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之旅

谭晓辉

中午抵达夏威夷。甫下飞机,一股热风扑面而来。人常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这一点我没有证明过,不敢瞎说,但的的确确美国的阳光是比中国的要灿烂多了。夏威夷这个太平洋中的岛屿被海洋环抱,污染又少,整天的阳光灿烂,热得你受不了,在这里的几天,防晒油、袖套、帽子之类的全用上了,一场球下来,露空的皮肤还是又红又烫,浑身不舒服。

  通常说的夏威夷,是由太平洋上一堆岛屿组成的,其中比较中心的岛叫OAHU,夏威夷的首府火奴鲁鲁(老一辈人常说的“檀香山”)就在这个岛上,虽然这不是夏威夷诸岛中最大的岛,但夏威夷州80%的人口都在这个岛上,著名的威基基海滩及珍珠港也在这个岛上。最大的岛就叫“夏威夷”,俗称大岛,虽然大,地位却远不及OAHU。这些岛上都有许多高尔夫球场,比如OAHU上就有26个,大岛上也有17个,开车走在马路上,随时可以看到路两边就是球场。这些球场以公众球场居多,据说20~30美元就可以打一场,因为此次行程安排太紧,打的又都是好球场,反而未能一试最普及的公众球场,也是一桩憾事。

  组织此次美国之行的是天津杨柳青球场的老板杜厦先生,不但有钱,而且有才,为人亲和、爽朗、健谈。他近期出大手笔收购大量美国的高尔夫球场,希望形成连锁经营的业态,寻找更大的商机。在我们的眼中,他首先是个不折不扣的高尔夫疯子,他打过世界上几百个球场,谈论这些球场时,如数家珍,历历在目;他看过四次美国名人赛(下文笔者将谈到,其实看名人赛也是挺苦的一件差事,看一次已体会颇深,何况四次!);他记得某次与某人在某球场打的某一杆;他谈起高尔夫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他差点是个位数,而且专以挑战高手为荣;他最离谱的当然还是这一次,目标是买下美国一百个球场,这不是疯子是什么?!其次他是一个商场中的智者,早年即有辉煌的创业史,而且在与商海波涛不断的博击中日渐壮大,不说百战百胜,也是常胜将军,包括这次大规模的收购行动,也是看得特准算得倍清。美国的高尔夫运动,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已经很成熟,同时,也很饱和(就是没有上升空间了,只有下跌的份),一遇金融风暴,生意就如狂风扫落叶似的,即时门可罗雀,各家球场经营都举步维艰,难以为继,绝对的低潮,这时候买球场,正是趁低吸纳,升值空间无限。他这次带我们打的几个球场,大部分都已被他收购,都是一流的好球场,放在国内都可以评“十大”的,其中最便宜的三百万美元就有交易了。三百万美元什么概念,才两千多万人民币啊!在中国,要买个好球场,没几个亿搞得掂啊?所以,你看他这智慧,绝不比盖茨、索罗斯的差!

  打中国人当老板的球场,这种感觉,啧啧,不知是不是孤陋寡闻,反正我是头一遭。以往也有在国外打球的,但打的都是别人的球场,听别人的摆布,守别人的规矩,这次真的不同,西装笔挺的老外老总毕恭毕敬,屁颠屁颠的跟着,在球场里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就差想拿啥拿啥了),餐厅专门为我们摆桌布菜,球道专门为我们空出Tee Time,球包牌专门为我们定制,我们也一个个趾高气扬,得意洋洋——我们是老板的朋友耶!

  在夏威夷打了三场球,球场分别是“Kapolei”、“Hokulia”和“Luana Hills”,这里谈几点深刻感受。

  一、三个球场各有特色,而且均风光秀丽。Kapolei简单精致,秀美怡人,球道平缓,水系分布均匀,风景优美,到处洋溢着热带风情;Hokulia依滩傍海,球道起伏跌宕,高低错落,几乎洞洞可见波澜壮阔的大海,视野开阔,景色壮丽,球道或侧面间或有火山岩迹,摄人心魄,球场由Nicklaus(尼克劳斯)设计,据说在夏威夷排名第二(没搞懂第一在哪);Luana Hills山高谷深,层林叠嶂,云遮雾罩,如梦如幻,球道落差悬殊,峰回路转,穿行在深山里的原始森林中,上百米高的参天大树比比皆是,幽静深遂的溪谷随处可见,山地球场特色彰显。这三个球场,放在中国大陆,不管在哪个地域,都绝对是首屈一指的,而且自然风光资源与球道布局结合均堪称完美,可谓天衣无缝,不由不令人对球场的策划、设计、建造水平叹为观止。

  二、草坪管理极为精细。三个球场的草坪状态好得令人惊讶,即使Luana Hills已经因为经营不景停业了一段时间,但场地状态还是好得一塌糊涂,甚至不客气地说,国内没有几个球场能达到这种状态的。每个球场草坪都草色鲜亮,密度适中,各区域(球道、长草、果岭、发球台等)分野明显、整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齐刷刷有如刀削斧切(的确是刀切的),鲜见杂草(其中Hokulia号称在球道上发现一棵杂草即奖励50美元),不同高度的草坪表面剪得远不是平整那么简单,而是“相当的”平整,没有任何坑洼,甚至难寻一块瘕疵,包括那些球车进入球道的出入口和落球点的草坪,一如其他区域般茂盛和了无痕迹,不象国内球场凡是这些地方要不车痕过处寸草不生,要不疤痕遍地,一步一窝。据了解,这些球场都是把草坪外包或者委托专业公司来管理,“专业”在这里所表现出的能量,大有舍我其谁的气概。

