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数: [1]
作者 主题:紫石英号事件背后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pbegolf
管理员
帖子: 73
发表 紫石英号事件背后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发表于: 2022-04-06, 20:52

前几天,看到几个人反复提到1949年发生在长江里的中英武装冲突事件(紫石英号事件),用其说明毛泽东的霸气和中国人一洗百年耻辱。不错,打开互联网输入紫石英号几个字,又是铺天盖地的正能量的网文。但是这些网文基本集中在揣测英国人目空一切的心理,毛泽东如何霸气不承认不平等条约,解放军如何神勇痛击英舰,一如既往地以极度夸张的大陆文风渲染了此事的战斗胜利,但闭口不谈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也不谈此事的背景和责任,更不谈解放军击沉满载乘客客轮的悲惨结局。一段历史,如果只挑出自己爱听的一部分来说,轻说是不尊重历史,重说就是篡改编造,蒙骗网民。
紫石英号事件(英文资料称Yangtse Incident)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1949年4月20日清晨,一艘排水量为1350吨的英国轻型护卫舰紫石英号(并非网文夸张的庞然大物),由中国籍的引水员带领下由上海出发,沿长江逆流驶往南京。英国军舰为什么可以在中国长江里航行呢?有人可能会理直气壮地背诵中国教科书是鸦片战争后不平等条约的延续,但本人必须指出的是:中国的教科书在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时间上玩了一个障眼法!实际上,鸦片战争后中英签订的一系列内河航行不平等条约早在二战期间就被民国政府废除了。不是说是毛主席共产党废除的吗? 不是!是”卖国贼“蒋介石废除的。1943年1月中华民国与大不列颠政府在重庆签订《中英新约》,新约明确规定清国政府条约作废,英国如需要在中国内河航行,必须提前申请且得到民国政府的特别批准方可。1948年11月,英国与国民政府进行了协商,要求允许英军在南京江面停泊一艘军舰,每月轮换一次,为内战逼近南京撤退英联邦的侨民与物资做准备, 此请求得到了当时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南京国民政府的批准。护卫舰紫石英号此次开赴南京的目的就是替换在下关江面的另一艘英国驱逐舰伴侣号,因为解放军给国民政府谈判签字和外国船只撤离长江水域的最后期限是4月20日,英国人判断4月20以后战争随时可能爆发,所以紫石英号需要抢在期限到达前赶到南京。

紫石英号护卫舰
当时正值渡江战役前夕,解放军占据了长江以北,华东野战军的“东集团”沿江北岸布置了华野特纵的6个重炮团(其中2个日式100毫米榴弹炮团、2个美式105毫米榴弹炮团),以便封锁江面,掩护解放军渡江作战。紫石英号一路由上海开来,悬挂着英国国旗和英国圣乔治海军旗表明身份,船过江阴以后就被解放军发现,但是安然无事。英舰认为自己此次的航行已得到中国政府批准,而且目的是撤退侨民,属于无害通过,所以官兵们没做任何战斗准备。按照英军标准规范,舰炮炮口朝天,炮位上无人,官兵们正在清刷甲板,有些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据英国史料宣称,上午8时30分,紫石英号护卫舰驶进镇江以东30公里的江面,突然遭到长江北岸的炮击。中国官史与网文的撒谎是解放军华野特纵炮3团预先警告,但“英舰大摇大摆、置之不理”,我军忍无可忍地情况下开炮。但英舰官兵的回忆是:第一炮是近失弹,落入舰旁的水中,紧接着第二炮就落在军舰甲板上,当场炸死水兵1人。紫石英号舰长急忙下令将巨大的英国国旗悬挂在左侧船舷,但炮弹仍然继续飞来,当场死伤累累。军舰遭到攻击,第一反应就是开火还击,但在狭窄的江面(航道仅宽600余米)非常不利于军舰机动作战,舰上虽有三座双联102毫米火炮,但只有舰尾一座双联炮勉强发射了30余发炮弹,紫石英号没有任何战斗准备,战斗结果可想而知。解放军的炮弹击中了舰桥和舵机,舰长重伤(后不治死亡),第一副长受伤,航行图尽数焚毁,全舰官兵阵亡17人(包括一名上海籍的长江引水员),伤者40余人,军舰也严重受损,舵机失控,撞到沙洲雷公嘴(Rose Island)浅滩搁浅。紫石英号立即紧急发报SOS求援,同时开始处理伤者。由于随舰的军医也在炮战中阵亡,所以大批伤员无法在军舰上救治处理,英军只好放下救生艇让伤员与一部分官兵撤离军舰,登陆长江南岸(当时长江南岸还在国军掌控之中)送到镇江的美国教会医院紧急处理,然后由国军掩护经陆路分赴南京和上海。
