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劳斯的球场设计风格

高尔夫旅行-高朋

汤姆·多克曾和尼克劳斯在纽约长岛合作设计过一座球场,多克说与尼克劳斯的合作“挺好但不太舒服”。不奇怪,两人风格迥异,多克的作品像乡村民谣, 一听便知是他。尼克劳斯呢?他惊人的高尔夫天赋,球王的历史地位,甚至是他成名的年代,都极大地影响并左右着他的设计哲学。也许没有人能给“尼克劳斯风 格”下一个标准的定义?但通过这篇文章,你一定能对他的作品有更多的理解。

从尼克劳斯进入球场设计领域时,他就一直被当成一个异类来看待。和那些建筑学或者景观建造科班出身的球场设计师相比,早期人们一直把尼克劳斯设 计球场这档子事儿看成是职业选手功成名就的玩票之举。毕竟当那些职业球场设计师默默无闻地在工作室里耕耘时,头顶无数冠军光环的尼克劳斯正在全球接受高尔 夫球迷的朝拜,况且这位球王大学时的专业是与球场毫不相干的药剂学科。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当尼克劳斯涉足高尔夫球场设计领域时,难免不引起其他设计师的反感:这又是大牌球星的沽名钓誉而已。虽然会引起高 尔夫球界的广泛关注,但人们观望的那种心态就有如现在看老虎伍兹在迪拜进行的高尔夫球场设计——需要大笔资金、占用大量资源、顶着巨星头衔其实是一帮真正 的设计师在操作。不同的是,伍兹在迪拜的项目因为金融危机流产了,而当年的尼克劳斯渐入佳境,一步步把金熊的爪子伸向了高尔夫球场设计领域。

什么是尼克劳斯风格

尼克劳斯在全球设计或参与设计的球场有280个,分布在39个国家和地区,至少有63个球场入选过美国GolfDigest杂志、美国 GolfMagazine杂志、美国GolfWeek杂志等权威媒体的百佳球场榜单。单从数字和名望来看,尼克劳斯在球场设计领域当中不可谓不成功,但在 高尔夫设计领域,甚至在美国高尔夫球场设计师协会内部,却有很多人对尼克劳斯的设计嗤之以鼻。

“看看他(尼克劳斯)的设计作品就知道了,大量的土石方搬运,根本不计成本。”

“他设计的球场很多都是右狗腿,难道就因为他自己善于打小右曲球?”

“对于球道,没有什么设计可言,球场景观千篇一律,普通爱好者也要像职业球员那样脑子里只有球道和果岭?”……

批评的声音一时不绝于耳。

尼克劳斯设计的球场大体是什么样的风格呢?让我们一起了解了解。尼克劳斯设计的球场,通常具备以下特点:从最后的发球台能够直 接看到果岭,他不喜欢盲洞;球道、果岭、沙坑的边缘修剪得整整齐齐,球道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但果岭速度快、暗线多;早期的作品球道右狗腿偏多,工程建 设中土方移动量大,很多地方为了追求完美的球洞感觉会将原来的起伏彻底改变,景观相对单一,但球场具备相应的难度,挑战性高,能够承办大型比赛。球场整体 看来像是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其实这种设计和金熊本身的经历有关,正是因为他确确实实参与了设计,并且把自己的设计理念灌输到球场当中,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从另一方面来 说,尼克劳斯是一位负责任的设计师,但他的设计作品被人们称为“没有钱不要做”的项目,就是说大投入大产出。尼克劳斯是职业球员出身,作为在职业生涯中无 人能出其右的球星,比赛时,如果他想要赢得比赛,抛开障碍,那么无论是什么球场,自然在他的脑海里幻化成只有球道和果岭的3D球洞图。也就是说其他的风景 和障碍,金熊视而不见。不太注重自然景观也许和这个有关。

至于右狗腿,那是因为职业球员的铁杆攻果岭更希望打出小右曲球,那样的球路能够实现“落即停”的击球效果。不过,尼克劳斯对于这样的批评有着这样的回应:“我觉得那些评价比较公正,但是随着我年龄和球场设计的阅历越来越丰富,我已经能够掌控不同的球道设计方式了。现在我有25种不同的方式设计球场,我希望业主能够参与到设计当中,我设计的最好的球场都是业主深入参与的球场。”

在这些批评者中,最有代表性的算是汤姆·多克(Tom Doak),这位老兄是高尔夫球场设计领域的怪才,人称“自然先生”,颇能化腐朽为神奇。他的代表作品是太平洋沙丘球场,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创造一个个和自 然景观融合的沙丘球场,这些设计在美国百佳球场榜单上炙手可热。

