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的七个罪过

2011年初, 世界高坛有两台好戏同时开演,一出是在圆石滩进行的美巡赛,另外一出则是在中东展开的迪拜沙漠精英赛。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讲,两场大戏同时 上演并非好事,甚至成为一种导火线,让矛盾的双方旧仇未了,新仇结梁。排名世界前十的球员悉数选择了远赴中东,一下子冷落了风头正劲的美巡赛。不过这对于 那些名不见经传的球员来说可是难得的机会。有资料显示,2010年美巡赛赛程的全部46场比赛里,有20站只吸引了四位或者更少的世界排名前二十的选手。 当顶尖高手纷纷缺席时,剩下的球员们便大大增加了获胜的几率,而他们所瓜分的奖金总额高达一亿美元。大牌球员们当然不傻,不会放着大把的美金不挣,他们不 远万里选择了中东,为的是更多的奖金,更多的积分,更多的曝光度,为了那里的美食,为了spa、舍宾以及夜店里的香槟美女。总而言之,为的就是个 “欲” 字。

  在商业化的大背景下,金钱正在成为改变高尔夫固有道德标准的激素。让一切看起来形如茁壮,却道貌岸然。前面提到的两大赛事撞车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巡 回赛作为商业化运作的产物,在为我们呈现出竞技高尔夫最美一面的同时,也把他最邪恶、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正如13世纪天主教将人类的恶行分为傲慢、嫉 妒、暴怒、懒惰、贪婪、贪食以及色欲一样。这七宗罪行在如今的巡回赛上同样可以找到端倪。

  可悲的是,如果战胜了他,你便被打败了。

  傲慢

  傲慢是包装的产物,正是因为有了包装,才让一切充满了神秘和敬畏。如今,发达的网络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人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突然间发现, “原来 高手在民间”。《春天里》唱得好的原来不是汪峰而是旭日阳刚;足球踢得好的并非梅西而是下一个走出棚户区的穷孩子;去年美巡赛的奖金王不是耳熟能详的大牌 而是混迹于巡回赛十年却碌碌无为的库查尔。但是即使你知道了这一切,也没有多少人会花钱去听成名前旭日阳刚的歌声;去看下一个穷孩子的街头足球;会为新科 美巡赛奖金王书写长篇大论。因为他们没有包装,总让人觉得缺了点什幺。

  如果把上面的改变归罪于包装后的傲慢,多少牵强了些,不过看了接下来的话,或许你会赞同。泰格·伍兹有个着名的“污点”:有次见面会,一个孩子玩笑 地问他一年能收入多少?泰格·伍兹随口说道:“这个和你无关,反正比你多。”一时间让气氛变得很尴尬。不过鉴于他多年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种傲慢无礼 也无可厚非。除了球员,还有观看比赛的球迷,在很多国人看来,中国球迷的素质不高,尤其是观看比赛时手机声,走路声,切切私语声总是能激怒球员。其实国外 球场在正式比赛时也好不到哪儿去,只不过两者不同的是,中国球迷很多时候算是无知者无畏,而那些常年出没在巡回赛的美国球迷,嘘声得恰到好处,打扰得泾渭 分明。而且这种恶习沿袭到了莱德杯总统杯等等洲际大赛中,谁让美巡赛是如今最强大的巡回赛,谁让美国球员的整体实力领先群雄呢?

  回过来接着说前面提到的两大赛事撞车。迪拜沙漠精英赛虽然在西亚,但其身份却属于欧巡赛,两大巡回赛在年初因为球员选择赛事的问题发生争执,如今又 在赛事时间上交火。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两次交锋都以欧巡赛胜利而告终,美巡赛挺尴尬。不过这些冲突让人想起五年前一件让欧巡赛特别窝火的事,两者一对比, 不难发现其中根源。那段时间,美巡赛不管从赛事数量、规模、奖金以及影响力上都远远强于欧巡,以至于让欧巡赛自认第二,每年的赛事日程都要等美巡赛制定出 来之后才公布,怕的就是和对方冲突,从而让自己的球员“纷纷出逃”。结果07赛季,美巡赛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主要是商业因素),将球员锦标赛移到了五月举 办,结果造成了欧巡赛两个重要赛事英国大师赛和美联快递杯锦标赛被迫推后到八月,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变动让八月份固有的欧米茄大师赛被迫推后,一下子让 不少欧巡赛球员怨声载道,因为纬度关系,欧洲有些地区十月份就有大雪天气。不得已,欧巡赛主席奥格迪亲自和美巡赛专员芬臣会面,据说当时芬臣的口气很强 硬,毕竟当时奥格迪的手中没有任何砝码,结果欧巡赛大败而归,美巡赛毫发无损。奥格迪愤愤的说了句:“欧巡的努力一定会有成果的。”