当时距离紫石英号位置最近的是位于南京下关(120公里左右)的英国伴侣号驱逐舰,收到SOS求救后迅速赶到,企图将紫石英号拖出搁浅险境。但解放军对准伴侣号又开始炮击,伴侣号死伤20余人,最后不得不放弃救援,以29节的高速脱离战场,沿江向下游江阴驶去。
位于长江口的英国远东舰队也收到了求援电报,21日上午由舰队副司令亲自率领轻型巡洋舰伦敦号和护卫舰黑天鹅号逆流而上紧急求援。据中国官方资料透露,中央军委已经了解到紫石英号与解放军发生冲突的消息,已经下令沿江各部不得攻击前来救援的英舰。虽然英舰一路展示英国国旗,不断用中文对江北岸广播,但还是在泰兴附近江面遭到华野特纵炮6团的炮火攻击。英舰开火反击,双方展开炮战。由于伦敦号吨位大,火力强,炮弹威力大,这次炮战解放军没占便宜。隐蔽在江堤后的第23军68师第202团、69师第205团的步兵则遭受重大伤亡,其中第202团团部被伦敦号203毫米炮弹击中,团长与参谋长以及团部人员共40余人当场阵亡,其他人员死伤累累 (中国官方数字是死伤250余人)。炮战中伦敦号与黑天鹅号也遭受了损失,伦敦号舰长负伤,官兵死伤70余人,黑天鹅号也有7人负伤。鉴于这种情况,英军不得不宣布救援失败,伦敦号与黑天鹅号退回长江口以外。4月22日,毛泽东以解放军总部的名义发表声明谴责英舰的暴行,“英帝国主义的海军竟敢如此横行无忌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在一起,向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挑衅,闯入人民解放军防区发炮攻击,英帝国主义必须担负全部责任”。长期以来,中国官史就以此声明为基调,宣传英国军舰与国民党勾结,蛮横霸道,擅入中国内河并首先向解放军开炮射击。我军被迫自卫还击,狠狠地打击了英帝国主义嚣张气焰。但究竟是谁先开炮的呢?是英国军舰吗?英国军舰在民国政府即将倒台时为什么要帮助国民党攻击解放军?40年后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叶飞(当时华野第10兵团司令叶飞)在其回忆录《征战记事》中,透露了当时的细节:首先开火的果然不是英军,而是解放军首先开炮! 后来华野司令部来电查询,叶飞谎称英军先开炮,战后他又与时任第23军军长的陶勇共订攻守同盟,两人商定无论谁问起,都一口咬定是英舰首先开火。
故事并没有结束,精彩还在后面,否则英国人也不会为此专拍一部电影《扬子江事件》。4月21日,英国海军部下令英国驻华海军副武官约翰·柯伦斯少校 (Lt. Cmdr John Kerans)代理紫石英号舰长,并负责处理其他善后事项。柯伦斯乘坐澳大利亚大使馆借来的吉普车经陆路到达镇江,组织一部分负伤官兵的救治工作,第二天乘坐一艘小汽艇接近军舰(还差点被军舰误以为是解放军给予炮击)。柯伦斯登舰后,立刻被满目狼藉和被帆布覆盖着的17具尸体震惊了。由于天气炎热,柯伦斯首先下令立即海葬这些尸体(包括舰长),然后趁夜晚成功地将搁浅的军舰重新浮起,然后悄悄的地逆流西向,在镇江以东谏壁镇东窑头村附近一个更为安全的河口地带抛锚,第二次转移了包括受伤的第一副长以及另外一部分官兵。4月23日,远东舰队来电通知柯伦斯少校:远东舰队其他军舰的救援行动受阻,可以考虑自沉军舰,官兵登陆后经陆路返回上海。但是这个选择被柯伦斯毅然拒绝了。

约翰.S.柯伦斯少校
几天后,解放军渡江战役成功,控制了从南京到江阴的长江南岸,紫石英号实际上已处于重重包围之中。柯伦斯不得不告诉部下实情:解放军已经占领长江以南,两岸都是解放军的炮兵,沿长江突围250公里返回上海的风险太大。但是柯伦斯心里却从来没有停止带领紫石英号突出包围,重返大海的想法。4月26日,一艘解放军的汽艇接近了军舰,领头的军官通知柯伦斯:由于英舰此次行动的目的并非是参与中国内战,解放军准备与英军谈判解决紫石英号问题,但是英国政府必须为英国军舰擅自进入中国内河并向解放军首先发起攻击一事道歉。在谈判期间,军舰必须老老实实原地不动,解放军已经在紫石英号的下游布置了几个炮群,如果军舰擅自移动或者企图逃跑,将格杀勿论。
