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被妖魔化的高尔夫球场

徐全雅 卢晓 梁悟@Golf Weeks

水–现状

高尔夫球场的用水量与干旱程度(降雨量)、土壤水分蒸发量、草坪草种需水特性、地形地貌、灌溉方式、管理水平等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一些地 区,灌溉只作为自然降雨的补充,而在另一些地区,灌溉是生长季节的唯一水源。不同地区乃至相同地区的不同高尔夫球场之间的用水量不同,而在一个具体的高尔 夫球场内,不同区域的用水量也不同。即使是一个球场中的同一区域用水量最大的季节是夏季,相对较低的是春季、秋季和冬季。

高尔夫球场间用水量也存在很大差异。北京地区高尔夫球场平均年耗水量为1000升左右/每平方米,管理水平较高的球场仅为563升,用水量最高 的球场高达1200多升,相差一倍多。说明球场节水潜力巨大。在球场用水中,生活用水占5-6%,草坪灌溉用水占85%以上,草坪年均灌溉耗水量为 208.9-413.4升/ 平方米,另有部分用于补充水池等生态用水。

高尔夫球场草坪,按功能可分为果岭、发球台、球道和高草区四个功能区。其中果岭区草坪的养护水平要求最高,是高尔夫球场草坪中最为重要的部位, 但所占面积很小,仅占高尔夫球场总面积的2%左右。其次是发球台和球道。高草区在球场草坪中所占面积最大,但一般选用耐粗放管理的草种,抗旱能力强,灌溉 很少甚至不用灌溉。

观点争锋

潘仲光(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总裁): 高尔夫草坪用水是最节约的。一般树木、花苗、农田、城市绿化的灌溉水的60%都会蒸发掉。可是球场草坪都铺了一层沙,加上剪短的草叶,能保证90%的水都 会快速吸收到地下。球场的喷灌系统也是最先进的,不像庭院或农业喷灌经常漏水或天空高炮容易蒸发,球场喷灌是低空均匀喷洒。

球场用的喷灌系统绝对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不像一般庭院式或者农业灌溉用喷灌系统经常会漏水、不均匀、超时灌溉、高炮喷洒等问题,球场用的喷 头是时间和量控制的低空均匀喷洒系统。其实道理很简单,球场的老板也需要赚钱,不会轻易浪费水的。美国沙漠地带像拉斯维加斯(超过300个球场)和凤凰城 (几乎300个球场)都是沙漠城市。可是通过使用河水引导城市的水来浇灌草皮,它完全不会减少地下水位。降低地下水位的是钢筋水泥房子和路面。所以在今年 的限水令里面就特别地强调“高尔夫球场”不受限制(内华达州令2909号仍然在第一条14.14.040)。

崔志强 (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秘书长、北京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们必须客观地看待高尔夫,只是单纯地讲高尔夫对水资源的消耗是不公平的,高尔夫球场的养护确实需要消耗水资源,但是同时也应看到其对于美化环境、涵养水 土的积极作用。高尔夫球场是需要消耗水资源的,而且愈是北方干旱地区,用水量越大,但是把所有耗水的问题都归罪于高尔夫,显然是不客观、不公平的。

大水漫灌不仅浪费水,而且也极易引起土壤的板结和盐碱化。而采用节水灌溉方式,可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减少浪费和减轻土壤的板结等现象的发生。

节水良策

中水:使用中水(即“再生水”,是指污水经适当处理后,达到一定的水质指标,满足某种使用要求,可以进行有益使用的水)是高尔夫球场节水、提高 水资源利用率的有效办法。实例表明,高尔夫球场使用处理过的污水灌溉对草坪草是安全的,其效果比使用地下水灌溉还好。这样不仅可以减少对地下水的开采,还 可以减少肥料使用量。

智能灌溉:一个完善、高效的排水系统对灌溉下渗水和雨水的收集作用明显,可以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达到节水的目的。球场水体的设计除满足景观上的需求,更要兼具蓄水、灌溉等多项功能。由于观念和管理问题,我国高尔夫球场给排水工程质量不高,这不利于节水。

