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法国公开赛 Golf French Open Open de France

法国公开赛是欧巡赛的一站, 起始于1906年。 是欧洲大陆最早的一个高尔夫赛事。 自从欧巡赛1972年组建以来, 法国公开赛就一直是它的一个组成。

这个比赛一开始在La Boulie 高尔夫俱乐部举办, 后来开始在其他球场轮流举办。 但是自1991年开始, 它一直在巴黎附近的Le 国家高尔夫俱乐部(Le Golf National)进行, 除了1999和2001年。

新世纪开始, 法国高尔夫联合会开始了一系列的动作提供这个比赛的档次。 最重要的一个举措就是自2003年开始, 去掉赛事的冠名赞助商。 2004年开始采用英国公开赛美国公开赛使用的资格赛制度, 并且开始对职业和业余球员开放。

比赛奖金从1999年的86万欧元增加到2009年的4百万欧元。 使他成为欧巡赛奖金最高的比赛之一。 受经济衰退的影响, 2010年和2011年, 比赛奖金回到300万欧元。

USGA 差点历史钩沉

原作: 小风@新浪高尔夫

任何体育运动,从本质上来说都讲求竞争。可是经常情况下,公平的竞赛只出现在水平相似的参与者之间。一个小联盟的棒球手是没有机会击中大联盟投手扔出来的快球的。同样,一个顶尖的网球运动员开出的球,一个普通的爱好者也无力还手。

高尔夫是唯一一项精英球手可以同一般球手公平竞赛的运动。这里没有所谓领先,也没有放水,所有人都在同一规则上较量。而这种公平性因为美国高尔夫协会(USGA)差点系统在100年创立而成为了可能。

USGA差点系统综合考虑了球员之间不同的竞技水平,以及高尔夫球场的难易程度。通过这个系统,参赛的球手可以恰如其分地分配杆数,并且确保参赛的各方在尽可能公平地情况下比赛。

当然没有系统是完美的,可是过去100年,美国高尔夫协会做了无数的改动以及完善,最终降低了这个系统的低效,尽最大可能避免一方获得更大优 势。虽然这里具有更多变数,计算也更为复杂,系统的根基仍然保持不变,就像一个世纪之前它创立时一样。它依赖于球员在报杆数上的诚信,以及特许高尔夫俱乐 部对这些杆数的复核。

早期的差点

一个差点系统是否有效有赖于第一次将参差不齐的选手放置到同一个水平之后,选手本身有没有发生变化。毫无疑问,当苏格兰的早期高尔夫球手意识到竞争力的可能性(同时也是下注的可能性)之后这一系统便孕育诞生了。

最早提到高尔夫差点的文字可以追溯到17世纪,爱丁堡大学一个医科学生汤玛斯-金凯德的日记。汤玛斯-金凯德打的是布朗茨菲尔德林克斯球场 (Bruntsfield Links)及利思林克斯球场(Leith Links),他记述了高尔夫的各个方面,包括球具以及技术。

1687年元月21日,汤玛斯-金凯德在日记中探讨如何在比赛中分配杆数自己的优势才更大。“在高尔夫之中,是每三洞让两洞,其余大家打一样的杆数好呢;还是一个洞让三杆,每个洞按这样一个让杆比例来打好呢?”

除此之外,高尔夫最古老的俱乐部——爱丁堡高尔夫人荣誉社团(HonourableCompany of Edinburgh Golfers)——在汤玛斯-金凯德日记记述之后差不多100年也提到过差点系统。一个俱乐部官员这样写道:“下个星期六,埃尔芬斯顿队长 (Captain Elphinston)挑战阿兰先生(Mr. Allan)三轮最好成绩,一个洞赌半个五先令。按照俱乐部的throwing,埃尔芬斯顿队长两个洞让阿兰先生一杆,曾经打败过他。现在没有让杆!比赛 最终战成平手。”