由于新中国尚未成立,英国与中共并无直接联系,而解放军又不承认英国驻中华民国外交人员的身份,所以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此事的可能被排除了。5月18日,解放军派来一个排的士兵“保护”紫石英号,同时要求舰长前去解放军司令部谈判。谈判什么呢?解放军希望谈国家的责任问题,暗含着口头道歉与未来的经济赔偿问题。但柯伦斯少校认为自己级别不够,不够资格谈论国家之间的责任明辨与善后处理问题,要谈只能谈判如何放行紫石英号问题。中方首先出场的是炮3团的政委,然后逐级升高,最后是镇江驻军第8兵团政委袁仲贤,要求道歉的要求也从英国政府降低到英国军舰,条件也有所放松。但是,柯伦斯始终认为: 1)英军没有干涉中国内战,遭到解放军炮击后开火是被迫自卫还击;2)紫石英号进入长江水域是经过合法的民国政府批准,拒绝为紫石英事件承认错误。于是一场长达10个星期的马拉松式谈判开始了。
5月23日解放军攻占上海后,完全控制了长江两岸的要塞与炮台,紫石英号突围250公里回到大海的希望也变得更加渺茫。由于双方坚持不下,谈判进入了僵局,天气也逐渐转热,食品也渐告竭,油料也将耗尽,对紫石英号也更加不利。远东舰队司令与柯伦斯少校来往的密电中,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情报:7月底哥丽亚台风将登陆长江中下游,你舰可以考虑利用这个机会突出重围。柯伦斯也向司令表示,谈判无望,突围恐怕是紫石英号目前唯一正确的选择。柯伦斯还告诉司令,自己登舰后第一天就开始考虑突围这个问题,但当时对长江的情况一无所知不敢轻举妄动。但现在已对长江各重要关口的流速、潮汐、水文、做了大量的功课,为突围的成功增加了把握。考虑到危险性太大,舰队司令并没有下令突围,而是把决定权交给柯伦斯。柯伦斯少校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利用台风到来、潮汐落差大与江水上涨的好时机摸黑突出重围。 7月30日下午,柯伦斯与紫石英号剩余的官兵(共68人)就开始了行动。英军先是解除了一个排驻舰解放军官兵的武装,把他们关在船舱下层,然后用黑色帆布把炮塔与军舰容易反光的地方遮住,又给锚机加了油以预防起锚时解放军听到,预热了发动机,计划晚22时行动。当晚22时,柯伦斯又改变了主意,下令再继续等候几分钟待月亮躲入云彩后再行动。人算不如天算,正在此时一艘灯火通明的长江客轮从江面上驶过,航速13节(每小时25公里),柯伦斯一看天赐良机,立刻下令启锚开船,全舰实施灯火管制,悄悄地跟在客轮的后面向下游驶去。
正能量的网文虽然铺天盖地,但绝少谈起关于这艘与紫石英号前后同行客轮的前世今生,即便谈起也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甚至上海地方史志也绝口不谈该轮的结局。这艘客货轮到底什么处境结局呢?该客轮原名武陵丸,1905年由日资的江南造船厂制造下水,满载排水量1300吨。1945年抗日战争后,作为接受的日产被编入招商局所属的长江客货运输船队,更名为江陵轮。上海解放前夕,该轮在曾被守卫上海的国军征用,后在吴淞口参加了招商局的轮船起义,从吴淞口逃回上海。上海解放后,军管会下令恢复长江通航,江陵轮被上海市军管会选为首航汉口的客轮,并在客轮出发前颁发了“开路先锋”的红旗,授予江陵解放号的光荣称号。其实,在江陵解放号首航的时候,就曾经在镇江以东的焦山炮台被解放军炮击过,旅客死亡1人,船员伤1人,幸亏及时发出三声汽笛的约定信号(表明是自己人)才免于灾难。1949年7月28日,江陵解放号在船长陈鹤声指挥下由汉口返回上海,这是该轮自6月初起恢复长江通航后的第三次下行,也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次航行。7月30日清晨,江陵解放号驶入镇江码头,上下乘客和装卸货物,因为担心国军飞机的轰炸,按照军管会的命令夜航返回上海。江陵解放号从镇江启锚出发时已经是30日晚上9时左右(英军记录是晚22点),轮船上除了船长、船员、军代表、警卫班等100余人以外,还载有旅客数百人(根据该轮第二次航海日志记录载旅客600余人推算,这次航行的旅客数目应不低于600人)。