草种:目前,培育抗旱的优良草种的工作取得了重要成果,如抗旱野牛草可节约50%或更多的用水,并且大大减少了养护费用。在北京,许多球场的球 道和占球场面积60%以上高草区均采用抗旱性非常强的草种,一年四季几乎不用怎么浇水。美国著名草种研制公司Scotts Miracle-Gro的转基因高尔夫草Turf Warrior,这种草适合各种气候条件下的球场,而且排放的氧气要比传统的草种多好几倍。

政策法规:

我国尚未对高尔夫球场用水制定专门规定。

根据我国《水法》,“单位和个人有节约用水的义务”,“国家对用水实行总量控制和定额管理相结合的制度”,“在地下水超采地区,……严格控制开 采地下水”,“鼓励使用再生水,提高污水再生利用率”;“新建、扩建、改建建设项目,应当制订节水措施方案,配套建设节水设施。节水设施应当与主体工程同 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目前国内普遍对非居民用水实行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同时采用提高水价来达到节水目的。”

北京市是严重缺水城市,地下水的大量开采已经造成地下水位严重下降。为此,北京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北京市《水法》实施细则规定,“严格控制开采地下水。地下水严重超采区、集中供水管网覆盖范围地区禁止开凿机井。”

药–现状

《经济半小时》:“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个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在13吨。”

在调查过美国91个球场后,发现好的球场使用的药量一年只有13公斤,但是也发现管理不好的球场每年使用量为166公斤,平均是77公斤,其中64%杀菌剂,2%杀虫剂,34%除草剂。

另外有一个统计是关于庭院、果菜、花苗等行业和个人的使用量。他们惊人的发现这些项目在农药杀虫剂和杀菌剂竟然是8000万吨!换算成球场大小 (1000亩)则每1000亩的庭院、果菜、花苗等行业和个人的使用量每年是300公斤,也就是高尔夫球场用量的2到20倍!在新加坡由于所有的球场都是 建造在饮用水库旁边,所以药的种类和使用量都有严格规定。如果中国也能做相同的规定的话,则球场农药的使用量就只有庭院、果菜、花苗1/20而已。如果能 接受杂草的生长的话,则农药的使用量就可以再降低34%!

观点交锋:

潘仲光(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总裁):高尔夫没有危害。批评者说农药太多、水使用太多。事实是农药使用量只有蔬菜的1/20,因为病虫种类和量只有1/20。水的浇灌是循环使用的,球场设计会让灌溉水回流到池塘内和地下,美国沙漠地区有一千多个球场也没事。球场本来不会占用耕地因为菜地耕地的租金太贵。

我不否认许多不懂管理的球场会大量使用农药杀虫剂和杀菌剂,这是每个球场业主的责任。聪明的业主其实都知道,大量使用农药杀虫剂和杀菌剂的结果 是土壤里好的昆虫和细菌都被杀死,反而会造成日后产生更多的病和肥料的需求,而且土壤也会快速酸化板结。所以越少化学物品其实对草坪越好。草就跟人一样, 能够自己有抗病能力未来的生病几率就更低,成本也自然就会更低。是一种良性循环。你下次去打球的时候可以观察一下这个球场有没有死掉的鸟,挖土出来看看有 没有板结,有没有蚯蚓。不得已的时候,最好是用天然的药,因为天然的药会快速氧化消失,根本不会污染。土壤内越多的有机物则草坪抗拒旱灾的能力也会更强。

赫德赞(美国原草坪协会主席、以环保著称的高尔夫设计大师):高尔夫球场的确需要水,但大部分的水是回收回来。而且球场草坪、含有机物的土壤都可以作为一个生物过滤器来清除水里面的化学元素,球场草坪下面的水分测量出来,要比当初用来灌溉的水净化40%。

韩烈保(北京林业大学草坪研究所所长、国际草坪协会主席):高尔夫运动发达国家大量的研究表明,合理且科学地利用农药和肥料是不会对球场及其周边环境造成破坏性影响的。

用药良策:

科学管理:世界百佳球场之一的苏格兰艾尔莎(Ailsa)球场坚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原则,提出了传统的几点草坪维护方法:首先,实施科学管理方 法保证健康的草地,使用少量的农药和化肥;第二,在草的不同生长时期,选择有利于控制病虫害危害的用药,结合适当的栽培、物理和机械等措施综合防治,以减 少用药量,用最少的药达到最好的效果,将农药化肥对球场生态环境的破坏降低到最小;第三,定期测土,制定合理的施用方案,科学施肥;第四,引入缓冲带/隔 离带,做好河岸的防护工作,通过增加岸边的绿化面积来达到增强农药、化肥等污染物的滞留能力,防止农药等有害物质流入河岸,造成水体污染,从而减小化合物 对环境的破坏程度。

接受杂草:如何降低农药的使用量?瑞典的Ljunghusen球场提出的措施之一是接受杂草。一年中总有些时候球场会存在一些杂草,而我们不必 消除所有的杂草,因为有些杂草只在短期内生长,而这些并不会对球场的草坪质量造成损害,它们的存在是可以被球员接受的。所以不必一有杂草就全体使用农药去 除,但并不表示就此忽视它们的存在,应该选择合理适当的时机、有针对性地使用农药、化肥,这样才能在既维护草坪质量的同时又能有效降低农药的使用量。该球 场在经过关于不使用农药的球道维护测试后,得出试验结论:健康的草是减少球道上杂草的最有效手段,因此,提高球道草的种植技术、保证草的高品质,是防止杂 草生长、减少使用农药的方法之一。另外,在一些球道上播种超小型三叶草,为杂草引入一个竞争对手,遏制杂草的生长,也能起到减少使用化肥的作用。

病虫害监测:另外,害虫的侵袭也是导致农药、化肥被大量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为此,美国的Mirimichi球场认为在这方面减少农药的使用可 以建立一个病虫害监测系统,长期对各类潜在的有害生物种群进行监测、了解它们生存的环境,然后根据统计数据进行整合,提前决策制定防治策略。

政策法规:

由于农药具有潜在的危害性,使用不当可导致不良后果的发生,因此国家通过多项法律法规,有效控制和严格管理农药的生产和使用,把农药的副作用降到最低程度。主要包括《农药管理例》、《肥料登记管理办法》和《肥料管理条例》。

《肥料管理条例》对肥料的登记、生产、销售、使用和监督管理作了详细说明,并对违反行为作出了相应的处罚规定。《肥料登记管理办法》则是明确肥料在登记过程中必须履行审批手续,以及相应文件的报备要求。以上两项规定共同构成了肥料市场规范运作的基础。

仅关注球场的用水和用药是管中窥豹

(摘话)只要是绿化,就一定避不开用水,目前北京市的公共绿地面积已达到3亿多平方米,折合将近400个18洞高尔夫球场的面积,凭什么城市绿 化用水就是为民造福,高尔夫球场用水就是与民争利?城市公益性绿化要花纳税人的钱,是堂而皇之的,高尔夫球场用市场手段进行可经营性绿化,怎么就成了鸡鸣 狗盗了呢?—— 摘自崔志强新浪微博

球场环保是个大课题

水和药的使用仅仅是高尔夫环保中的两个方面,球场环保其实是个非常庞大的课题。根据国际著名高尔夫球场环保组织“奥杜邦”的球场环保评价体系,一个球场的环保问题应该考虑这些方面:

球场使用的农药、肥料以及其他化学污染物是否对地下水和地表水产生污染;

是否过量用水灌溉;

原始自然风貌是否退化或消失;

化学物质的处理和使用是否带来健康危害;

依托球场环境生存的野生动物是否受到影响;

过量的打球人数是否导致球场土壤的不规范管理。

同时,如果选址恰当,设计科学,建造合理,管理得当,高尔夫球场会是一个有利于生态环保的绿化工程。在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的今天,凭借巨大的开 阔空间和丰富的植被条件,高尔夫球场能够为野生动物创造理想的栖息地条件。据统计,在美国所有的球场中,大概有80%的球场都位于城市中或城市郊区,而这 大量的高尔夫球场为生态环境做出了多种多样的贡献。包括雨水收集、排水过滤、城市野生动物栖居地、迁徙性禽类的暂居地以及调节城市温度等。