汤姆·多克以前的职业是极具煽动性的高尔夫作家,他的嘴可不是吃素的,相比他崇尚的自然风格,尼克劳斯自然成了靶子。在汤姆·多克的文章中他曾经这样写道:“杰克总是把球道和长草的边线修得整整齐齐,长草区也像种植上去的苗圃,却不考虑当地的自然因素和风貌。”

除此之外,汤姆·多克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尼克劳斯所谓的签名球场,而这也为其他的“纯正血统”的设计师所诟病。所谓签名球场就是利用金熊的大名, 实际上是由其他设计师操刀,尼克劳斯间或到现场察看,给出一些建议,但大部分工作是由项目设计师完成,项目完成后在球场签上金熊的名字就算大功告成。对于 这种做法,很多设计师认为商业味太浓,设计师都没有花大量的时间参与设计就署上名字,是不是对会员和球友的一种欺骗呢?人们在质疑金熊的做法,而金熊本人 在媒体面前也曾坦言,很多球场在设计建造中他只去过一两次,这其中就包括人们耳熟能详的深圳观澜湖金熊球场。

金熊设计对阵自然先生

然而事情的发生很多情况下是戏剧性的,包括尼克劳斯和汤姆·多克这对打口水仗的特立独行的设计师。也许一个小故事更能说明尼克劳斯的设计风格。

2004年6月16日,美国公开赛之前,这一对奇怪的设计师组合肩并肩坐在了一起,在镁光灯下面对着75家媒体的共同关注。尼克劳斯还像平常一 样显示出巨星风采,他露出平和、迷人的微笑,在摄像机镜头和咄咄逼人的问题面前游刃有余。汤姆·多克在镜头前显得多少有些不自然,就像要参加第一次表演的 钢琴学生一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愿受这份罪。

能把这两位风格迥异的设计师拉到一起的,是富翁Michael Pascucci的钱,是他在纽约长岛建造一个豪华高尔夫球场的梦。Pascucci为拿下那块地就花了4500万美元。

为了完成这次合作,汤姆·多克看过尼克劳斯设计的几十个作品,而尼克劳斯坦言他在此之前并没有到现场看过汤姆·多克的作品,对这个小字辈也并不 十分熟悉。发布会结束,汤姆·多克和自己团队与尼克劳斯设计公司的人研究果岭设计的方案时,球王早在20分钟之前就离开了现场。

这样的分歧也出现在设计过程中。

一次出现场,尼克劳斯拿着地形规划图对着前方的山谷指点,他指向了一个规划球车道远方的区域提出自己的建议,“我们觉得击球方向应该往右,那边那个凹地不错,球场的落点应该在洼地的右边,然后球道高企,下一杆就可以攻果岭。你有意见吗,汤姆?”

合作设计师汤姆·多克看了看地形图,显然,尼克劳斯要改变他设计的球道走向,“没什么,对我来说唯一改变的是这个地方的特点,如果这样做的话必须从第九洞果岭穿过球车道入口和停车场才能到第10洞发球台,我们得避免那样设计。”

“Ok,”尼克劳斯想了一会,“让我们两种方式都试试吧。”

虽然两人不得不同处一个设计团队,但显然不是一种类型。尼克劳斯想要建设一个漂亮的、功能性和可打性都比较强的球场。汤姆·多克同意这样的想法,但他不想把原有的景观完全铲平,而尼克劳斯先前因强行铲平土地驯服球场而闻名。

两位设计师和跟随的工作人员在汤姆规划的球道上前行,很明显,尼克劳斯不想保留球道中央自然的凸起,他认为这个凸起会阻挡视线,让选手无法用短杆进攻果岭。当他们继续前行到尼克劳斯说的右边那片树林区域,可能那边现场的感觉远没有尼克劳斯在等高线图上体现得那么有趣。

最终Sebonack球场的第九洞按照汤姆·多克的方案执行,尽管球道中间的隆起被削平了一些,并且尼克劳斯增加了一些沙坑的设计。

尼克劳斯和汤姆·多克的合作让人想起了博比·琼斯和麦肯兹合作设计奥古斯塔。情况和尼克劳斯差不多,博比·琼斯是那个时代的著名球手。像麦肯兹 一样,汤姆·多克是自然设计风格的拥趸。琼斯和麦肯兹都热爱圣安德鲁斯老球场,尼克劳斯和汤姆·多克也一样,金熊在那里赢过两次英国公开赛,而汤姆·多克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老球场当过球童,正是在那里的经历让他意识到美国的高尔夫球场设计者,包括尼克劳斯在内都走进了一个误区:利用机械设备改变原有地貌追 求完美,而不是顺应自然。

