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尔特受罚事件

迪拜世界锦标赛中, 他和对手罗伯特•卡尔森一道进入突然死亡制的加洞赛中,到了第2个洞,这是帕5的第18洞。保尔特面对40英尺小鸟推的机会时想先擦拭一下球,然而球拿起 时却从手指中滑掉,球掉到了Marker(标识球位的标志)上,掀翻了Marker,移动了Marker原有的位置。他当把情况告诉了欧巡赛资深裁判安迪 -麦克菲(Andy McFee),结果被罚一杆。“在标志球位之后,Marker发生任何意外的移动,包括由球掉下来造成的移动,都会导致球手被罚一杆。”当值裁判说。

显然,保尔特没有主观意愿让这个Marker移动,也不可能从这其中获得利益。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一杆的惩罚。这场胜负之间的差距达到1,000,000美元,保尔特最终与冠军擦身而过,或许不完全因为这一个球的失误,但这绝对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这使得另一个愚蠢的规则获得了关注,”保尔特愤愤地说道。“我理解规则,”保尔特说道。“我立刻就明白了,因为我知道以前曾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我不想说出酸溜溜的话。我并没有做任何的小动作来获得利益。我认为规则该修改吗?是的。”保尔特所说的类似的情况或许是指今年在球员锦标赛上第4洞用挖杆 把球打到了6英尺处,用Marker标注了球,然后球从手中滑走,滚近了水里。不同的是那一球受罚的是两杆。 在这个案例中,保尔特的“特殊治疗法”被镜 头所记录。他挽起了裤腿,趟进水里去找球。保尔特的做法或许是真的要寻求这一一球,或许也是在提醒规则制定者在规则制定的合理性。“如果继续这样我会得病 的,”保尔特说:“我会不和任何人说话。我还会一直处在悲伤之中。”

无疑保尔特可以找到另外一些针对现有的高球规则的质疑和挑战,而新的调整要等到2012年。事实上,关于高尔夫规则的争议一直不断。

看看那些案例,布莱恩•戴维斯在Hilton Head球场的加洞赛中由于自己的球杆触碰到了18洞果岭左侧垃圾区域的一根松垮的芦苇枝而被罚掉了2杆。而著名的女将朱莉•英克斯特曾因在迟到的过程中 挥动挂有重量物的球杆而受罚。还有谁会忘了美国年轻才俊达斯丁•约翰逊在本年度的P.G.A.锦标赛中由于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沙坑中,从而进入到加洞 赛受罚2杆而最终并列第5位呢?

这些被规则惩罚的受罚者多数都是自己向裁判描述当时情况的,这是一种高尚的行为,也是高尔夫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但是,球员懊恼的是高尔夫规则是不是真的有必要规范这些细枝末节?是不是看起来有些严酷?

对于“保尔特被罚杆事件”,大多数人都会向保尔特投来同情的目光,但在美高协杰夫-霍尔看来并非如此。“果岭上的Marker等同于球,如果保 尔特的球当时在果岭上被如此轻微地移动过了,我估计大多数人不会对罚杆作出激动的反应。我们的规则很清楚,我们的运动区别于其它所有的。它要求高尔夫运动 员去了解规则。”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