紫石英号由于长江引水员阵亡、海图焚毁,人员大量缺编(编制192人,仅剩68人),虽然柯伦斯少校仔细研究了长江航道的资料,但在黑暗中的狭窄长江航道中仅靠一台回声测深仪仍是难以保证航行安全,所以最佳的选择就是跟在江陵解放号后面,靠江陵解放号领路引水(文革中成了船长的罪状)。据柯伦斯回忆,紫石英号起锚后不久,前面的江陵解放号不断使用照明弹和汽笛作为信号与岸边联系,而跟在后面的紫石英号随即被解放军炮艇发现,遭到炮艇和岸边的射击。十几分钟后,江陵解放号与紫石英号在大港荷花池附近遭到解放军从江岸两侧的共4个炮群的射击。据中方资料,解放军集中了18门75毫米日式加农炮开始对江面进行了猛烈的拦截射击,但是没有透露究竟采取什么措施避免误伤客轮。英方的资料声称,因为紫石英号舰炮被帆布覆盖伪装,又因担心射击口焰会暴露军舰的准确位置,所以英舰始终没有还击。很多网文说英舰强迫与江陵解放号“并行“,利用客轮为其遮挡炮弹,其实是站不住脚的一面之词。镇江曾经是长江的入海口,这一段是大约15公里长的弯曲江面,江面窄水流急,中间行船的主航道在600米-1000米之间。两船夜间航行,以13节的航速(每小时24公里)在如此狭窄弯曲的河道中是无法保持“并行”的。再说,紫石英号与江陵解放号之间并无联系,如何强迫?加之解放军炮兵在两岸布防,躲在客轮一侧,躲了北岸的炮火,躲不了另一侧的炮火,精通航海炮战的英军不会傻到这一步,最合理的推断也是英军的解释:解放军炮击时,紫石英号位于江陵解放号的后方一声不响地跟着。
据柯伦斯后来写给英国海军部的报告:紫石英号前方的中国客轮在两岸隆隆的炮声中突然全船灯灭,船速骤降,船身严重倾斜,然后全船响起了危机警报。柯伦斯判断客轮已被岸炮击中,急忙命令紫石英号施放烟幕,转舵超越燃起大火的客轮,独自摸黑向下游开去。据客轮的幸存者回忆:当时轰隆一声巨响,船体剧烈晃动,船上的灯全部熄灭,接着又是轰隆、轰隆两声,然后船上就起了大火,引发了船上一连串的爆炸,船身开始明显倾斜。大家都知道船要沉了,全船立刻乱作一团,黑暗中哭声喊声连成一片,体格好会游泳的船员与乘客纷纷跳水求生,不会游泳的老人妇孺就随船下沉。无奈镇江下游江面水流急风浪大,即便是跳入水中也被急流冲向下游,事后统计,除船员以及少数乘客被救(约90余人),绝大多数的乘客溺水死亡,高达5-600人。事后,解放军内部企图掩盖这一事件,先是对外宣称英舰仓皇逃跑时开炮击沉江陵解放号客轮。据新华社南京31日电,第8兵团政委袁仲贤在镇江发表谈话,指责英国军舰开炮击沉江陵解放号客轮,导致数百人死亡,扬言要为向英帝国主义讨还血债。8月1日新华社向全世界公布英国军舰撞沉中国客轮,导致数百人死亡的淘天罪行。后因船长陈鹤声和其他幸存者证实客轮是被江岸解放军炮弹击中而沉没,太多的证据逐渐浮出水面而无法继续抵赖,遭到周恩来的严厉批评后,官方媒体从此改为缄口不言,讳莫如深,所以官史和网文都不提及或一带而过这一段经历。
紫石英号虽然闯过了镇江天险,但是前面250公里的水路还有江阴要塞100余岸炮与华东海军的军舰以及吴淞口炮台的巨炮。而且镇江的解放军已经通知江阴和吴淞的驻军,紫石英号擅自逃跑,“不能放走狗日的”。但是柯伦斯根据自己出发前的精确计算,利用江水上涨,指挥紫石英号贴近长江南岸,躲过抗日战争初期国军用来封江的沉船,利用要塞炮台的死角掩护,关闭轮机,顺风顺水飘然而下十几分钟,竟然蒙混闯过了江阴要塞。过了江阴要塞后,为了争取时间,柯伦斯亲自登上舰桥引航,将紫石英号的航速提高到19节(内河夜航每小时35公里!)。然后凭借对潮汐和台风对航道水深影响的精确推算,毅然选择崇明岛以北的一条废弃的浅水航道,再次躲过了吴淞口炮台的解放军大炮,用仅剩的9吨燃油出奇制胜地冲出长江口。黎明时分,紫石英号在长江口外与等待多时的英国驱逐舰和谐号汇合,放下救生艇,将在镇江俘获的一个排解放军哨兵送返大陆,然后,柯伦斯向远东舰队司令发报:本舰已重返舰队,军舰轻微伤损,但人员无伤亡,上帝保佑吾皇。
后话:紫石英号加油后先行到达香港,经修理后返航回到英国,伦敦市政厅为全舰官兵举行了欢迎仪式;并进入白金汉宫觐见国王乔治六世陛下,代理舰长柯伦斯少校因为指挥紫石英号冲破250公里封锁线安全返回的卓越能力而荣获英国皇家海军优秀服务勋章。

页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