另外,一些通用的环保问题也属于高尔夫球场环保议题之内,包括废弃物的处理和节能。

“高尔夫走廊”也是“绿色走廊”

永定河被誉为北京的母亲河,也是北京市第一大河。永定河纵贯门头沟全区,蜿蜒百余里,流域面积1390余平方公里。由于一度受到水土流失、泥沙 淤积,以及水库修建,沙石盗采猖獗的影响,多年断水的主河道常年干枯,河床沙化、植被退化、生态环境恶化。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认 为,北京市在永定河中下游,处境比较尴尬。“无法改变上游过分用水的现实,却要承受断流之痛。”自30年前永定河三家店以下断流后,数十公里长,数百米宽 的河道河床裸露,已成为不法人员偷采砂石的场所,河道内到处是大砂坑。沿岸居民向河道倾倒垃圾,小区和工厂则排入污水。每到春秋之际,大风吹起河床风沙, 漫天尘土席卷京城。永定河流域占到北京市总面积的20%,处在上风上水位置的永定河一度成为了北京市的一大难题。

1999年北京金沙滩体育发展中心在房山区琉璃河镇的永定河河床上建起了尧上高尔夫俱乐部(现更名金帝),目前永定河上已经建起了8家俱乐部、 超过200洞的规模。这包括:银泰(18洞)、东方双鹰(36洞)、长阳国际(18洞)、宝兴(54洞)、加州水郡(27洞)、金帝(36洞)、金沙 (18洞)、北京思格森(原北京林克斯)(18洞)。

这些球场建设的积极意义不言而喻,高尔夫还了永定河一片生机。播草植树,2万多亩的球场为北京搭建起了城市绿化隔离带。曾经黄沙漫天的永定河 滩,如今变成了片片球道绿毯。曾经因处在城市边缘地带,仅靠种植农作物为生的当地居民,因为球场而获得了新的就业机会,增加了收入、提升了生活水平。

依据多年的高尔夫从业经验,潘仲光说:“每个18洞高尔夫球场合理的规划在一个城市之间,它可以减碳相当于20部汽车的排放量,它可以增加地下 水的吸收,它可以降低都市气温,它可以阻止钢筋水泥都市的沙漠化,它可以增加300个农民工作岗位,它可以创造500万的年税收,它可以作为都市和森林公 园的防火道或避难场所,它可以给一万人提供每次7公里的健康运动量,它可以改造垃圾场、废弃水库、滩涂地、海边荒地和山坡地。”

其实,高尔夫原本就是苏格兰人在滩涂和废弃地上发展起来的。高尔夫球场最古老的形式“林克斯(links)”最早缘起于苏格兰,link在英语 中的意思是“连接”,取名林克斯就是因为球场连接了陆地和海洋。这些滨海的滩涂因为沙质的土壤条件不适宜建房子,同时因为土壤盐分太重不适宜于农业生产, 所以被开发成高尔夫球场供人娱乐。

高尔夫球场的兴建能够改善原来的环境风貌,然而很多人不能用历史的眼光去正视球场的改造之功,却用狭隘的眼光去放大个别球场的环保问题,这种管中窥豹的态度是不科学的。

环保典范:春城湖畔

什么是奥杜邦?

奥杜邦国际前身为奥杜邦环境协会,是一个非赢利性国际环保组织,成立于1886年,协会目标是保育及复育自然生态体系,特别以鸟类及其他野生动 物为重点,提升人类利用土地、水、能源之决策能力,并保护人类生活免受污染、辐射及有毒物质之危害,维护人类福祉及地球之生物多样性。

从1991年开始,通过与美国高尔夫协会的通力合作,美国已有2300多家高尔夫球场加入该项目,全球范围内有24个国家的球场已成为该项目的成员。

奥杜邦国际为高尔夫球场达到以下六个目标提供信息帮助:

* 环境保护计划

* 野生动物和栖息地管理

* 化学物品用量减少和安全

* 保护水源

* 水质管理

* 超越和教育

(奥杜邦经典栖息地)

