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美国公开赛的回忆

翻译: 小风

李-特维诺是一个墨西哥人,他来自一个贫苦家庭,可是他最终成为了高尔夫的一代传奇人物。在生涯初期,他就证明了自己的击球可以多么好。事实上,他精湛的球技帮助他在橡树山赢得了1968年美国公开赛

可是1971年在美浓举行的那届美国公开赛——他在延长赛中击败尼克劳斯——才是他生涯之中最重要的一场胜利,尽管他一生赢得了29场美巡赛,其中包括6场大满贯赛。

“美浓的那一胜利轻而易举成为了我生涯最重要的一胜。”这个绰号为“快乐墨西哥人”的选手断言道,“那之后,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多少需要证明的了。”

充满讽刺的是,尼克劳斯在走向毁灭的时候,自己也有责任,那倒不必是他的球技造成。应该说更多是金熊的鼓励导致的——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那都激发了李-特维诺的斗志。

1971年年初,尼克劳斯如他希望的那样高声说:“特维诺从来没有发现他有多么优秀。”春季,当李-特维诺连续第二年放弃美国大师赛的时候,尼克劳斯将他拉到了一边,对他说:“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出色,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取胜。”

“世界上最优秀的球员告诉我这一点,让我充满了自信。”李-特维诺说,“他不必那么做,不过他就是那样一种人。”

1971年美国公开赛6月17日至21日举行。那是本-侯根夺冠之后,美浓第一次回到全国锦标赛的聚光灯下。与今天一样,美浓当时被认为太短 了,它的距离仅有6544码。在球员们备战美国公开赛的时候,他们都大声说要从这个骄傲的老球场上打出红字,特别是考虑到比赛开始之前,雨水已经让这个 70杆的球场变得有点没有防卫的时候。

一开始,美浓的确有点溃不成军,球员们都向红色战区挺进。职业选手拉里-辛森(Larry Hinson)在前13个洞打出了低于标准杆5杆,获得了领先,让所有参赛选手都希望美浓不再是以前那个美浓。可是当拉里-辛森在第18洞击球进洞的时 候,他只打出了71杆,因为最后五个洞,他打出了高于标准杆6杆。第一轮的领先杆数为67杆,低于标准杆3杆,属于勒布恩-哈里斯(Labron Harris),可是接下来他打出77杆,之后再也无法危及冠军,只获得46名。吉姆-科伯特(Jim Colbert)连续第二轮打出69杆,在比赛来到中间点的时候,以138杆,与鲍勃-埃里克森(Bob Erickson)一起领先。后者第二轮打出67杆。李-特维诺打出70-72,保持在领先榜前列,而尼克劳斯打出69-72,领先他一杆,与宾夕法尼亚 当地居民阿诺-帕尔默并列。后者第二轮打出68杆,其中第一洞四杆洞,他射下一头老鹰。

美浓在第三轮变得仁慈起来,给出了65杆这样的杆数。当时那样一个杆数只距离美国公开赛纪录一杆。然而那个杆数的作者并不是李-特维诺、尼克劳 斯、阿诺-帕尔默、约翰尼-米勒、雷-佛罗伊德(Ray Floyd),又或者卫冕冠军托尼-杰克林(Tony Jacklin,他遭遇了淘汰)。业余选手吉姆-西蒙斯(Jim Simons)才是打出那个杆数的人。21岁的吉姆-西蒙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巴特勒,他是维克森林大学高尔夫校队的成员。他三轮交出207杆,低于标准杆 3杆,领先所有选手。尼克劳斯打出68杆之后,三轮成绩为209杆,在后边潜伏着。李-特维诺则打出69杆,三轮成绩为211杆。

业余选手在这届美国公开赛上表现抢眼。兰尼-沃德金斯(Lanny Wadkins)最终以286杆,获得并列第12名。得克萨斯大学全美明星队成员本-克伦肖(Ben Crenshaw)比他高三杆,获得并列27名。他所处于的那个大组中包括1965年美国公开赛冠军加里-普莱尔(Gary Player)。

吉姆-西蒙斯与尼克劳斯同组,直到最后一轮进行一半的时候,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机会取胜。他在转场的时候仍旧处于领先,来到第18动的时候他 实际上只落后一杆。可是他努力抓鸟的时候却吞下双柏忌,最终交出76杆,以283杆,高于标准杆3杆完成比赛,获得并列第五名——那仍旧是1960年以来 业余选手所获得的第三好名次,仅次于1960年尼克劳斯所获得的亚军,以及1961年他所获得的并列第四名。

事实上,如果尼克劳斯没有在最后阶段恢复状态的话,他无法进入延长赛。在美浓三层果岭上,他推入了一系列不可能的5英尺及以上推杆成功保帕。“我记不得有多少了,可是我记得很清楚是那样的。”尼克劳斯说。