在这里,throwing是指在荣誉社团内部调整竞赛公平的,非正式、松散系统的某一个特定水平。正是这个荣誉社团,1744年为自己的竞赛制订了第一套规则。从那个时代的各种记述中可以看出,在高尔夫发展的早期,差点都由一套相似的自由精神所指导。

现在,USGA的差点指数一般到十分位,比如15.4杆,而在18世纪和19世纪,差点不会那么精确。在《高尔夫守则》中,亨利-布鲁厄姆-法 尼(Henry Brougham Farnie)形容了最为普遍使用的差点,它有四种常见的形式:“third-one”(每三洞让一杆),“half-one”(每两洞让一 杆),“one more”(每一洞让一杆)和“two more”(每一洞让两杆)。

有赖于不同参赛选手之间技术的差别,优势会在那些让杆或者受杆的球手之间大幅度摆动。因为缺少精确性,和没有一个标准的系统,通常情况下,开始打球之间,大家要进行很多商量。一些人说绝大多数比赛在第一洞发球台便见到了分晓,而在早期的时候,这样说不能更贴切了。

不过那个时代,高尔夫球手通常是在自己的俱乐部中与一小群人打球。无论是实际打过球,还是口口相传,基本上每个人的水平是多少,别人都知道,这确保了会员之间的比赛相对公平。到今天,这样一个同伴复核的原则仍旧是USGA差点系统的重要基石。

帽子中的手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尽管早期的时候,人们已经提到了差点的概念,可是“handicap”(差点)这个词汇并没有使用。这个词汇一直到19世纪70年代才进入高尔夫的术语之中。

这个词汇来源于一种交换的游戏,这种游戏17世纪、18世纪在酒吧中非常流行,名字叫“hand in cap”(帽子中的手)。这个游戏需要三方,两个玩家和一个裁判。每个玩家都有一个东西与对方交换。裁判的责任在于决定两个物品之间的差价。

玩家各将一小笔罚金放入一个罐子中,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入一顶帽子中。当他们将手抽出来的时候,手掌打开意味着接受交易,而拳头紧闭意味着不接受。如果双方的意见一致——都接受或者都不接受——裁判将获得罐子中的罚金。

如果两个玩家的意见不一致,那个接受交易的玩家将获得罐子中的罚金。这个游戏的关键在于裁判在认定两个交换物品之间的差价的时候到底有多公平,因为只有双方的意见一致,他才能受益。如果裁判不公平,他将吃亏。

“hand in cap”后来演变为了“handicap”,这个词汇后来演变到与赌博相关的别的词汇上,19世纪50年代首先用在赛马上,而间隔了20年之后,才用到高尔夫之上。

早期差点系统遇到的问题

当“handicapping”(差点)这个词汇在19世纪70年代开始广泛使用的时候,关于它的记录迅速的增长。这主要是因为19世纪末期, 大不列颠与爱尔兰的高尔夫球场及高尔夫人口成长非常快。由于高尔夫运动的普及,俱乐部会员要监管众多球手的差点变得越来越难,因此许多俱乐部开始引入数学 公式来决定差点。

当时最流行的方式是取一个球手一年的三轮最好成绩进行平均。这个平均杆数减去球场的基准杆数就得出了差点。

虽然三个杆数平均值为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差点系统打下了基础,这种方式并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和接受。一般球员对这一方法的投诉最多,因为他们的杆 数范围要远远大过那些优秀的选手,而他们追平自己最好杆数的机会非常小。以下这封写给一家英国报纸的信,刊登于1881年10月29日,它道出了高差点球 手对这一系统的抱怨。“先生,我非常担心这个差点系统只能让那些最优秀的球手取胜。”

在那个时期,多个俱乐部的会员在一起参赛的情况也越来越多。现在,大家在与一些陌生人竞争,这些人的球技如何很难确认。由于缺少透明,大家呼吁 成立一个主管机构,让这个机构负责管理一个统一的,广为大家接受的差点系统。1887年10月10日的另外一封读者来信表达了这种观点。“我觉得现在苏格 兰和英格兰都应该成立一个高尔夫的中央机构,有点像苏格兰的冰壶运动一样。每个机构设置一个带薪的秘书,他将为不同俱乐部编制差点……并且定期公布。”

