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孩子自信:“我永远是最好的!”

美国的大学生无论考分如何低,都觉得自己是最好的;无论观点如何幼稚,都觉得自己是最重要的。大多数美国大学生在课堂上都自我感觉良好,特把自己当 根葱。他们在班上当众发言可以侃侃而谈,面对校外的公众演讲也同样从容不迫。美国教育中似乎的确有一个魔幻环节,让学生们年纪轻轻,就怀有这样的自信和从 容。

在我看来,美国教育的最亮点在于:它可以把一个学生的数理化都教得很差很差,却让这个学生相信自己画的画很像毕加索的。这个系统完全就 是有预谋地忽略学生的缺点,同时拼命发掘和培养学生的优点。因此很多机关巧妙的鼓励教育被发明出来,但是却很少有像样的严厉的惩罚教育。从小到大,学生从 家长和老师那里听到的都是:你是最棒的!(即使不是最棒的),你也是最独特的(这句话非常保险。就是运用最精密的科学计算,这句话也一点都不错)!所以在 美国人心里,“与众不同”是一个很有腔势的褒义词。美国大学生做什么都显得自信满满,因为做的好做得差都十分独特,十分“与众不同。”

学生 们毕业的时候,甚至有些在还没有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大体能了解到自己擅长和喜欢做的事。大学的四年里,他们可以选不同专业的课、做不同的课外工作、通过实 习来尝试到底什么最适合自己。大学教育的成功并不在于灌输了多少知识,而在于让学生有足够的机会了解和发现自己,并且建立更多的自信。学生选择专业与工作 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标准是看自己是否有兴趣。兴趣比赚多少来得重要。因为感觉自己是根葱,美国的大学生从来不在钱上面委屈自己。钱算什么东西?自己的兴趣和 时间才最重要。有兴趣才有创造力,有创造力才能赚钱。虽然美国人以数学不好著称,这个公式却算得没错。

“不委屈自己”这样的信条不但体现在 赚钱花钱上,也体现在读书生活的各个方面。在土生土长的美国学生里面,很少见到压抑的个性。所以虽然美国的外交政策在全世界都不那么讨好,美国人的阳光笑 容还是自有它的一番感染力。美国学生只要是遭遇不平,一定不会默默忍受。即使个性安静的,内心也非常的骄傲强大。如果对考分有争议,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就是:这对我不公平。其实,几乎对任何有争议的事情,学生说的最多的都是:这对我不公平。美国学生对自己的权利维护得非常好。做老师的,最重要就是要一碗 水端平。对自己心爱和不心爱的学生都要完全一致。比如有个好的实习机会,做老师的就要对全班所有人宣布这个机会,让大家公平竞争,而不是把机会留给自己喜 欢的学生。

大学教授再不懂如何教学的,也深知一句鼓励学生提问的很管用的口头禅:没有愚蠢的问题……换句话说,无论学生的提问有多么愚蠢, 做老师的一样要耐心解释。并且不能丝毫流露出对学生智商的怀疑。我上过一个给教师开的教学学习班。在班上传道的老教授被问到:如果学生问了一个刚刚解释过 的问题该怎么办?老教授说:那就再解释一遍!无论多么有个性的教授,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敢于当众出言羞辱或者打击学生的。最多拿学生开个无伤大雅,也不伤心 情的玩笑。对于叛逆的学生,只要他不触犯校规,完全是听之任之。既没有班长来以身作则,也没有班主任的循循善诱,甚至根本没有班级一说。学生的“思想政治 工作”是开了一个大大的天窗。

大学教育从来都不是双人舞。学生和教授的流利配合固然重要。但是学生自信不自信,从容不从容,很大程度上和整 个社会如何要求和对待他们相关。美国的个人主义不但在校园盛行,在社会的各个地方都很走俏。在培植个性的同时,不让“个性”伤人的办法之一就是对他人的尊 重。所以美国学生在展示他们亮丽的个性尾巴的时候也同时被要求考虑他人的感受。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