  果不其然,奥格迪很快将突破口选定了比自己实力小很多的亚巡赛身上,当年七月份他便在亚巡赛毫不知情的前提下突然宣布,下一年将在印度和韩国各举办 一场欧巡赛,消息一出可激怒了亚巡赛,但苦于各种原因,最终放任,这一次,奥格迪体会了一把芬臣的感觉。这里面有一个人值得一提:大易哥埃尔斯。当时他在 欧巡赛的影响力很大,那段时间,他建议欧巡赛积极向中东扩张,以求吸引赞助商和影响力。不知道如今进展得如火如荼的中东挥杆系列赛里,埃尔斯的源动力占了 几成。

  所以,现在强势崛起的欧巡赛敢大张旗鼓地和美巡赛叫板不是毫无根据,几年前美巡赛的傲慢便是当时留下的祸根。

  嫉妒

  去年年末,各个巡回赛评选年终奖时竞相“护犊子”。一时间,让人看着好笑,感慨如今美巡赛的地位江河日下。其实评奖这事儿无非就是个形式,不过欧洲 人可不这幺看,曾经一度,因为泰格·伍兹的存在,让PGA美巡赛一下子鹤立鸡群。欧洲人表面上赞赏,心底里却还是大大的1不服。就像是英国公开赛,四大赛 唯一一场在美国之外举办的赛事,地点还是欧洲的中心,很多球迷的心中尤其是欧洲球迷内心都很纠结,既想看到泰格·伍兹的精彩发挥,又不想让他带走葡萄酒 壶。如今,泰格·伍兹的衰落让欧洲人看到了复生的希望,况且近期世界排名前十的球员中,欧洲球员的数量占了压倒性优势。欧洲人抓住时机自卖自夸了一把,不 过,他们有这个资本。结果美国人受不了了,硬生生地整出来个里奇·福勒,各大杂志竞相报道,弄到最后,连美国人自己也有点心虚,毕竟,麦克罗伊这小子的风 头太劲了。

  说来说去,都是嫉妒惹的祸。

  再说一个事,还是和泰格·伍兹有关,不过不是他本人,而是球童威廉姆斯。前年泰格·伍兹出事那会儿,就有媒体建议泰格·伍兹把威廉姆斯炒掉,一下子 还吸引了一小部分火力。媒体的建议也并非空穴来风,威廉姆斯的确不给泰格·伍兹长脸。熟悉高尔夫的都知道,除非比赛同组,泰格·伍兹和老米几乎不会同时出 现,这算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彼此尊敬对手,但个人气场也颇为强大。泰格·伍兹虽然球技高超,可对待家庭上多少还是和老米差了那幺点儿。况且由于米克尔 森成名早于泰格·伍兹,再早一点的球迷对老米的感情总是更加丰满,悲情。简单说,论球技,泰格·伍兹第一,论综合,老米则是个好男人。结果威廉姆斯坐不住 了,于是就说了那个调侃米克尔森“激凸”的着名段子,以至于后面让泰格·伍兹都难以收拾,他本人的名声也一落千丈。

  暴怒

  如今在巡回赛里,球员的脾气可是越来越大,摔球杆的事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不过还有比这更厉害的。达利刚出道那会儿,或许是新人的缘故,脾气还算有 所收敛,这些年,随着成绩一落千丈,爆脾气让人不敢恭维。2008年,达利受邀参加澳大利亚公开赛,由于一直在美巡和欧巡混得不尽如人意,这位大满贯赛冠 军很期望在澳洲取得一场胜利。或许是自己太想赢,结果首轮比赛结束,打了个正6,别说夺冠,就是连晋级都成了问题。正当现场球迷为这位来自美国的大牌球员 感到惋惜的时候,达利走到一位正在拍照的球迷跟前,夺过相机,狠狠地砸在树上,口中还挑衅地说,“我可以给你买个新的”。达利的暴怒算是全球闻名了。

  高尔夫其实是个很特殊的运动,缺乏对抗,但也不失激情。所以每当说到高尔夫的精髓,都会提到自律,自控这些个绅士词汇。象前面所讲的达利是个另类,不过说到巡回赛上的球场暴怒,达利还不是最个性的,有个着名的事件盖过他。

