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石滩球场的三杆洞

圆石滩有两个三杆洞——110码的第七洞和210码的第17洞——引来了许多关注和评论。坦率讲,技术水平高低由于场地布置和比赛条件的关系在这两 个洞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

无论球手的挖起杆使用得怎么游刃有余,在第七洞仍然相当难靠近旗杆。关于这一个洞,世界第九保尔特形容得很 贴切。他说自己的小球在果岭上弹跳就好似小球落在胶合板上一样。

第17洞的情况更糟糕,即便是一些球手的弹道像火箭那么高,比如泰格-伍兹、埃尔斯和米克尔森他们的小球在果岭上也停不住。一 些评论认为,只要你的击球不像1972年尼克劳斯那样撞旗杆,你再怎么英雄,也没有用武之地。另外恶劣的第九洞,550码四杆洞,果岭干燥的情况也非常相 似。“你的长铁杆弹道再高,再好,也很难得到好的回报。”弗兰克-诺比罗说,“因为看上去没有一个人能在果岭上停住。”

第三个重要的方面是圆石滩的距离只有7,040码,这给中距离的球手也打开了一扇大门,与此同时,又让大牌 选手的优势少了一些。其实,以上那个距离并不是静止的。迈克-戴维斯一直在改变发球台和旗杆的位置,促使球手在打球时多考虑一下自己的策略。不过这样做的 结果是偏离老的传统。

美国公开赛以前通常是非常长,非常硬,非常残酷。”弗兰克-诺比罗说,“当你开始做一些调整的时候,有时 候你必须要小心。否则就像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今天使用草地,明天使用泥地一样。你会增加许多变数。如果你真的是一场短跑比赛,那么到最后赢家应该是跑得最 快的那个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渐进式长草以及更为中庸的布局也有加分的地方,比如说明星球手即使不处于巅峰状态仍旧可以争取冠军。

简而言之,迈克-戴维斯布局带来的最直接结果,应该说是让更多人有机会夺冠了,而不是断绝一些人的夺冠希望。 当2006年奥格维在翼脚夺冠的时候,一大帮明星选手在最后一洞断腕,包括米克尔森、福瑞克、哈灵顿和蒙哥马利。

而2007年卡布雷拉在奥克芒赢冠军的时候,泰格-伍兹、福瑞克以及史翠克在后九洞都有夺冠的希望。至于去年夏天格罗乌尔在贝斯佩奇黑色球场夺 取胜利的时候,米克尔森以及前世界第一大卫-杜瓦尔都近在咫尺。当然接下来是上个星期天。上述三大天王——合计赢得的大满贯赛达到21场——也有机会打败 麦克道尔。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