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满贯赛事上著名的大崩溃 Collapse in Golf Major Tournaments

1. 1939年,桑姆-史立德(Sam Snead)只要在第72洞保帕便能取胜, 可是他以为自己需要小鸟(那个时候的记分板科技远没有今天这么先进)。桑姆-史立德努力强攻,结果他搞得一团糟,吞下了三柏忌。这已经够惨了。可是 1947年的比赛更惨。桑姆-史立德在延长赛中,三个洞待打,他领先刘-沃什姆(Lew Worsham)2杆。刘-沃什姆在第16洞抓鸟,而桑姆-史立德在第17洞吞柏忌,双方因此战平了。接下来最后一个洞,刘-沃什姆突然叫来裁判决定到底 哪个选手在果岭上的距离更远。最终,桑姆-史立德错过了那个2.5英尺推杆,而刘-沃什姆推入稍微近一点的距离,取得胜利。

2. 1966年, 阿诺-帕尔默在奥林匹克失去美国公开赛,没有人能匹及。高尔夫运动最受欢迎的球星开始最后一轮的时候领 先3杆,转场的时候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到7杆。比利-加斯波尔(Billy Casper)在后九洞打得非常出色,可阿诺-帕尔默进入第15洞的时候仍旧拥有5杆领先。也就是从那里开始,他发生了爆炸。比利-加斯波尔在随后两个洞 抓到了小鸟,可是阿诺-帕尔默就在第17洞吞下了第三个柏忌,领先因此消失。即便阿诺-帕尔默在第18洞保了一个帕,将比赛延续到延长赛中,比利-加斯波 尔在第二天的18洞比赛仍占据上风。那场比赛之后,帕尔默一直未能赢得个人第九个大满贯赛冠军。

3. 1979年美国大师赛伊德-斯尼德的失手可以相提并论。伊德-斯尼德开始最后一轮的时候拥有5杆领 先,尽管一路上有些起落,当他来到最后阶段的时候仍旧处于很好的位置上。三个洞待打,领先三杆。可是突然之间,他的球技就变化了,具体来说,他的推杆变化 了。伊德-斯尼德在最后三个洞吞下了柏忌,在骤死赛中输给了福兹-佐勒尔(Fuzzy Zoeller)。伊德-斯尼德从来没有离大满贯赛冠军如此接近。

4. 1996年,格雷格-诺曼在美国公开赛最后一天的时候,一定会有同样的感觉。可以肯定,大白鲨与亚当-斯科特之间有些亲密的私人关系, 因为亚当-斯科特从小就把他视为自己的偶像。不过格雷格-诺曼在奥古斯塔最后一轮的表现更像是18洞徒劳无功,而不是比赛在最后一个洞大崩盘。开始当天的 时候,格雷格-诺曼领先尼克-佛度6杆,可是在第11洞吞下连续第三个柏忌之后,他基本上已经丢掉了冠军。第12洞,他的开球撞上斜坡,滚回来,落入雷氏 溪之后,比赛实际已经到此已经结束了。剩下来的几个洞是尼克-佛度加冕之路,而对格雷格-诺曼来说就那就是一段死亡之旅。大白鲨最后一轮交出78杆,落后 尼克-佛度5杆。“我感觉我把机会错失了。”格雷格-诺曼悲惨地说。

5. 1999年, 英国公开赛,让-范德维德在第72洞的崩溃是其它的标尺。法国人那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将冠军收入囊中,他带着3杆领先进入 72洞。可是他没有选择安全打法,而是掏出一号木,结果将球轰到了卡诺斯蒂的深草中。接下来,他又将一个球击入大看台上,随后则是小溪。在考虑了一下是不 是要在溪水中击球之后,他选择了抛球。他的第五杆进入了沙坑之中。接下来,他拿下充满考验的一切一推,吞下三柏忌,将比赛逼入延长赛。可惜的是,在延长赛 中他被保罗-劳列击败。与伊德-斯尼德一样,让-范德维德之后再没有如此靠近过大满贯赛胜利。

6. 2006年美国公开赛,米克尔森的惊人之举。米克尔森全天的击球都很乱,而他有些决定相当愚蠢,最终失去了连续争夺第三场大满 贯赛冠军的可能。整个一天,他都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号木,可是他却不断把它抽出来击球。在第18洞,米克尔森又做了一次。在那里,他保一个帕便可以直接取得 胜利,而一个柏忌将会把他送入延长赛中。可是米克尔森的开球砸到了一个赞助商帐篷,第二杆,他在树下努力打一个大左曲,可是小球在飞行过程中碰到了树枝, 结果落入果岭后方的沙坑之中。在那个洞,米克尔森吞下了双柏忌,将冠军拱手交给了奥格维。赛事结束之后,米克尔森说出了一句名言:“我真是一个白痴。”

7. 2011年詹森-杜夫纳(Jason Dufner)。在美国PGA锦标赛最后一轮,詹森-杜夫纳来到第15洞发球台的时候,拥有4杆领先,相对于基根-布拉 德利来说是领先5杆。可是詹森-杜夫纳连续吞下3个柏忌–嗯,听上去那很熟悉–外加基根-布拉德利连续抓到两只小鸟,就让延长赛出现。基根-布拉德利 后来在延长赛中以一杆优势夺冠。“也许10到15年之后回过头来看,到那时如果我还没有另外一个机会,我会相当失望的。”詹森-杜夫纳所说的话同样适用于 亚当-斯科特,“可是我觉得我在退役之前还有好些争夺大满贯赛的机会。”

8. 2012年, 亚当-斯科特在英国公开赛最后一天,拱手交出葡萄酒壶,进入高尔夫最大崩溃黑榜。澳大利亚人星期天带着4杆的优势进入决赛。 还剩下最后4个洞的时候, 仍然保持4杆的优势。 但是,他在最后四个洞吞下柏忌,最终落后一杆输给了埃尔斯。连南非人都很抱歉最终是他取得了胜利。“我仍旧哑口无言。”埃尔斯,“疯狂,疯狂,疯狂,疯狂。这是一项疯狂的运动。”

不喜欢喜欢 (+1/1 的读者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您也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