  2008年,美巡赛上有个叫艾森奥尔的老将,经常到电视台客串节目,教人打高尔夫。说来也巧,拍摄当天,现场正好有只老鹰在树上不断制造噪音,结果 每当快要录制完成时,就不得不被这噪声导致重录,一连好几次,这下可惹恼了艾森奥尔,扔下一帮摄像师,提着一筐球就去击打那只鹰,这猛禽估计也想开他的玩 笑,只要他一停下来追打,立刻就开始制造声音。艾森奥尔暴怒之下,挥起球杆一痛猛击,结果这头老鹰被打的不治身亡。这一幕让球场的工作人员和现场的记者大 吃一惊,最终把老鹰草草埋了了事。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很快就传到了美国野生动物协会,一时间讨伐声一片,紧接着美巡赛也不得不做出反应,不过艾 森奥尔并没有表态,谁知事情越闹越大,人道组织也加入到讨伐大军中,甚至后来联邦法院要判处他14个月的监禁,这下子可吓坏了艾森奥尔,发表了道歉书。电 视台也取消了和他的合同,有意思的是,在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球场都拒绝他的进入,他也再无老鹰球进账。

  懒惰

  梁文冲曾经讲过一件事,很多年来,他一直都保持着早起练习的习惯,有次出国打比赛,阿冲又起了个大早,本以为球场上没人,结果到了后发现远处已经有 人在练习,后来确认是泰格·伍兹。梁文冲的成功与勤奋是不可分割的,同样,泰格·伍兹能成为世界第一,靠的绝不仅仅是天赋和运气。近日,一位日本女子球员 讲述自己每天的训练时间超过八小时,此言一出立刻有国内球员大吃一惊,甚至表示有时候一周都不可能达到这个时间(陪打下场不算)。当然,这两个事多多少少 还是和中国球员有关。

  最近几年,特别是泰格·伍兹红得发紫之后,美国媒体逐渐意识到造星的重要性,更有一些巡回赛里的老戏骨也喜欢时不时地预言一下接下来的新星。巡回赛 冒出了多如牛毛的年轻新贵,甚至他们打球时的普通一杆也会被媒体拿出来评头论足一番。但是时间证明,这其中的大多数球员还是平庸之辈,也许他们足够优秀, 但还配不上这样的名头。后来就有人形容,如今的高尔夫新星就像是划火柴,瞬间很亮,但只是一瞬间而已。这话没错,正是因为这样,刻苦在球员成名的过程中比 重开始下降,他们只需要在某个很讨巧的时刻一鸣惊人一下。如果这些再不济,那你穿件花哨的衣服或者个性的配饰,说不定就能被某些个等待新闻的编辑写进报 刊。。所以,刻苦在这个时刻就显得不那幺重要了,挣钱太容易了,花在高尔夫上的心思就少了。

  贪婪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这话在高尔夫圈里也同样适用。

  巡回赛里有关贪婪的例子不胜枚举,球员为了巨额的出场费不惜放弃重要赛事,赞助商通过不平等合同榨取球员利益,除此之外,还有球童小费,恶性赌球等 等,都是贪婪的表现。不过,这些大都是以个体形式表现,而上届莱德杯,却让美巡赛因为一场大雨彻底坏了名声。更将巡回赛的贪婪之心完全表露出来。

  莱德杯虽然场地不固定,但每次举办的时间都相对固定,上届比赛,地点在欧洲的威尔士,这届比赛创造了一个记录,便是莱德杯历史上第一次延迟到星期一 举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赛事举行期间两度遇到大雨,比赛不得不中断,其实这场大雨并不是无法预测,关于这一点很多人都预料到了,威尔士属于海洋 性气候,雨季时间很长,所以比赛一旦出现延迟,很可能没办法在三天之内完成,结果真就赶上了。这事和天时还真没有关系,欧洲队选择这里对彼此来说机会均 等,要怪就怪美国人自己。

  2007年,美巡赛开始推出联邦杯,由于奖金丰厚加上笼络了美巡赛的大部分好手,结果导致莱德杯最早也只能在9月下旬举行,不太可能提前到9月中上 旬,美巡赛之所以如此重视联邦快递杯还是和金钱挂钩,正是在这种联邦杯打压莱德杯的基础上,导致了比赛赶上了雨季,另一方面,美巡赛在莱德杯之中并没有任 何经济利益,更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比赛,动自己的利益。无独有偶,一场大雨除了将美巡赛的贪婪显露之外,还揪出了一件事:雨衣问题。关于莱德杯上美国队的 雨衣供给到底发生了什幺,恐怕无从考证,帕文和欧洲媒体说的不一样,美国队内部的说法也各不相同,但说到底,还是赞助商的问题,还是个“钱”字。