那个时期的第三个问题在于差点的可移植性,因为越来越多人不在他们的主场打球。1891年,特纳(H.H. Turner)这样写道:“设立高尔夫协会的其中一个优势在于可以给球员编制一个适用于全部球场的差点。我想象实际的数字也许不一样,比如在温布尔登是 7,在三维治是9。这样一个统一差点的优势数不清……这样一来,一个带着差点的旅游者便可以快速而满意地融入一个球场之中。”

Par,Bogey 和Scratch是什么意思?

今天在任何一本高尔夫词典中,“Par”和“Bogey”都是最基本的语汇,广泛地使用,甚至第一次打球的人也明白它是什么意思。“Par” (标准杆)是分配给每个洞的标准——主要是由球洞的距离决定——普遍认为是一个零差点球手(scratch),或者一个专家球手在通常情况下完成该洞所用 的杆数。“Bogey”(柏忌)则是比该洞的标准杆高一杆。

在当代的USGA差点系统中,“Par”和“Bogey”却与这些广泛使用的定义没有什么关系。事实,“Par”比较少使用,而 “Scratch”和“Bogey”具有特定的意义。一个“Scratch”球手(零差点球手)是指一个差点指数为0的球手,而一个“Bogey”球手 (高差点球手)是指一个在标准难度的球场上差点大于等于20的球手。

换句话说,一个零差点球手按照他的差点并不一定在一轮球中必须打出平标准杆,而一个高差点球手按照预期发挥,18个洞每个洞的平均杆数都要高于标准杆1杆。

这些词汇的多重意义,很容易让人搞混淆。然而当19世纪末期,“Scratch”、“Par”和“Bogey”三个词汇广泛使用的时候,人们同样容易混淆,只不过与今天的原因不一样。当时,这三个词汇,在用于衡量一个球场难度的时候,都具有相似的意义。

19世纪开始应用在板球,拳击以及赛马上,“Scratch”在许多体育项目中都是指标示起点的那条线。从一个指示实际基准线的词 汇,“Scratch”后来逐渐演变为比喻意义上的基准线,在这条线上,所有参赛者都没有优势可言。而在高尔夫之中,“Scratch”后来成为专家球手 的标准。这些选手不需要接受差点让杆,在一个特定的球场上可以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平。

“Par”这个词汇来自于金融市场,主要是指股票正常的价格。高尔夫之中第一次提到“Par”是在1870年。多曼(A.H. Doleman)在一本名为《高尔夫》的英国杂志中撰文提到了这个词汇。在普勒斯特维克举行英国公开赛之前,多曼询问戴维-斯塔思(Davie Strath)和杰米-安德森(Jamie Anderson),他们觉得那一年的胜杆是多少。他们回答说这个12洞球场的理想杆数为49杆。

多曼在文章中写道:这个数字就是普勒斯特维克的“Par”。当时,英国公开赛为36洞的竞赛,小汤姆-莫里斯打出了149杆,高于“Par”2杆(戴维-斯塔思那一年获得并列第二名,落后12杆)。次年,“Par”的使用范围大大扩展,它代表了“无瑕的表现”。

然而在19世纪末,英国高尔夫球手提到“Bogey”的时候,也将完美的一轮与它联系在一起。在波比-琼斯与“老人帕”(Old Man Par)搏斗之前几十年,这里有一首关于“柏忌人”(Bogey Man)的流行歌曲。在这里,“柏忌人”是一个在躲在阴影中捉摸不定的精灵。这个名字后来逐渐与杆数挂钩,变成了一个优秀选手预计会在某个洞打出的杆数。 不久之后,高尔夫球手都用柏忌标准来衡量自己。而这个标准都由俱乐部来决定,随着球场的变化,它各有不同。

在世纪之交的时候,高尔夫在美国的人气大增。这个时候,“Par”成为了一个专家球手每个洞应该打出的标准杆数,而“bogey”指比标准杆坏一杆。那个时候,“Par”的值通常由球洞的距离决定。

