后攻击却惨遭失败,如果说宋时轮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那么远在中南海里遥控指挥宋时轮的毛泽东更是难咎其责。毛泽东虽然许诺宋时轮他不遥控,但老人家不但遥控,而且具体指挥堪称细致入微:某军做为前卫先乘火车离开上海,某军后卫变前卫入朝,某师再靠前线一些,某团留守原地警戒,围而不打,吸引更多美军围点打援。甚至,连总攻的具体日期都是他老人家规定的,这还没过瘾算完,规定完了总攻日期,兴冲冲地写了一份新华社电讯稿,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世界宣布:歼灭陆战1师仅是个时间问题。所以,宋兵团的败仗,毛泽东不背黑锅谁来背,难道让一个在前线俯首听命的傀儡来负责? 而且,当时中国上下(现在还是照旧)普遍有个莫名其妙的轻敌想法:美帝是纸老虎!美国打败了德国法西斯,战胜了穷凶恶极的日本,怎么会是纸老虎呢?一个湖南初等师范毕业生,一个北大图书馆的临时工,胡说八道一句你们就信以为真?今天在座的各位谁会去听一个北大临时工的“英明论断”?14亿人口,你们的脑袋难道只用来装饭的吗?

页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