春城湖畔高尔夫度假村位于昆明东郊阳宗海东岸,依山傍湖,拥有山景球场和湖畔球场各18洞两个球场。春城湖畔的两个球场自1998年完工之后,迄今为止以其绝美的风景和完善的管理,获得过超过80项世界级荣誉,被誉为“亚洲高尔夫天堂”。

昆明春城湖畔高尔夫度假村在发展高尔夫的同时非常注重环保工作,2010年10月,春城成功通过国际环境组织奥杜邦国际经典栖息地认证,成为奥杜邦国际自然保护区的一员。

奥杜邦国际目前针对高尔夫球场环保认证的项目共有三个:合作栖息地项目、经典栖息地项目以及签名项目。春城湖畔认证属于经典栖息地项目,它是介 于合作栖息地项目和签名项目之间的一个过渡项目。据春城湖畔的总经理刘传财介绍,经典栖息地项目的认证经历了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中,球场共经历了三次来 自美国的专家考察团的检查和验收。第一次初检并提出改善意见,第二次验收改善成果,并再次提出要求,到第三次才决定最终的认证结果。

刘总经理坦言,完成认证之后,也并非万事大吉。奥杜邦要求会员每两年递交一次球场报告,包括球场的水质情况,水源保护情况,草皮状态,动物保护情况以及人员的培训情况,以检验球场是否仍符合项目的认证要求。

虽然认证过程繁琐,奥杜邦的环保要求也十分苛刻,但刘总经理认为这是好事多磨。通过认证,球场对于环保要求有了更深的体会,管理上更加科学和严谨。同时,后续的监督作用,对于环保理念的提升和周边环境的保护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春城湖畔的环保经验

怎样才能使球场达到生态平衡呢?奥杜邦国际负责人Nancy Richardson女士介绍:“首先要想绿化布局合理,球道必须要用林带隔离开。因草坪面积越大越易产生病虫害,其次,尽量多选用本土树种,对引进树种 要慎重,避免造成生态上的干扰。另外也要兼顾乔、灌、草和针、阔叶树种的有机结合,考虑垂直空间的生物群落,以满足不同鸟类栖息和藏身的需要。比如喜鹊爱 在高枝上搭窝,斑鸠喜欢在中等高度、树叶密集的树上筑巢,体形小的鸟儿总是栖息在灌木丛中等等。而且生物的食物链以及由它组成的食物网,其起点都是植物。 多种多样的植物,才能使整个生物链丰富起来。”

根据以上原理,春城湖畔度假村对于在球场的周边、林带内、空地上的野草灌木,只要不妨碍打球,一律予以保留,以供昆虫和鸟类生活的需要。

刘总经理认为,农业生产的农药要远远大于春城湖畔的球场用药。球场草坪的用药是4个月一个周期,同时还有缓慢肥和叶面肥等肥料品种。施肥过程中,春城采用机械化操作,从而更准确把握用药用量。

刘总经理还对有些球场滥用地下水灌溉的做法进行了批评,“如果不抽取地下水就不能实施球场灌溉的话,那么这个球场就不该建,球场初期的规划就没有做好,这对于环保是非常不利的。”

对于国内球场的环保工作,刘总经理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球场的环保是个系统工程,一定要早规划,有明确的建设目标,不要等到球场开工动土之 后,再去考虑环保问题。”刘总经理强调高尔夫业内要提高环保意识,“作为球场的经营者和管理者,保护环境一定要是球场的第一要务。提高环保意识,接触国际 化的标准和认证,以高标准来严格规范。”

环保典范:金鸡湖

什么是GEO

GEO (Golf Environment Organization) 高尔夫环境组织是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的非赢利性机构,是目前欧洲最权威的高尔夫球场环境认定组织,在全球享有盛誉。它通过与全球高尔夫球界的广泛合作来不 断提升对高尔夫球场的环保评判标准、开发和提供创新、切实可行的项目解决方案,并致力于促进高尔夫经济、社交及环境效益等协调可持续发展。