Par 3 (200码及以下)

Par 3.5(201码到250 码)

Par 4(251码到375 码)

Par 4.5(376码到450码)

Par 5 (451码到500码)

Par 5.5(501码到550码)

Par 6(551码及以上)

到20世纪初的时候,大西洋两岸的高尔夫运动都得到长足的发展。很显然,当时的差点计算方法跟不上这种发展,因为它们缺少一个中央系统,无法为所有高尔夫球手提供一个统一的标准。不平等的根源,很大程度来自于无法决定“Par”“Bogey”“Scratch”的杆数。

1898年,英国报纸的一封读者来信很好地倾诉了一个俱乐部高尔夫球手的苦恼。“在这件事情上由于缺少一个权威的机构,绝大多数俱乐部都自行制定柏忌规则。结果是让人绝望的混乱。看上去现在是时候,大家齐心协力,为柏忌规则划出相应的界线了。”

在英国和爱尔兰,多个高尔夫主管机构试图让差点更加统一,广为接受,可是他们无法覆盖所有球场和所有高尔夫球手。你是否处于一个公正的差点系统中,经常有赖于你居住在什么地方,以及你的性别。

由于所覆盖的球场和高尔夫人数相对较少,英国女子高尔夫联合会(LGU)在差点的标准化上取得了早期的成功。这主要是因为伊塞特-皮尔森(Issette Pearson)的努力。19世纪90年代,她为会员球场进行了球场评级,而不是依赖球场自行决定标准。

“毫无疑问,一开始这是一个艰巨的工作。”罗伯特-布朗宁(Robert Browning)在《高尔夫历史》一书中写道,“可是在8到10年之中,英国女子高尔夫联合会就做到了男子显然没有做到的事情——她们建立起了一个各个俱乐部都可以信赖的差点系统。”

当大西洋这一头,美国的高尔夫运动出现大飞跃的时候,差点系统——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也同样出现了大飞跃。然而与英国和爱尔兰的高尔夫发展 之路不一样,美国有一个统一的中央机构。在经过数年的研究和试验之后,美国高尔夫协会1911年10月11日在巴特斯罗高尔夫俱乐部召开的一个会议中,正 式通过了第一个覆盖全国的差点系统。

USGA差点系统的发展多亏了了莱顿-卡尔金斯(Leighton Calkins),美国高尔夫协会执行委员会委员及美国差点的先驱。1905年3月,莱顿-卡尔金斯引入了他的一套方法。这套方法引入了三个最好杆数取平均值的英国系统,起名为《俱乐部差点系统》。

在把这个系统提交到美国高尔夫协会之前,莱顿-卡尔金斯测试了他的概念,首先是在纽约的平原乡村俱乐部,随后是更大的范围,包括大都会高尔夫协会和新泽西州高尔夫协会。莱顿-卡尔金斯是那两个机构的差点委员会主席。

在使用赛季最好的三个杆数作为决定差点的基数时,美国高尔夫协会从一开始就指出:其差点系统衡量的是潜力,而不是打球实力。既然优秀的球手更加稳定,其杆数的范围要远远小于高差点球手,他们明显在追平自己最好成绩的时候拥有更好的机会。

正如莱顿-卡尔金斯写的,“这个系统的原则是不仅优秀选手要受限,因为他是优秀选手,同样差的选手也要受限因为他是差的选手。

“原因是这样的:差点系统的目标是将所有选手放在同一水平上。如果那些技术不高的选手,因为他们打得不够好,可以获得一定数量的让杆实惠,同样也应该有些实惠给到那些技术好的选手,因为他们不可能提升很多。”

看上去莱顿-卡尔金斯是在回应那个时期优秀选手所面对的劣势。“差点赛的实际结果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莱顿-卡尔金斯写道,“那些零差点,或者低差点的球手在现行的差点系统之下,在争取冠军上,没有高差点球手的机会好。”