不同的是,麦肯兹是博比·琼斯自己选来当奥古斯塔的合作者,而尼克劳斯和多克在Sebonack球场项目的配对是不得已而为之,事实上他们的观点并不相同。

“为什么你要把那个湖做成这个样子?”工程进行一段时间后,尼克劳斯在和多克一起检查Par3第8洞时问道。那一洞的球道要沿着湖岸前行。

“没什么,我们想尽力不让那个湖看起来像所有其他的球场湖面那样千篇一律。”多克回答说。

后来在一旁,尼克劳斯和自己的设计助理讲,“我知道汤姆想干什么,他就是想让这个湖边更加不规则,这样好像更加自然,但我不知道这对我们设计这个球场的击球策略有什么帮助。我们需要稍微调整。”

在工程进行期间,显然尼克劳斯到现场视察的次数没有汤姆·多克多,但他也做了大量的策略性修改。当发球台、球道、沙坑的粗造型快出来的时候,连 尼克劳斯本人都承认更像是多克的设计风格,不过细心观察就会知道,在每一杆的落球点,都留下了给世界顶级球手挑战果岭的策略空间,那便是尼克劳斯的智慧。 多克也承认,他并不太关注他的球场从最后一个发球台怎么打,而那正是尼克劳斯慧眼独到的地方,世界锦标级的眼光。

第17洞的设计,是两人争议最大的地方。多克的设计把果岭放在了一个自然沙丘旁边的凹地里,旁边还充斥着长草。于是这里变成了一个盲洞。“我的 方案中果岭的位置和这个果岭完全不同。”尼克劳斯几乎是在发火。“我不记得你在哪个位置画过一个果岭。”汤姆·多克辩解道。“我肯定画了。”尼克劳斯说。

汤姆·多克了解尼克劳斯的心思,作为职业球手不能接受盲洞的设计,因为他们要根据看到的果岭和旗杆制定击球策略。但在这里多克劝说尼克劳斯给那个自然的沙丘一个出场的机会。

“在这个球场打球的人基本上都是会员,为什么不给他们一点乐趣和自然景观的欣赏呢?”多克说。

“我不喜欢那样,我希望在发球台上能够看到果岭。”尼克劳斯的意见最终变成了折中的设计,果岭被移到左边,沙丘被相对削平但看起来依然自然。

对于尼克劳斯的设计风格,多克后来如此评价:“杰克设计球场的风格就像他在赛场上打球的风格,他在场地中观察,然后仔细思考,做出决定,然后坚决执行。他从来不在事后修修改改。这种风格对于比赛和经商都是很好的方式,但对于球场设计就未必了。”

但经过这次合作,尼克劳斯坦言从多克身上学到很多,提升了自己察看等高线图的能力,而多克也表示更能从球手的角度理解球场。

皮特授业商业成功

虽然尼克劳斯和汤姆多克在设计风格上迥异,但他们居然都是出于传奇设计师皮特·戴(Pete Dye)的教诲。当尼克劳斯26岁第一次赢得大满贯冠军之后,他就开始和皮特进行有选择性的设计了。尼克劳斯和皮特·戴第一次正式的合作应该是从1969 年的Harbour Town林克斯球场开始。那是尼克劳斯牵线搭桥帮助皮特获得了这个球场的重新设计权,在这个过程中,尼克劳斯不仅仅是一个顾问,实际上已经扮演了合作设计 师的角色。在长达数月的建设期之内,尼克劳斯每周都会到现场勘查。

现在完全成为设计师的尼克劳斯,却没有了当年每周察看一个球场进度的时间,他太忙了。很多时候私人飞机就是他的办公室,因为他的设计项目遍布全球。马德里-莫斯科-北京-夏威夷-加州-俄亥俄,这样的飞行过程对于金熊早已变得平常,以至于有人开玩笑说他是飞熊。

无疑,尼克劳斯商业上是成功的。“有20多个美国高尔夫球场设计协会会员在为我工作,而他们分布在全球各个地方,我因此而骄傲。”说到自己的球场设计版图,金熊不无得意。

甚至把高科技和批量生产的方式引入球场设计,也是尼克劳斯的一项创造。他的设计公司拥有自主开发研制的T2Green球场设计软件,能制作数字化的球场规划图。早期的初步规划图都通过这个软件转化成数字模式,便于规划师、工程师和设计师之间的相互理解、互相协调。

