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路

hjhj1968 @ sina golf bbs

早就想写点东西,每次提笔就不知所言了。

正经打球快两年了,在练习场不能算正经打,就像搞对象,偶尔下场也只能被比作婚前小试不能当作生活主流。09年四月底在大宁球场办了年卡,除了小费,打球 不花一分钱,每年12000还是很便宜的,正经的“婚后生活”从那时才开始。橡胶垫的击球感很快在草地上被否定,先不说动作的好坏,只要能打在杆面的甜点上就是极大的欣慰了。大宁是九洞球场,虽然不长可洞洞见水,一开始在网上买的 100个球(1.5元/个)不到一星期就光了。在练习场上也打过4、5万粒球了,其间随一些小团体下场十几次,但还没有像现在这样不顾工作和家务每天下午 开球,和老婆说工作忙不能接你下班,和女儿说工作累不能辅导你数学作业,和妈妈说左手白右手黑是开车晒的,和领导说脸色黑不是肝脏出问题而是去现场忙 的……

一个月后见到集中训练的效果,杆数100左右,球也丢得少了。最重要的是认识了几个球友,他们比我年长,水平比我高,瘾头儿比我大,我一周打7场,他们一 周打7场以上,而且形影不离,认识他们是必然的。

世界上没有哪项运动像高尔夫似的具有偶然性和必然性,它的偶然性让你不可预测,必然性令你充满希望。如果这些都不足以把你吸引到球场,还有一招 ——赌!别误会,我鄙视赌博,但完全认可如此的小注——小费,50元,每天。

由于修建城铁占地,大宁的2号洞在我去之前就没有了,球场小,打的人又不多,管理上就松些,尤其是针对我们这几个全勤的,5、6个人一组是常事儿,分两拨 儿比洞,输的一拨儿付所有人的小费。大伙都局气,输赢均等、机会均等,但为一杆、一条规则打嘴仗的时候我真怕他们不理智把事闹大了不可收场,后来发现没 事,因为谁也离不开谁,今天定的规定约束了对手,明天就限制了自己,往往是从第一洞TEE台吵到第18洞果岭,个中的心理变化和乐趣凭添了许多许多,只有 亲身感受了才理解。
北京的夏天特讨厌,闷热比高温更难接受,白天最高温度一般出现在午后2点,也恰恰是我们经过出发站的那会儿,这时出发最大的好处是人少不堵车。

真正意义的稳定在90杆是两个月后,虽然天气越来越热,内心深处的狂躁一点也不比炎热更令人难以平静,每一次漂亮的击球都能激发出极大的野心,偶尔将要进 入90杆内时,甚至觉得黑夜是漫长而多余的,盼望天明的迫切心情使我很少睡懒觉,但是问题来了。

连续的打出相克球让我精神崩溃,当在一个极佳位置全神贯注的瞄球、上杆、发力、击球……一条白线沿45度角斜斜的飞出,消失在树林里、长草中,水塘上溅起 的浪花好像在藐视我。开始不懂,经高人指点后才知道叫相克,最可恨的是高人没告诉我相克形成的原因,两周后偶然发现杆颈拐弯处留有白色的球痕,擦拭干净后 再打又有了,好像突然明白了,原来球打在了那里,不跑偏才怪!

问题变简单了,查资料、问教练、看视频……各种各样的答案:上杆太陡、转身太快、握把太死、重心太低、站位太近……这些都改变了,但相克还出,问题依然存 在,每天沉浸在另一种巨大的痛苦中,100码以上的距离索性用球道木,弄得连球友带球童尽人皆知,我击球时右前方没人敢停留。

大约一个月后由于工作原因出差一周,返回后再下场,相克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且也没怎么特意的改变动作,不可思议,铁杆也比以前稳定了许多,+3的洞少 有出现,成绩也进步了不少,每场+15左右。

在小场子打太久了不行,对球道、沙坑、水障碍、果岭太过熟悉,每 一杆的落点不用考虑就知道怎么打,所不同的是每一杆的击球效果不一样结果也不同。只要开杆不出问题剩下的铁杆就容易些。大宁密集的水障碍练就我的一号木又 直又稳,虽然距离不远,但很少失误,这也是我津津乐道的。北京最热的一天,和一久违的球友去廊坊附近的御林风尚,很久没打大场子,视野一下子开阔的不知所 措,几个洞过后球友调侃的说:“不愧是大宁出来的,一号木不得了!”