莱顿-卡尔金斯引入了几个非常有远见的概念,这些概念一直沿用到今天。他非常强烈地坚持每个俱乐部“都要有一个愿意为此工作的差点委员会。”

莱顿-卡尔金斯同时引入了帕评级(par rating)的概念,这后来演变为了USGA球场评级,也就是所有球手获得让杆的基准线。当1912年,帕评级创立的时候,它不是一个理论上的标准,它 依据的是一个实际球手的能力。这个真实存在的球手名字叫:杰罗姆-特拉弗斯(Jerome “Jerry” Travers)。他赢得了四届美国业余锦标赛(1907年,1908年,1912年和1913年),以及1915年美国公开赛

现在与当时一样,美国高尔夫协会将根据一个球手的差点系数来决定他是否有资格参加比赛。第一个差点表1912年推出,包括了324个会员俱乐 部,它帮助美国高尔夫协会辨别了哪些球手有资格报名参加美国业余锦标赛。当时要求的差点为小于等于6。而现在美国业余锦标赛的最大差点为2.4。

一开始,美国高尔夫协会允许俱乐部制定自己的帕评级或者球场评级。这一点莱顿-卡尔金斯强烈反对,称这样做是“没有用处的”,是“闹剧”。美国 高尔夫协会不久便改变了方法,高尔夫协会开始进行官方的评级,建立起了一个现在仍旧在使用的系统。应该说没有美国高尔夫协会精确的球场评级,也就不可能有 一个精确的差点。

10多年之后,也就是1924年,英国和爱尔兰的高尔夫联合会组建起了英国高尔夫联合会联合顾问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制定了一个统一的,终极的差 点系统,并对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的球场进行评级。这也就是后来所谓的全国高尔夫联合会评议会(Council of National Golf Unions)。这个委员会接手了给球员分配差点,以及为球场制定基准线的任务。

系统的改进

随着海外高尔夫联合会开始自己的球场评级系统时,美国高尔夫协会已经开始精炼差点的计算方法,以及球场评级了。很明显,球场评级是USGA差点系统的脊梁。在USGA差点系统的前几十年,改进主要来自不同区域的高尔夫协会。这些协会与球场和球员有着更密切的工作关系。

比如说:马萨诸塞高尔夫协会建议使用小数,让球场评级更为精确。与之相似,芝加哥地区高尔夫协会也采用了小数的评级方法。

各个地区的建议最终成为今天球场评级系统的一部分。多年以来,单个洞的评级,将精确到十分位,而整个球场的评级则四舍五入为整数。1967年,美国高尔夫协会也开始在球场总评级中使用分数,而这种方法沿用到今天。

差点系统在别的方面也有变化。1947年,美国高尔夫协会增加了决定差点的杆数,从3个最低杆数变成了10个最好成绩,与此同时,决定差点的样本杆数不能少于50个。这样一个改变得到了普通球手的欢迎,因为这样一来他们有更大机会打到自己差点显示的杆数。

十分不幸,轮数的增加导致了混乱,因为一些地区的高尔夫协会对于10个最低杆数的规定持有不同主张。在本世纪中叶,芝加哥地区高尔夫协会的汤姆 -麦克马洪(Tom McMahon)希望计算15个杆数之中的10个。而美国高尔夫协会已故总裁理查德-塔夫斯(Richard Tufts)则号召使用50个杆数的10个。

有一阵子,这两种系统,再加上女子引入的第三种办法都得到了美国高尔夫协会的认可,这导致了进一步的混乱。美国高尔夫协会最终在1958年结束 了这种混乱,达成了妥协,使用25个杆数中的10个最佳杆数。1967年,美国高尔夫协会则要求最近20个杆数中的10个,而这个公式一直沿用至今。

多年来另外一个混乱的源泉来自不同比赛条件下,比如比杆赛还是比洞赛,差点的让杆数量会发生改变。在比杆赛中,球手可以获得足额的让杆。可是他们在打单人和四人比洞赛的时候,让杆就为差点让杆的三分之二又或85%。