他仍然记得他在第72洞有一个14英尺小鸟推,推入,他将直接赢得锦标,可是他错过了。这让他打出71杆,四轮成绩为280杆,平标准杆。

在金熊瞄准那有可能的制胜一推时,李-特维诺坐在会馆的更衣室中倾听。他拥有争夺胜利的一切,他最后一轮打出又一个69杆,四轮成绩为280 杆。可是他很生气:回家的那个球洞,他没有保帕。在3号木打第二杆击穿果岭之后,李-特维诺从高草中将球击到7英尺处,可是在那里,他却未能将推杆哄骗进 入洞中。在那之前,他在12号洞与14洞都抓到了小鸟,因此冲上了领先位置。接着他在15号洞,推入一个8英尺,让人心脏停止跳动的保帕推杆。

次日,李-特维诺先得一分,而且是在延长赛开始之前。在第一洞发球台上,李-特维诺搞恶作剧,从球包中掏出一条橡皮蛇扔到尼克劳斯脚下,引来了 观众的哄堂大笑。实际上,李-特维诺已经将这个玩具放在球包中有两个月了。那是他女儿在沃斯堡动物园购买的。实际上,他在赛前的照片中把它用作道具,为一 个新闻机构展示美浓的长草到底有多长。那天早上,当他到球包中搜索新手套的时候,看到了那条蛇。他将它掏出来,观众一下子沸腾了。尼克劳斯坐在发球台的另 外一侧,他叫李-特维诺将蛇丢过去。尼克劳斯后来将蛇捡了起来,他也笑容满面,接着他下场,在第一洞抓到了小鸟,而李-特维诺却吞下了柏忌。

那是尼克劳斯全天领先的唯一一个球洞。金熊在第二洞与第三洞进攻果岭的时候,他都进入了沙坑,更糟糕的是,两次他都在沙坑中用了两杆才出来。柏 忌与双柏忌的双重打击让李-特维诺取得了2杆领先。如果这样的运气还不够好,李-特维诺在第六洞又获得了一个好运。那个时候降雨回来了,导致比赛延迟了一 个小时。

“如果没有下雨,我不会赢得延长赛。”李-特维诺说,“一旦开始下雨,我便说:‘坚持住,哥们,坚持住。现在我的低球会停住了。我不用将球击到 果岭前方了。’我知道这不会对他造成损害,可是也不会帮助他,可是那却会帮助我。我是低弹道,雨水软化了一切,让我进攻果岭的时候小球可以停住。那对我来 说是相当大的运气。美浓是我见过的最难的球场。”

当比赛恢复的时候,李-特维诺在美浓坚持住了,回应了尼克劳斯的每一次进攻。尼克劳斯在五号洞抓鸟之后将差距缩小为一杆。可是李-特维诺将在八 号洞抓到小鸟。当尼克劳斯在11号洞抓鸟的时候,李-特维诺在12号洞推入20英尺小鸟推。接着他在第15洞抓鸟之后偷走了尼克劳斯的威武。而第18洞的 3英尺保帕推杆最终封锁了胜利。李-特维诺打出68杆,取得了3杆胜利。他表示自己是幸运的,而尼克劳斯对此不能更了解了。

“李-特维诺放弃了美国大师赛,我告诉他不必那么做。”尼克劳斯最近回忆他与李-特维诺的对话时说,“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击球好手,我告诉他不要觉得自己不能在奥古斯塔,又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不能取胜。”

比尼克劳斯大一个月左右,李-特维诺在尼克劳斯处于巅峰的时候几次打败他。从1970年在圣安德鲁斯举行的英国公开赛到1972年在荒野举行的 英国公开赛,尼克劳斯在9场大满贯赛中赢得了4场,另外3次获得亚军,没有一次排名低于第六名。可是李-特维诺明显成为了常年的威胁。他证明了这一点,在 美浓结束之后两个星期,他赢得了加拿大公开赛。他的第一个英国公开赛也是在那一年赢得的,那是在皇家伯克戴尔。他1972年在荒野再次取胜,当时他领先尼 克劳斯一杆夺冠。

可是没有什么能与宾夕法尼亚这潮湿的五天相提并论。李-特维诺将这场延长赛比喻为与“一个比我个头更高的人拳击……而我很喜欢。”

当然考虑到他不仅打败了那位冠军,还打败了球场,就更棒了。“美浓创造了我的生涯。”他在最近接受报纸采访时说,“在美浓之前,我在巡回赛上从 来没有感觉过舒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属于那里。我是一名职业高尔夫球手,我赢过几场比赛,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属于那个小团体。当我进入延长赛,当我击败杰 克的时候,我真的击败了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我第二度赢得美国公开赛并不是那么重要,关键是我打败的谁做到这一点。最终我感觉我属于那个小团体了。”

今年的大满贯赛应该可以让李-特维诺好好回忆一番。美国公开赛在美浓举办完毕之后,英国公开赛将重返苏格兰荒野。在那里,李-特维诺1972年 阻止尼克劳斯完成“全满贯”。八月份,美国PGA锦标赛将前往橡树山乡村俱乐部。1968年,李-特维诺在那里取得了美国公开赛突破性胜利。事实上,当时 他领先4杆战胜的那个选手,不是别人,正是尼克劳斯。

“这对我来说是非常特别的一年。”李-特维诺说,“我将有几个月闭不上话匣子了。”

对于一个有如此多话要说的人,你可不能因此指责他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