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末年的高尔夫

高尔夫是由哪国人发明的?这个问题经常会让法国、荷兰、苏格兰人争得口干舌燥头破血流,一旁的英格兰人眼瞅着没自己什么事,却也终于坐不住了,忍不住加入论战搅和搅和。1993年,英国某家通讯社发文指出:都给我闭嘴!高尔夫早在1282年(中国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就在人家中国出现了,当时是叫“捶丸”。

  当然,我国热爱运动、尤其是高雅运动的古人怎么会不在高尔夫这么贵族的运动里插上一脚呢?英国人说捶丸出现在元朝仍属保守说法,其实最晚至北宋末年捶丸运动已经很有规模了。元朝宁志老人曾写过一本专门论述捶丸的著作《丸经》,其中明确记载:“至宋徽宗、金章宗皆爱捶丸。”

  当时的捶丸跟如今的高尔夫非常相似,玩法如下:在地势起伏有变化的旷地上画一球基,分别以离球窝数十步到百步为距,挖一定数量的球窝,球窝旁数彩旗为标志,球窝中放有锦囊,进球后一提便可把球提出。捶丸所用球杆有很多种,例如“撺棒”、“杓棒”、“朴棒”、“单手”等,供人在打不同的球时选用,这点跟现代高尔夫球杆分不同型号的木杆、铁杆、推杆、劈起杆、沙坑杆等情况相符,而且球杆价值相当昂贵,皇族所用的球杆通常以纯金打造缘边,顶上缀饰玉器,打完球后,球杆必须珍藏在锦盒中,由此看来现代球杆价值不菲也是有历史传统的。比赛时球手以木杆从球基击球至球窝,三杆内进洞算得一筹。比赛按人数多寡分为大会、中会和小会,大会赛20筹、中会赛15筹、小会赛10筹为满。也就是说,其中的大会也就大概相当于一场每轮标准杆为60杆的锦标赛。

  但是捶丸在北宋并没有普及,这跟这项运动对场地有较高要求有很大关系,即便在达官贵人中,又有几人家中能有足够宽敞的“地势起伏有变化的旷地”?再说当时除了赌场妓院,又不时兴造像现代高尔夫俱乐部这样的公共娱乐场所,所以那时可举办出的大会屈指可数,不过想想倒也能凑成四大满贯赛:大宋大师赛、蔡京公开赛、童贯公开赛和郓王府PCA锦标赛(PCA,即Professional Chuiwaner’s Association的缩写)。大宋大师赛肯定是在号称取天下名山之妙汇为一园之中的园林式大型宫苑艮岳里举办。劳民伤财的花石纲所运的花木奇石多半都用在艮岳的建设中,整个园林周围十余里,有山有水,草地、沙坑、湖泊一应俱全,顺便建个高尔夫球场完全不在话下,因此由大宋皇家捶丸俱乐部主办的大宋大师赛应该是最有影响力的大满贯赛。蔡京与童贯是北宋末年响当当的“六贼”领头人物,腐败得一塌糊涂,搜刮来的银子拿部分办办公开赛供皇族高官“花差花差”根本无所谓。剩下那个名额徽宗必定会留给他最宠爱的三儿子郓王楷。赵楷以前曾提过,英俊潇洒、十项全能,赵佶爱他等于爱自己,赐给他的王府最大最豪奢,远超其余诸子王府,所以他家也就成了一大“贼窝”,在郓王府中举办的PCA锦标赛也最不单纯,想必赵楷、王黼、童贯等球手每每在从容挥杆的同时,嘴里风淡云轻地谈论着的却是废太子立郓王之事

此后捶丸运动在金国风靡一时,到元、明两朝也颇有几个皇帝沉迷于此,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宣宗行乐图》上可看到明宣宗玩捶丸的场面。明朝画家杜堇的《捶丸仕女图》也描绘了几位贵族小姐打这古代高尔夫的情景:小姐轻移莲步,优雅推杆,旁边还有两位丫环侍候着充当球童。捶丸到了清朝逐渐销声匿迹,原因大概是清朝的大官们终于明白了有富不外露的道理,因此抛弃了这项从场地到器具处处刻着奢侈二字的运动。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