当说到调整杆数,美国高尔夫协会制定了几个参数,这些参数到今天仍旧在系统之中发挥作用。其中一个参赛不为人知,它叫“优秀奖励”乘数。这个数 值将刨去实际数字的96%,以决定球员最终的差点指数。这个百分比让优秀的球手在比洞赛中要比高差点球手多占一些优势。(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奖励值为 85%。后来人们认定这样做低差点球手得到的优势实在太大了。)

另外一个参数叫“公平杆数控制”(Equitable Stroke Control)。这个变量为球员在某个洞所打的最高杆数做了限制,球员按照他的球场差点,在该洞的杆数不能超过这个上限。多年以来,美国高尔夫协会反对 杆数控制。1955年,美国高尔夫协会执行总监乔-戴伊(Joe Dey)解释了协会的立场。按照他的想法,他觉得杆数控制违反了高尔夫规则,对那些高差点球手产生了歧视,并且人为地降低了差点。

到最后,数学取得了胜利。1974年,“公平杆数控制”进入了差点系统,自此之后,一直实行。只是在1991年和1998年进行了修订。修订的地方主要是最大杆数依据球员的球场差点。

坡度系统的建立:

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USGA差点系统已经开始覆盖全美的高尔夫球场和高尔夫球手。尽管经过了几十年的完善,两个相关的问题仍然存在:球场评级的不完全以及差点的通用性。

关键的问题来自于球场评级。而球场评级主要由球场的距离,以及零差点球手在球场上如何表现来决定,并不能真正反映出普通球手在这样一个球场有何表现。

以两个距离都为6500码左右的高尔夫球场为例。第一个球场平坦而开阔,因此专家球手又或者零差点球手估计能打出70杆。这就成了USGA球场评级。由于没有什么麻烦,这个球场对于所有球手来说都相对容易,无论他们的技术高低。

第二个球场球道狭窄,而且有许多障碍,因此USGA球场评级为74.1杆。可是,其难度对普通球手或者柏忌高尔夫球手的影响,远远大过对零差点球手的影响。一个球手的差点越高,他受障碍的影响越大,从救球和罚杆的角度来说,他的杆数也就上涨得很多。

可是那个时候的USGA差点系统假设杆数上涨的幅度与差点上升的幅度是稳固的,无论球场的难度是多少。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一个在相对较难球场得 出差点为12的球手,实际上比一个在相对容易球场得出差点为12的球手更出色。如果两人相互对抗,他们的比赛是不公平的,尽管USGA差点系统显示两人的 技术水平相等。

1979年,美国高尔夫协会成立了差点研究小组,研究这个问题。最终他们开发出一套方法,以消除这种不公平性。这个小组的成员包括:波格伍德 (Trygve Bogevold)、纽斯(Dean Knuth)、列奇欧博士(Dr. Lucius Riccio)、谢德博士(Dr. Fran Scheid)、林恩-史密斯(Lynn Smith)、索利博士(Dr. Clyne Soley)、斯特劳德博士(Dr. Richard Stroud)以及弗兰克-汤玛斯(Frank Thomas)。这个小组的任务是研究差点系统的各个方面,并且完善这个系统,其中包括球场评级。美国高尔夫协会的第一个差点系统的全职雇员纽斯1981 年成为了差点系统的高级主管。

三年之后,科罗拉多高尔夫协会在差点研究小组成员威廉姆森博士(Dr. Byron Williamson)的指导下,成为第一个测试这套方法的州协会。这套方法也就是今天的坡度系统。1982年,科罗拉多高尔夫协会在指导之下对所有高尔 夫球场都进行了评级,次年,该协会启用了新的办法。

1984年,另有5个州采用了坡度系统。到1987年,美国高尔夫协会已经做好准备将这套系统推广到全美。在推广之前,美国高尔夫协会成立了球 场评级小组委员会,其功能是完善球场评级系统。小组委员会包括男子和女子的差点委员会,其主席是密歇根高尔夫协会的乔-莱克(Joe Luyckx)。