他是一个天生的比赛者,在赛场上偃旗息鼓后,便在球场设计领域开疆拓土,以至于后来的球王大白鲨诺曼都要以他为榜样,在全球挑战设计球场数量的 新高。目前只有他,还能够称鼎盛时期的老虎为“那个孩子”,因为他的18个大满贯头衔。当人们向他提起老虎伍兹在迪拜的项目时,尼克劳斯会说,“这孩子和 我当年一样,球打得好,但要想在球场设计领域有所发展,他还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现在谈这个还有点过早。但只要他愿意,我们都会张 开怀抱欢迎他的加入。”寥寥几语,霸气外露。

71岁的尼克劳斯,身体依然健康,但设计公司主要由他的几个儿子和女婿负责,其中尼克劳斯二世担任尼克劳斯设计公司的CEO。据说上海的一个球 场正在接受尼克劳斯设计公司的改造,但尼克劳斯亲自动手设计新球场的可能性正在下降。现在人们正在将“尼克劳斯设计”和“尼克劳斯设计公司设计”逐渐区分 开。

提到球星设计师,尼克劳斯是名气最大也最受争议的一个。不过,如果金熊宝刀不老,人们还是乐于见到他真正操刀的新作品。

设计师个人信息

全名:Jack William Nicklaus;绰号:金熊

出生日期:1940年1月21日;出生地: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身高:1.78米

同行点评

Pete Dye:最初进行球场设计时,杰克总是亲力亲为,那时他设计的球洞都是从左往右。随着时间推移,他改变了,在设计领域也全世界闻名。如果问我他是不是最好的设计师,我得说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可以确定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Arnold Palmer:我和杰克保持了50年的友谊,无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其他地方,我们见证了高尔夫的历史。但从设计球场的角度来说,我只能说杰克不是唯一会设计球场的人。

Tom Doak:杰克在球场设计上有自己的观点,虽然我不能完全认同。你知道不是所有打球的人都能像他打的那样好,也许他应该给普通人更多的乐趣,保留更多土地原来的面貌。

拷问金熊

尼克劳斯作为设计师,显然受到的争议比作为球星更多,但对于别人对自己作品和风格的评价,尼克劳斯有自己的一番解读。

GT:尼克劳斯设计公司在全球的球场有350个,你自己到底设计了多少个球场?

尼克劳斯:我们的官方数据显示我个人参与了280个球场,其中完全由我个人完成的有227个,有31个球场是和别人合作完成的。

GT:你们官方数据显示你的设计公司有40多个球场在建,那是不是比以前更忙了?

尼克劳斯:事实上没有太多人现在更忙,你知道这个领域在美国已经在走下坡路。但是我们确实有工作做,你说的那40多个在建球场中,有30到35个处于建设高峰。我认为球场建设的多少要看经济状况。中国将会进入球场建设的高峰。

GT:对于球场设计,以你的经历和经验能否给一些建议?

尼克劳斯:我想说尽可能多听别人说。尽可能地接受更加全面的信息,因为在设计上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只是在设计中应用你所学的内容和你获得的信 息。皮特·戴的起点并不高,在做球场设计之前,他只是印第安纳州的一个保险销售员,在他尝试修改印第安纳波利斯之后,人们开始让他做不同的设计,但其中经 历了很长时间。所以我说如果想做好设计,就必须不断学习。

GT:你曾经做过的哪个项目是你认为最好的项目?

尼克劳斯:项目本身的好坏是由地理位置所决定的,同时如果你拥有创造性就能做出想要的效果。在沙地上创作的能力能够给予设计师很大的创作空间,Sebonack球场我认为是其中之一,南非的圣弗朗西斯林克斯球场也算一个。

GT:如果给你机会去修改奥古斯塔,你会怎么做?

尼克劳斯:我会把选手的球改掉。(笑)我喜欢奥古斯塔曾经的样子,但是由于高尔夫装备和球的变化,球场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现在奥古斯塔所体现 的哲学和我的理念或者是博比·琼斯的理念是相悖的。但我认为现在的奥古斯塔也不错,适应现代球手。现在的球打得越来越远,球场就需要越建越长,为什么不改 变高尔夫球让击球距离降下来呢?至少比修改球场容易吧。

GT:尼克劳斯签名球场到底意味什么?是不是这个球场你参与了,但参与的很少,所以签名?

尼克劳斯:是的,有一些早期的球场设计我没有太多参与,因为我还在比赛,所以没有足够的时间。可能像中国或者其他地方的签名球场,我仅仅去过一 两次。但签名球场也意味着体现了我的风格,那片土地上表达了我想表达的内容。而尼克劳斯设计球场是我的公司成员设计完成的,他们是在我的指导下成长起来 的。在设计过程中我会给出设计意见,我也会回答他们的问题,但基本上参与现场和其他的工作。

GT:尼克劳斯设计的球场和尼克劳斯签名球场的设计费相差很多么?