那天82,球友很是吃惊我的成绩,居然逼近了他,他平时在80左右,可那天打了90多,后来洗澡时帮他分析原因:他的注意力没在球 道和果岭上,一直在和球童谈婚论嫁,非要把漂亮的球童介绍给他儿子当老婆,并承诺儿子不要老子要,绝不落空!

进入8月份球场传来不好的消息,由于占路施工,月底就 封场停业,多好的一个练习场,黄了。4个月后拿到了球场退款8000多元,从4月底办年卡开打到8月20日封场,一共打了约110场花3000多元,每场费用30多元(不含小费),谁说高尔夫是贵族运动?一点也不贵!

在球场我几乎遭到雷击。

09年7月底的一个下午,开始只下小雨,随着雨点密集,同组的球友纷纷回会所躲避,而我向来是喜欢雨中漫步的,总能回忆起若干年前的某情某景。在球道上打完 第二杆和球童共伞同行,猛然头顶上一道立闪几乎穿透双层雨伞,潜意识中看到空旷的草地上我们就是突兀的避雷针,我几乎同时完成了两个动作:自己蹲下、拉球 童蹲下,雨伞成为我们唯一的救命稻草。随闪电而来的巨响据说是那天唯一的一个雷,我天真地认为当时是伞尖的绝缘体挡住了电流没能传到手上,蹲在那里大约30秒没敢站起来,球童浑身的轻微颤抖明显的传染 了我,我也抖。

几分钟后回到会所,雨也几乎停了,球友们围着我,球童也被伙伴们聚 在中间,大家一至声称刚才那声巨雷就在我们打球的位置上方,惊恐的表情中掺杂着庆幸。

天气预报如果说今天有雷阵雨,一定格外小心!

8月20日大宁封场了,我们几个茫然不知所去,经过几天的游击战,终于又找到落脚处,西五环边的燕西台, 虽然也是9洞可象模象样 的,全长3400码,年卡29800元每天可以打18洞只付小费。最理想的是有免费练习场,我想这个冬天有着落了。

成绩没有啥突 破,总是在85上下,偶 尔出去打大场还要加5杆, 变化的是皮肤的颜色,回家一般不脱上衣和袜子,四肢裸露的部分猛一看只是颜色深,一旦脱去上衣和袜子,被覆盖的部分颜色反差极大,尤其是脚腕袜子遮掩处, 黑白分明的一塌糊涂,质疑的眼神立刻会布满全身。

12月10日—12日参加了高友联盟在广州的比赛,规模很大, 几个城市的业余球友每年都干一场决出年度名次。北京队的组织者叫长铁,此前未曾谋面只闻其人,且知道其摄影技术高于打球,擅长使长焦大光圈拍瞬间动作及人 物表情,居然色彩艳丽,照片很是耐看。共打3场,我平均92杆,最头痛的是第二场开始频繁打出相克球,甚至果岭边短切也出,简直是痛心疾首。值得高兴的只一件事,结识了和我同住会所的北京球 友弯刀,它的推杆有意思,几乎垂直于地面,只是杆头前端轻轻触底,尾端高高翘起,球推出去刚柔并蓄,尤其是内敛平和的性情,打七十几杆的成绩令人钦佩。

那次比武北京 队一分之差输了。

职业球员也无非如此吧!每周打5、6场球,我们只是没有体能训练。

大约是六个月后成绩 稳定在+12左右,七十 大几的时候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前几天参加了在北京CBD办的皇冠杯业余比赛,其中设置了一杆进洞奖,是一辆新款皇冠3.0。100多人的比赛,说心里话,大多数是冲那辆车来的,又不是免费打球。在出发 台竟然遇到了弯刀兄,他还是老样子,只是腰椎不太舒服,赛后在网上看成绩才知道他那天打了80杆,排在第11位,可惜没能晋级。

本以为6400码的 CBD蓝T不会出啥麻烦,可刚打到第二洞开球就下水了,本来一向稳定的一号木不用,320码的P4改用3号木想打200码,剩120用短杆上果岭踏踏实实 保帕,谁知3号木右曲下水,抛球打第三杆偏左进长草,最不能接受的是第四杆切上果岭没停住又下水,简单的短4杆洞居然+4,当时走下果岭的第一想法是回会 所交差走人。但下一洞皇冠车就摆在那,还得继续。

车肯定没打着,成绩89杆,回想每一洞,似乎能节省杆的地方比比皆是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