与这套系统一样,这些委员会也在进步。1998年,小组委员会成为了美国高协的一个委员会,由美国高协执行委员会任命,其成员包括了全美各个州和区域的志愿者,后来覆盖了全世界。六年之后,女子的差点委员会与男子的合并。

在USGA差点系统历史上,坡度系统也许是最重要的革新。除了引入了新的测量方法——柏忌评级和坡度评级——以决定球场的难度,球手所拥有的差点系数,也将依据各个发球台所分配的坡度评级转变为球场差点。

考虑到球场的长度,以及10个不同的障碍以及其它特点,柏忌评级主要建立在一个球场差点在20到24之间的球手有可能打出的杆数。它是这些球手 所打出杆数,相对更好一半的平均值。至于坡度系数则是衡量USGA球场评级与柏忌评级上升时曲线变化程度的。球场的难度越高,曲线越陡峭,坡度评级也越 高。

接下来,一个球手通过一个公式将这些新标准融合进去,才能得到自己的差点系数。有鉴于球场的难度,一个差点系数为16.8的选手,其球场差点可能从17(坡度评级113)到23(最大坡度评级155)。

这个系统最终解决了困扰差点界几个世纪的差点通用性的问题。历史上第一次,在不同难度球场建立起来的差点系数可以在任意一个公平的平台上对抗。

自从精确的球场评级以及柏忌评级成为坡度系统的核心以来,美国高尔夫协会花了许多精力教育志愿评级者评估全美各个地区的高尔夫球场,与此同时, 全世界的高尔夫主管机构也开始引入USGA差点系统。自从1989年开始,美国高协启动了球场评级研讨会,邀请四个人一组的评级者定期出席会议,以确保每 个球场都能获得精确的评级。

差点系统的成长

随着高尔夫在全世界越来越流行,美国高协开始将USGA差点系统出口到别国的高协。很显然,现在要建立起USGA差点系统容易多了。不过与莱顿 -卡尔金斯(Leighton Calkins)的时代一样,一个球员只能通过某个高尔夫俱乐部才能获得差点,而且同辈的评估仍旧是差点系统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可是出于差点系统普及的目的,今天对于高尔夫俱乐部的定义也进化了。除了依附于高尔夫球场的传统俱乐部,现在没有实际球场的俱乐部也可以使用USGA差点系统。

USGA差点系统的成长是显著的,现在它覆盖将近1.9万个特许的高尔夫俱乐部,代表了88个美国国内的高尔夫协会,以及24个得到特许的国际协会。而全美的球场评级及坡度数据库中包括了6.9万个独立的发球台评级。

随着高尔夫运动的继续发展,美国高协也不断在检查100年建立起来的USGA差点系统的错综复杂之处。过去一个世纪,这个系统一直由一种民主的 理想指引着——每个高尔夫球手,无论他们的技术水平高低,都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那些差点为20的选手可以与一个零差点选手在相对平等的基础上对抗。每 一天,在全美,乃至全世界,人们都在应用这种平等原则进行比赛。

尽管USGA差点系统做了那么多变动,一个方面仍旧固定不变。一个世纪以来,USGA差点系统仍旧测量的是一个球员的潜力,而不是实际杆数的简单反映。根据差点研究小组进行的研究,普通高尔夫球手只有在25%的时候能够打出他的差点杆数。

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它可以保证在不同的比赛形式下,竞赛都是公平的。同样重要的是,差点系统反应出了高尔夫独特的魅力,它是一种独立的战斗。而它的本质在于,一个人只要一些球杆,一个球,以及一些参赛选手便能享受这种运动的乐趣。

在这些简单性的下边包含了对完美击球的不懈追求——将球打得远一点,直一点的欲望。毕竟,高尔夫是一种讲求技术的运动,USGA相信这也是一个人提升自己球技的原动力。

100年来,USGA差点系统给与了人们这种鼓励,也允许球员一杆一杆地衡量他们的进步,而且在未来的年份也继续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