  三、自助服务为主。众所周知,美国人力资源成本很高,于是球场雇佣人员就很少,这三个球场都没有球僮,球手自己照顾自己,球车可以开进球道,车上有装好了的弯颈沙瓶,在一些补给站还有后备的沙瓶可换,球手打完一杆自己补沙(补的沙里含有草籽,这个方法值得国内同行们学一学),打完沙坑自己耙沙,上果岭自己带杆自己Mark球,每半场第一洞发球台摆放有Tee、Marker、记分卡、铅笔自取,补给站有饮料(不只是水,还有可乐、啤酒等十多个品种)、食品(如巧克力、饼干、水果等),均装在球道边上的大木箱中,木箱里还有一层塑料箱,里面装满了冰块,都可免费自取。对于在国内球场习惯使用球僮和有人全程服务的“团友”们,难免笑话百出,不会看线或者偷懒不拔旗杆就算小事了,球杆、球杆套每个人都丢过不只一次,遇盲洞就乱打一气。除Kapolei的球车上装有GPS显示屏外,另外两个球场好象不太照顾不熟悉球道的球手,记分卡上连个图都没有,哪里有沟,哪里有坎,两眼一抹黑,到前面找不到球了才知道遭遇滑铁卢了,只能冒几句“国骂”解解气,当然,很多球也留下了,给美国人作点纪念(可惜都不是中国牌子)。球场能够见到人的地方主要在接包处,这里通常有两、三个服务人员帮助卸包,并装好到球车上出发,打完后帮你擦杆,整理球包,再装上车;还有会所,几百到上千平米的会所往往只有一个人,登记(check in)处也往往与球具店弄在一起,一个人把登记、收费、销售商品、清洁卫生都干了,人力成本之节省,可见一斑。

  四、打球人士素质较高。如前所述,自助服务盛行就要求打球人士的自觉性较高。如果不是每个球手都及时修补球痕、耙平沙坑,严格遵照球车进出球道标志行驶,很难想象球道能保持如上文所述的良好状态。自取物品也有自觉的问题,一般不会多拿,不象国人看见是免费的就吃一个拿一个再装一个(笔者所在球场免费不限量为会员供应水果,这种现象司空见惯)。专卖店产品琳琅满目但无人看管,球道上见不到任何球手丢弃的烟头、包装纸、断Tee等垃圾。一切都说明,高尔夫在美国,不单止是作为一种运动,而且是作为一种文化得到普及的。

  除了以上关于球场的感受外,在夏威夷,此行也看到和接触到一些别样和新鲜的见闻。

  一是第一次“搭飞的”打球。在夏威夷打的第二个球场Hokulie位于大岛,一大早就得乘飞机飞过去,打完球又坐飞机回火鲁奴奴,名符其实的“搭飞的”。纯粹为打一场球坐一次飞机往返,这在我多年的高尔夫生涯里确实是第一次,往返价格为美金165大元,实实在在过了一把“奢侈瘾”。

  二是参观了著名的珍珠港。这个二战最具悲剧色彩的地点的纪念中心由三部分主体组成,一是带有电影院和陈列馆的游客中心;一是横跨在沉没了的美国军舰亚利桑那号上的纪念堂;一是正式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地点的密苏里战列舰。整个纪念中心位于太平洋美军基地内,由正经八本儿的美国军人管理,连开游览船的都是高大威猛的美国大兵。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亚利桑那沉船纪念馆内那面刻着1177名殉难士兵名字的白色大理石墙,庄严肃穆,让人肃然起敬,也感受到美国人对生命的尊重和对为国献身的军人的推崇。

  三是畅游了一下太平洋。在夏威夷的最后一天,好心的领队安排了半天的自由时间让我们上街购物,没有任何购物欲望的我在瞎逛了一通之后,赫然发现夏威夷的海滩才是这里最具特色的美景,面对蓝天、碧海、白沙以及如云美女,不下下海似乎很对不起万里带在行囊中的游泳裤。于是,抓紧时间换了衣裤,认认真真地在大海里扑腾了几个来回,成为全团人中唯一真正领略了夏威夷真谛的人。顺便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那沙粒既白且细又滑的夏威夷沙滩其实是“装”的,沙都是人工辅上去的,只要你往海里游上个百来米,脚往下一踩,哎呀,全是咯脚的火山石!

  四是品尝了地道的法式大餐。到达夏威夷的当天晚上,杜老板就带我们去了一家名为“Michel’s”,号称夏威夷最浪漫的西餐厅。进门一看果不其然,餐厅内灯光昏黄,装饰温馨,最杀死人的是——餐厅面向大海,那一面无墙无窗,通透敞亮,漆黑的海色(夜晚)、腥咸的海味、粘凉的海风扑面而来,海滩和餐厅中间还放了一艘带桅的小帆船。试想一下,你与爱人坐在暗灯下,听着哗哗的涛声,吹着微凉的海风,吃着法国蜗牛,那是何等浪漫之事。可惜,我们一色十几个大男人一吆喝,这浪漫就变了味了,有个团友还在等上菜时现场梦周公,活生生彻彻底底地搞了一次大破坏,浪漫就荡然无存了。餐厅好象还不贵,我们蜗牛、鹅肝、龙虾、海鱼等一通海吃,平均下来一人才人民币四百多元,如果在国内同等档次的餐厅吃同样的东西,每人没个一两千绝对是下不来的。

  夏威夷三天下来,收获甚丰,打了球,吃了大餐,游了海泳,心满意足,向下一个目标——拉斯维加斯开拔了。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