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侯根1955年的滑铁卢

对高尔夫历史感那么一点兴趣的人一定听说过本-侯根的名字。可是知道杰克-弗勒克(JackFleck),以及1955年美国公开赛那场难以置信的延长赛的人相信不会太多。那场比赛被视为高尔夫历史上最大的颠覆。

杰克-弗勒克来自爱荷华州达文波特(Davenport),曾经在海军中服役,参与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诺曼底登陆。从海军退役下来之后,杰克-弗勒克周游美国国内各个城市,以争取美巡赛参赛资格,另外他也干起了老本行,在练习场中找一些零用。
1955年,杰克-弗勒克终于获得了美巡赛完全参赛资格,这意味着他想打多少场美巡赛都可以。在争取美巡赛参赛资格的六个月时间中,这位练习场助理教练将会实现历史上最大的颠覆,或许也是体育历史上最大的颠覆。

杰克-弗勒克从小就以本-侯根为偶像,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就竭力模仿本-侯根完美无缺的挥杆。当杰克-弗勒克初次登陆美巡赛的时候,他总会在练习轮中跟着本-侯根看,努力学习他各方面的技巧,包括球场策略等等。杰克-弗勒克同样很崇拜本-侯根创造的高尔夫球杆,在美国公开赛开始之前几个月决心接触一下本-侯根,从他那里要一套球杆。这样一个要求在大多数职业球员眼里是疯狂的。本-侯根名声在外,他是一个残酷无情的竞争者,他是不可能给对手制作一套球杆的。

也许是因为杰克-弗勒克的淳朴,也许是本-侯根在暮年时开始软化了。无论是什么原因,本-侯根在得克萨斯州自己的高尔夫球杆制作工厂中热烈欢迎了杰克-弗勒克,并且免费给他制作了一套球杆。

到1955年的时候,本-侯根距离车祸意外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而且开始走向职业生涯尽头。可是参加1955年美国公开赛的时候,他仍被认为是赛事冠军的主要竞争者。

本-侯根与杰克-弗勒克都是在美国公开赛开始之前的那个星期六抵达旧金山奥林匹克俱乐部的。当杰克-弗勒克来到这个靠着海湾的城市,打第一轮练习的时候,他非常惊讶地看到本-侯根朝他走过来,手里拿着两根全新的本-侯根挖起杆。这是本-侯根专门给杰克-弗勒克制作的球杆,尽管之前本-侯根已经赠与了一套球杆给他。杰克-弗勒克后来评论本-侯根这一次背离性格的举动时说:“真是难以置信。他继续向我展示友好。我使用那些球杆打败了他,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种耻辱。”

1955年的美国公开赛与现在的安排不一样,那个时候星期四一轮,星期五一轮,而星期六是36 洞的对决。进入星期天36洞的决赛时,杰克-弗勒克有望争夺冠军,同其他人一样,都在追逐本-侯根。在星期六早上出发之前刮胡须,杰克-弗勒克体验到了今天被他称之为的神迹。“星期六上午最后两轮之前,我在刮胡须,我听到了马里奥-兰扎(MarioLanza)的歌声:”我与上帝同行”。而镜子之中传出来一个声音,它说得很清晰:”杰克,你将赢得美国公开赛。”我非常震惊,我环顾四周。当我眼睛离开时,镜子之中再次穿出那个声音:”杰克,你会赢得美国公开赛的!”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好像电流穿过了我的身体。我能做的全部是镇定下来,做伸展运动和呼吸练习。”

在后九洞强力追赶之后,杰克-弗勒克来到第15洞的时候,需要在最后四个洞抓到两只小鸟,追上本-侯根,在星期天打延长赛。杰克-弗勒克在第15洞抓到了小鸟,在第16洞和第17洞保帕。第18洞,他只要抓到一只小鸟就可以打平本-侯根了。杰克-弗勒克事后形容说:“我用本-侯根制作的3号木在第18洞开球。我在长草边缘上,只需要一个7号铁就能上果岭。在将球击到6、7英尺的时候,我花了一些时间研究那一推。我的手感非常好,小球从洞杯中央穿进去,与本-侯根打成了平手。”

无论你相信不相信杰克-弗勒克所描述的宾馆神迹,有一件事情不可否认。星期六下午的火爆进攻把爱荷华州的农夫,练习场助理教练放到了伟人本-侯根的身旁。他们俩将在星期天的18洞延长赛中对决。

在星期六下午的神奇收尾之后,杰克-弗勒克开始相信镜子说的话应该是指引他胜利的伟大力量了。这让他以非常轻松的心态应对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轮球。与此相对,本-侯根仍旧要应付车祸给他带来的伤痛,以及虚弱的双腿。那个时候,他的双腿在一轮开始之前必须浸泡一个小时,然后还要另外一个小时进行按摩,以便他能走完18洞全程。很显然36洞的决赛之后再打18洞不是本-侯根想要的结果。

星期天,杰克-弗勒克很镇定,集中精力打自己的比赛,在极端残酷的高尔夫球场上打出了让人吃惊的69杆。这个成绩足以让他以3杆优势击败本-侯根。在那种环境下,本-侯根的72杆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可是并不足以打败那个在星期天下午打出职业生涯最好一轮的练习场助理教练。

也许真的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也许只是本-侯根的虚弱的双腿和杰克-弗勒克在恰当的时机异常火爆的综合作用。无论如何,杰克-弗勒克在那种环境下打出69杆就可以说是一种奇迹。

杰克-弗勒克后来赢得了另外两场比较小的美巡赛。而本-侯根,正如我们知道的,他以伟大球员的身份退役。本-侯根和杰克-弗勒克一直保持着友谊,在本-侯根的余生他仍然忍不住会回忆起1955年美国公开赛。而到今天,杰克-弗勒克仍不停地讲述星期六比赛前所听到的那个神奇声音。他依旧相信自己之所以能实现历史上最大的颠覆,冥冥之中有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在起作用。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