在GEO的认证过程中,主要考量的核心内容为水、能源与资源、环境质量、景观与生态、人文社区及产品与供应链等六大板块,覆盖了一个高尔夫球场 与环境息息相关的各个方面,并且为了确定申请加入的俱乐部是否符合其可持续性要求,他们不仅需要俱乐部在关于能源、环境等方面提供3年的测评数据,还在审 批过程中,其专家团队定期、多次到访俱乐部进行实地考察。

GEO认证球场

2011年8月3日,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和争取,“金鸡湖高尔夫”终于成功通过GEO的认证,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获得该认证的高尔夫俱乐部。在世界顶级的高尔夫俱乐部之中,无一不以加入GEO(高尔夫环境组织)为荣。

苏州金鸡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地处苏州工业园区,而随着工业园区的发展,其所处的双湖板块也已经成为苏州工业园区人文居住的核心区域,金鸡湖是一个典型的城市高尔夫俱乐部。

两年前,由资深俱乐部经理人戴耀宗牵头,美国高尔夫俱乐部经理人协会和中国高尔夫俱乐部经理人协会合作举办了一次培训,内容包括球场的营建、维 护、环保等课程。金鸡湖俱乐部总经理顾明参加了这次培训。其中的球场规划与环保课程请来了GEO的官员授课,顾总经理得知了GEO高尔夫环境认证项目,能 为俱乐部提供最权威、最全面的生态标签,在水、能源与资源、环境质量、景观生态、人文社区和产品与产业链等方面进行评估与指导,并可以帮助俱乐部建立可持 续发展模式。由于金鸡湖球场在建设中也一直秉承着创造和谐周边环境的宗旨,顾总经理便着手开始把GEO的环保理念引入到自己球场的建设中。

经过自我评估和环境宣言后,金鸡湖高尔夫在GEO专家的指导下,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完成了GEO认证核心内容的改进与完善。

(金鸡湖的环保经验)

自从2006年开业以来,金鸡湖不断提高生态系统。俱乐部的设计和管理吸引了很多鸟类来把俱乐部作为栖息地,如鸳鸯,中国雉鸡等;同时,俱乐部 也积极努力地、尽量少地维护草坪区域,控制投入和维护工作,用水最少化,实施病虫害综合治理计划。所有的工作让球场呈现出中国最好的草坪维护球场之一。在 工业园区,作为野生动物保护区,俱乐部充分意识到其中的重要性,并且通过对水、化肥、工业原料等的控制使用,减少能源消耗,实现对环境的最优化管理及维 护,已经成为中国高尔夫球场的典范。

在用水方面,金鸡湖球场根据GEO的指导开展节约用水。当下国内大多数球场灌溉的用水量是靠球场维护者的主观判断计算出来的,这样就会造成许多 不必要的浪费。金鸡湖球场则是通过一系列科学的、复杂的计算得出需水量,这可以大大提高水的使用率,节约维护成本。不但能够补充供应足够的灌溉用水,更能 利用细致的喷灌系统的维护、部分循环灌溉的利用使目标区喷灌、湿润剂的使用和其他方法来最大限度地节约用水。

草坪草品种适用于当地气候和满足打球需求。金鸡湖有自己的病虫害综合治理计划,所使用的农药大部分为美国进口,使用的少数国产农药也是符合国家 标准的。值得一提的是,球场有专门处理农药包装的人员,因为农药的包装同医用垃圾一样,如果处理不当会对环境造成极大污染,在这一点上,金鸡湖球场是国内 同行中的先驱者。球场的很多区域都不需要化肥或农药,如林克斯的高羊茅草,并且俱乐部根据需求和本地条件实施最好的管理草坪。

球场内有很多灌木和水生植物,这些植物为许多动物提供了栖息场所。球场内有9个洞是湿地风格,在这里经常可以看到山鸡、白鹭、野兔等动物。用顾总经理的话说,“金鸡湖既是一个高尔夫球场,又是一个天然的生态园。”

在能源和资源的使用上,俱乐部通过不断升级建筑物的隔离系统和更新更加低耗的照明系统,以及会所和其他建筑物的自然通风来尽最大努力地减少能源的消耗。

不喜欢喜欢 (+1/2 的读者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您也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