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峡谷高尔夫球场 Whistling Straits Golf Course

举办过或者将要举办的重要比赛:

2020年, 莱德杯

2015年, PGA 锦标赛

2010年, PGA 锦标赛。 德国人Martin Kaymer 夺冠。 这次锦标赛最出名的是美国球员Dustin Johnson 因为不认真阅读球场说明,在沙坑里球杆触地被罚,从而失去夺冠机会。

2004年, PGA 锦标赛。 那次比赛维杰辛格在加时赛中战胜Chris DiMarco 和 Justin Leonard. 他们在4天比赛后, 成绩均为280杆。 那次比赛中, 埃尔斯281杆, 老米282, 老虎286. 四轮平均成绩: 第一轮73.34, 第二轮73.27, 第三轮71.99, 第四轮73.77, 总平均73.16.

简介:

标准杆: 72, 长度: 7514码, 难度: 76.7

呼啸海峡坐落于密歇根湖的西岸,是科勒地区的代表性地标。如果你对这座占地560英亩的知名球场的历史不甚了解,而相信它的形成是造物主的恩赐,那么你就 大错特错了。呼啸海峡的横空出世源自于赫巴·科勒(Herbert V.Kohler)天马行空的幻想,而他也的确美梦成真,原本平凡无奇的飞机场戏剧般地变成让人目眩神迷的高尔夫球场。当然,Pete Dye及其团队使用的推土机也是功不可没。总之,没有以上一群人,也没有今天毁誉参半的呼啸海峡。

1998年,当呼啸海峡球场投入使用时,Dye对这个人造建筑的评价是“终其一生的事业”。但是,在当地条件先天不足,后天预算紧张的情况下,设计师的美 好愿景是无法实现的。在几百万美元的投入和极其艰巨的施工条件下,呼啸海峡终于屹立于密歇根湖西岸沿岸两英里的范围内。整个球场的设计非常有趣,前9洞和 后9洞之间有八条小路相连,球场各部分的布局安排也很协调,对自然条件的利用也是适可而止。作为现代建筑工程学的产物,呼啸海峡兼具了艺术的美感和一个球 场的可打性。

球场模仿英格兰海边links 球场的风格。  这个球场非常开阔,地貌设计的非常原始,一望无际。 它比一般人想象的要成熟,到处是大片的沙地, 沙坑很小,很深, 绿草点缀的沙丘, 大而起伏的果岭。 从每一个球洞都能看到风景绝佳的密西根湖。 代表球洞是17洞, 三杆洞。

做为皮特-戴作品当中最令人惊叹的一个球场,数目众多的沙坑成为了呼啸峡的代名词,13126卡车的沙子造就了967个沙坑,仅仅在第18洞就有96个沙坑,这是名副其实的“沙坑王国”,整个球场在密歇根湖畔蜿蜒3公里,有些甚至就在密歇根湖边十几米高的悬崖上。狭窄的球道在加上两侧令人侧目的长草,以及星罗棋布的沙坑,再加上那汪密歇根湖,可以说这将是观众的天堂,球手的地狱。因为一个击球失误,迎来的可能就是极大麻烦。8月的密歇根湖,微风徐徐,对于在炎热天气下看球的观众来说绝对是超赞的享受;不过这放到球手身上并不适用,因为可能这一阵风就会影响整张成绩卡

呼啸峡球场全场7507码,标准杆72杆。 整个球场的设计非常有趣,每一个球洞都有一个富有特色的名字,在第9洞的果岭还可以看见第18洞果岭,这2个看台对于球迷来说是最好的看球位置。   在球场的每一个洞,球员都能欣赏到密歇根湖的美景,同时也会遭遇到它所带来的不同挑战。特别是第15洞到18洞最后几个洞,已经被证明是大满贯赛场中最难的结尾,能够安全通过这几洞的球员很有希望来到领先榜。它的第18洞曾登上美国最难的十个球洞排行榜

  • 沿着密西根湖岸边绵延不断的2英里湖岸线分布着8个球洞。
  • 大片的沙丘
  • 大约有1200个沙坑
  • 保持自然的球道
  • 成群的黑脸羊
  • 第15洞高度变化为80英尺
  • 球场只允许行走, 没有球车, 距离8公里