尼克劳斯:我经常说作为设计师不可能支配客户的预算。如果客户到我办公室说,“嗨,杰克,我有200万美元,你说我应该怎么设计?”这种情况客 户一定会得到尼克劳斯价值200万美元的设计。但如果你的球场在人口聚集区,或并非理想的球场建设地,也许得花3000万美元,因为凭空制造出一个球场的 环境和起伏,这个要看具体项目的环境。

尼克劳斯10大作品

尼克劳斯球场设计风格较为鲜明,虽然早期都是和其他的设计师合作完成,但体现了世界级职业选手对于球场的理解。

Harbour Town Golf Links

标准杆71杆,总长6973码,开业时间1969年

Hilton Head Island,南加州

虽然是皮特·戴作为主设计师的作品,但尼克劳斯毫无疑问是事实上的合作设计者,是他把皮特介绍给发展商Charles Fraser。在建设期间尼克劳斯23次到这个球场现场办公。

Challenge at Manele

标准杆72杆,总长7039码,开业时间1993年

Lanai, 夏威夷

球道边缘被黑色的火山岩所包围,18洞每一洞都能看到海景。有三个球洞矗立在高耸的悬崖边。特别是202码的第12洞,距离太平洋仅仅150英尺。

Punta Espada Golf Club

标准杆72杆,总长7396码,开业时间2006年

Santo Domingo, 多米尼加

加勒比海边的这个高尔夫球场,球道由绿松石般的海水和白沙所环绕,其中的8个球洞都是沿着海边。在这里,尼克劳斯设计的第二个球场Las Iguanas正在建设当中。

May River Golf Club

标准杆72杆,总长7171码,开业时间2004年

Bluffton, 南加州

这是尼克劳斯近些年来的平和型球场设计,球洞的造型惊艳,没有任何两个球洞有任何相同的地方。最好的球洞是336码的第7洞,用长铁杆或者球道木开球,剩下的距离需要用挖起杆攻上湿地包围的狭窄果岭。

Cabo del Sol(Ocean)

标准杆72杆,总长7103码,开业时间1994年

Cabo San Lucas,墨西哥

尼克劳斯自己的描述是:“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高尔夫地产。”海洋球场位于一个独特的地质区域——山脉、沙漠和大海。一半的球洞都拥抱着海岸线,陡峭的山石露出地表。最近,球场经过尼克劳斯改造,出现了更多的滨海球洞。

Grand Bear Golf Course

标准杆72杆,总长7204码,开业时间1999年

Saucier, 密西西比州

当尼克劳斯第一次到Grand Bear现场的时候,他的介绍非常简单,“我们有1700英亩的区域,可以任意选择土地。”尼克劳斯选择把球场建在了两条河流以及德索托国家森林公园之间的区域,球道在高大的松林和柏树湿地中穿梭。

Hammock Beach Resort (Ocean)

标准杆72杆,总长7201码,开业时间2000年

Palm Coast, 佛罗里达州

这个度假村的海洋球场是70年以来,佛罗里达唯一真正的海滨球场。其中的6个球洞直面大西洋,其他的内陆球洞也很漂亮,特别是526码的第5洞,拥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半岛果岭。

FourSeasons Golf Club Punta Mita (Pacifico)

标准杆72杆,总长7014码,开业时间1999年

Punta Mita, 墨西哥

来到这里的人很容易就把目光集中到3B球洞——世界上最震撼的短杆洞。194码的长度,世界级的独特果岭设置在岛上。有8个洞都能看到班达拉斯海湾,之后尼克劳斯又回来设计这里的第二个球场Bahia。

Kauai Lagoons Golf Club (Kiele)

标准杆72杆,总长7101码,开业时间1988年

Lihue, 夏威夷

可爱岛(Kauai Lagoons)高尔夫俱乐部位于这个夏威夷岛屿的南面,其中的Kiele球场是尼克劳斯在夏威夷的第一个设计作品,球场开业4年之后经历了一次改造,其中四个洞向海面延伸约半英里。

Reynolds Plantation (Great Waters)

标准杆72杆,总长7073码,开业时间1992年

Greensboro,乔治亚州

这是5个针对利兹卡尔顿会员开放的球场之一。GreatWater球场坐落在奥科尼湖的岸边,尼克劳斯把前九洞设置在绿色的森林中,后球洞则是沿着湖面。在1990年代,为了举办埃森哲比洞赛,沙坑和果岭都经过处理。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