  那届莱德杯出现的问题不光是美国队那边,欧洲人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当时美国队败走威尔士,欧洲媒体乘胜追击,将美国队抨击的一无是处,结果有人坐 不住了,ESPN官网上有个着名作家,叫哈瑞格,他撰文写道:“贪婪是一个很重的词汇,莱德杯的核心其实也是钱,而且是很多钱。当莱德杯在欧洲举行的时 候,它是欧巡赛的重要财源。他们从承办场地上收取了巨额费用,另外欧巡赛的赞助费也相当可观。”哈瑞格的反击可不是空穴来风,一下子便指向了欧巡赛的软 肋,在距离这场比赛的举办地凯尔特庄园球场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球场,名叫皇家波斯考尔球场,论名气,远超凯尔特庄园,这里曾经多次举办沃克杯,以及英国 业余锦标赛等大型赛事,硬件设置也是全英数一数二的球会,品质名气都远超凯尔特庄园,莱德杯遭遇大雨,庄园球场被迫关闭了7个小时,而波斯考尔却没有因为 大雨而停止一分钟的营业,良好的排水系统一下子让举办地球场的面子一扫而光,欧巡赛组委会为什幺会选择相对差一点的环境来举办比赛?原因很简单,凯尔特庄 园球场接受了组委会上百万美元场地费的要求。而场地条件虽然良好的波斯考尔,会所相对弱了些,无法满足组委会建立赞助商房间的要求,这对于欧巡赛来说,又 是上百万欧元的收入。又是金钱惹的祸。

  圣经里说,贪财是万恶之源。高尔夫里的很多不解,一想到这句话,也便释然了。

  贪食

  比赛间隙,三五球友,小酌几杯本来是件很惬意的事,但越来越多的球员却嗜酒如命。这其中最可惜的莫过于曾经的四届美国公开赛获得者威尔·安德 森,32岁就将自己的才华葬送,死于酗酒,否则,又会有多少记录被他保持。不过安德森的悲剧发生在上世纪初,绝大多数人对那个时代的英雄没有太多记忆。

  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如此发达的夜店,否则安德森可能都不会活到32岁。不过巡回赛里的球员中,嗜酒如命的可大有人在。这其中当属达利和金河珍,

  酗酒毁了达利的一生,如果没有酒精作用,或许李·维斯特伍德也不会如此春风得意,或许泰格·伍兹的地位也不能长久以来一直稳如泰山。但现在说什幺都 为时已晚,达利连同他的美国公开赛冠军都将成为历史,甚至连他自己本人都承认,高尔夫对于他来说,正在变的越来越难,与此相对的是他的酒量,以及他的 “肚”量。看到了达利的遭遇,让人开始对金河珍担心起来,神奇小子自从08年出道以来,一直被外界看好,但是关注他的人不难发现,经过一年的征战后,金河 珍身上那股害羞腼腆劲儿少了许多,相反,各种陋习不断出现。这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酗酒,比起达利,他还不够分量,但达利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他现在的 酒量。而且,金河珍成为宠儿后,身边的朋友一下子多了起来,这里面多多少少会对他产生影响。去年在拉斯维加斯,金河珍先是在赌场大掷钞票,而后去了一家夜 店,十几个人光红酒就点了一百多瓶,还点了一瓶上好的香槟,结果这事被俱乐部的服务生用微博发了出来,一下子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金河珍的酒量,后来有媒 体采访他时还提及此事,不过金河珍的回答却让人有些不敢认同,“饮酒有时候能让我在球场上更好地发挥”。这话其实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过去很多次美巡赛, 金河珍都是喝到快天亮才回到房间,稍事休息后便直奔赛场,出人意料的是,每次都有超常发挥,这一点,澳大利亚球员艾伦比深有体会。不过达利当年也是这样为 自己酗酒辩护,“喝酒有助于让我达到最佳状态。”达利和金河珍的话都没有错,比赛期间酗酒的确让他们有了超常的发挥,但是他们都忘了有个重要的因素,那时 他们都还年轻,如果年华老去,状态还会因为酗酒而随时光顾吗?目前达利正在用自己的亲身实践来为这个问题作答。

  色欲

  这一点最好理解,看看过去一年的泰格·伍兹,便能深刻的体会出色欲对高尔夫球员的侵蚀有多大,为了几个女人,跑了媳妇,丢了金钱。到头来,才发现,自己辛苦打球挣来的钱,被艾琳轻轻松松拿走了一部分。

  高尔夫比赛特殊的参赛环境以及球员们高额的奖金让无数心怀不轨的人对这块蛋糕垂涎三尺,而面对这一切诱惑,对于很多球员来说,高尔夫精髓里提高自律在这个时刻显得尤为重要。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