2010年,中国球员梁文冲在第三轮打出64杆,创造了球场最低杆数纪录。

同样是2010年最后一场大满贯比赛的PGA锦标赛上, 达斯汀-约翰逊进入最后一轮的最后一洞的时候拥有一杆领先。当他在用4号铁击球上18号洞果岭的时候,他的球杆先放入了沙子上。当时这片沙子上到处是观众的脚印和乱草, 根本不像一个高尔夫球场的沙坑。 难怪他后来说自己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个沙坑。但是, 早在比赛开始前, 球场给每个球员发放了球场说明, 特别指出, 球场上所有有沙子的地方都被认为是沙坑, 球杆不可以触地。 从这点上说, 达斯汀只能怪自己。 这次不认真阅读的后果是巨大的。 但是这个事件也给了其他所有球员一个教训。 在其后的电视上屡次被提起。

比赛结束之后,他被处罚了2杆,成绩从71杆变成了73杆。他也因此失去了进入延长赛,与马丁-凯梅尔、巴巴-沃森争取胜利的机会。德国小伙子马丁-凯梅尔最终赢得了那一届比赛。这成为高尔夫历史上的一次有名的事件。

73832147_pga_46992b

#1: 开球开到球道中心, 短铁就很容易上果岭。 开到左边, 都是沙坑和沙丘, 右边都是长草, 准确性要求较高。

#2: 开球必须开到球道左边, 否则第二杆就看不清前方, 成为盲打。 2杆上果岭的话, 要避开果岭前35码处的深沙坑。 3杆上果岭的话, 落点应该在狭窄的果岭的左方。

#3: 球在果岭的落点应该在右方, 以避免打到湖里,果岭高低不平, 强烈向左倾斜。

#4: “荣耀” 489码 PAR4

此洞距离较长并且从视觉上就给人以挑战,在球道的右侧分布着大片起伏的土丘,这使得球员击球时更倾向于左侧。事实上很多偏左的击球都容易跃过左 侧的沙坑和沙丘直接掉进密歇根湖中。果岭悬挂在密歇根湖峭壁边缘,这使得球员不得不选择果岭右侧中间位置作为落点以确保好杆数。

#5: 对大多数球员来说, 这个5杆洞需要3杆上果岭。 球道的两边都是水, 第一杆的落点区让多数人感到头疼, 不知道怎么打第二杆。 胆子大的, 想两杆上果岭, 需要三思, 打短了, 或者向左都会掉到水里。

#6: 右狗腿par4洞。 开球偏右的话, 第二杆就非常难打。 有些勇敢的球员可能尝试一杆上果岭, 小心了, 果岭前有个又大又深的沙坑, 进去出不来, 没把握最后离得远远的。 短杆上果岭时, 偏右或者打长了都是灾难。非常难对付的一个洞。

#8: “触礁”507码PAR4

从开球台上无法看到落点的“盲打”将给球员带来挑战,他们需要朝左侧开球以避免球落入右侧下方由沙丘、沙坑和密歇根湖组成的障碍中。此洞果岭左侧被许多凸起的沙丘护卫,右侧还有很深的沙坑,要攻上这个很深的果岭,必须用到长铁杆或混合杆。

#10: 开球时,尽量打到球道的左边。 如果打到右边的沙坑里, 下一杆至少要打出240码才能用短杆攻果岭。 要想一杆直接攻果岭, 就必须避免果岭前的小而深的沙坑。 果岭上读线也不易, 很有经验的老手也经常被蒙。

#15  “壮观一笔”518码PAR4

在一洞开启了大满贯赛场最难结尾,整个洞的海拔落差高达80英尺。球员们最好开向球道左侧,以避免落入右侧低于球道平面的沙丘中。要想越过沙丘 攻上面积巨大的波浪形果岭还有很长的距离。左侧有沙坑护卫着的果岭有许多不易觉察的暗线,这对世界上推杆最好的选手也是很大的挑战。

#17: 这是Pete Dye设计过的最难打的Par 3 洞之一。 果岭左边都是大片的沙丘和沙坑, 都低于果岭20英尺。 如果球打不到沙坑, 那肯定是掉到湖里去了。

#18: “Dyeabolical”500码PAR4

此洞以球场创始人Pete Dye命名为“Dyeabolical”。这是呼啸峡最难的球洞,将给球员带来终极挑战,能够在这里打帕已经是非常好。这一洞需要开球非常精密,一旦开球 距离过短,球员将不得不选择保守打法以接近果岭。如果开球过远,将会越过第一个球道落入小溪之中。这一洞具有的双球道和类似三叶草形状的果岭,使得球员的 每种选择都很冒险。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