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音乐

本文原帖来自bluebono @hi-pda Discovery 版, 加上其他跟贴, 简单编辑而成。
————–

亨德尔最著名的作品除了让国王起立的 《哈里路亚》以外,大概就是咏叹调《绿树成荫》了个人觉得感情演绎很充分的是电影《绝代妖姬》(汗,其实应该是《法里内利》,国内盗版为了搞噱头才有前面的名字)中的片段,模仿阉人歌手的声音。而法里内 利本身就是中世纪最最出名的阉人歌手。

巴赫:教主,无与伦比的教主,所有的音乐家都从他的作品里面吸取营养,他就是宇宙,我无法理智的觉得他哪些作品好,而是觉得他所有的都无与伦比。巴赫的作品在开始的时候是会给人距离感。想听他单纯的东西就听听他的钢琴小品,最出名的就是那首MINUET,小步舞曲。平均律第一首的前奏曲也具备了平直与平均的双重内涵

德沃夏克:屠夫的儿子,最喜欢的东西是火车,呵呵。念故乡确实十分感人,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听到《自新大陆》时被第三乐章第一主题震得一塌糊涂,鸡皮疙瘩一 地。

蒙特威尔第出现了,真好真好,最早的歌剧大作家当然也是最重要 的宗教音乐家之一。

维瓦尔第最出名的就是《四季》小提前协奏曲,以前看穆特拉过,卡拉扬挥的,听到冬季的时候也是激动万分。我觉得<四季>里最来劲的是“夏”,4、6、10都不错。喜欢夏1——杀气腾腾,冬2——仿佛围坐在火炉边,温暖无比。听多了才觉得,古典音乐里面,巴洛克时期的作曲家,想像力和才华还有技巧真是无与伦比啊。从古典主义开始,我感觉反而没有那么惊艳的想像力了。虽然也不 错。

音乐这种东西,真的是一心一世界。听音乐很自我很主观的体验。一些你平常很不喜欢的音乐在有时你会很感动,然后慢慢接受它。当然,跟演绎的水平也是很有关 系的。

我自己之前一直不太喜欢贝多芬,原因忘了 。有一次在北京一个非常有名很挤的公交站挤车时候,深感生活不易,正好到一张合集里的《命运》。我一下子不知为什么热泪盈眶。那节拍好像每一下都重重的敲 在我的命运上(听着悬吧?可是真的是这样)!我就这样第一次完整的不带偏见的听完了《命运》的第一乐章。后来我想,老贝也不是完全招人烦啊。于是随便找来一个《第一小协》听听。很凑巧,是柯岗的。很感动。和听以前那些什么那索斯飞利浦出的版本完全不同!

这是我自周杰伦以后再次认识到,听音乐有偏见虽然不可避免,但如果努力去放弃偏见,能收获更多感动。当然,还是顺其自然了。和禅道差不多,讲究缘分和顿 悟。

普罗科菲耶夫是我私底下最不喜欢的作曲家之一,但却是苏联音乐家中三个最出名的之一,另外一个是肖斯塔科维奇,剩下一个,嘿嘿,有人能猜猜么?另外,注意是苏联音乐家,不是俄罗斯音乐家,所以不包括柴可夫斯基。他是生活最最痛苦的作曲家, 但也是能写出最最美丽动人心扉的作曲家之一。 无数的伤感忧郁的旋律从他心中不停的流淌出来。而对于他的评价与负面的消息一直伤害着他,一直是绝对绝对极其不公平的。曾有国内所谓知名教授讲课,五节课讲瓦格纳一人,一节课将俄罗斯的五人,五人之一就有柴可夫斯基。何其短视与小气.

巴托克,哇。。。十分十分的喜欢,尤其是弦打钢。就是弦乐打击乐钢片琴协奏曲。尤其是第二乐章的多重赋格。其去世前为其妻做的事情让人动容。

科普蓝、格什温、伯恩斯坦,都很出色,伯恩斯坦作为指挥家的名气大于作曲家跟钢琴家。提到美国的作曲家,一定要提巴黎音乐学院的老太太布朗热,可以说是她 造就了美国整整一代的最早出名的作曲家。几乎所有的可以被提到的著名美国作曲家的都跟她学过或者受到她的影响。这个老太后对美国作曲界的贡献功不可没。

从贝多芬,柏辽茨,瓦格纳,到门德尔松,德彪西,最后还是觉得莫扎特最不朽。灵动脱俗,无与伦比。不能否认其他作曲家在音乐史的地位,但是莫扎特是让偶最 轻松,最会心一笑,又最黯然泪下的一位。

音乐确实与人品没什么关系. 最好的例证是瓦格纳. 他是集歌 剧、交响乐、思想家集大成者,却是历史上最道德败坏、虚荣、无耻的诈骗犯、背叛者、利己主义者之一。总之,人类行为中所有最卑劣的品质都可以在他身上得到 深刻体现。极其卑劣!卑劣.

肖邦的练习曲代表着钢琴练习曲的最高成就,技巧与音乐的完美统一,私底下认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这么终结了。24首练习曲24大小调,传统大小调布局所组成的完美世界.

音乐本身是抽象的,这很对。音乐是有功能性作用的,所以音乐本身常常被拿来为某些目的服务。 比如宗教音乐,比如庆典音乐。这类型的音乐十分容易影响人的感受,因为创作者很了解他所运用的技法会激起什么样的音响效果,同样也了解这一的效果带来的听觉感受。但,完全以叙事的方式来概括音乐的内容是不够的,甚至只是其中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比如标题音乐的出现,只是创作演变中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

至于为什么那么多作品被灌上某些名称甚至意境的解释,很简单,为了吸引大众。最出名的例子,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其实贝多芬完全没有加上这个名字,他当时的想法是带有幻想色彩的奏鸣曲。至于为什么变成月光,很多地方有讲过,不再累述。

出版商觉得这样非常适宜宣传,自然也卖力的将这个传统延续下去。个人觉得最最最无聊的就是把肖邦的练习曲全部加上什么秋风。圣咏,大海之类的名字。完全没有必要。应该说,音乐所激起的感受完全会因个人的感受能力与经历不同而完全不一样,所以将音乐的所谓内容完全叙事化形象化是完全不必要的,就算是标题音乐范畴之内的作品在很多时候也不具有绝对的叙事化特点,不然,需要音乐干什么??总而言之,音乐带来的只是感受与领悟,包括感性与理性上双重的体验。

个人觉得一定要从音乐中说出什么意思来好像是不必要的。很简单,音乐所激起的感受个人有所不同,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做出交流与解释,但更多的时候都只是一种私人体验而已,所以无所谓听不听的懂。是否能听懂这个概念本来就十分模糊,我更倾向于是否能激起感受与思考这个层面的解释. 还有,音乐到底在讲什么,这个也是无法回答的,就算是标题音乐也无法给出具体的文字性的叙述,不然,需要音乐做什么?那些因为某些文学作品所产生的音乐,也不尽然是代表了所有的文学作品产生的内容与叙述。所以,是否能听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喜欢,是否感觉亲近。到底在讲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能带来不同的感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作曲发展的历史与作曲家的历史就代表着音乐发展的历史。绘画艺术的历史不也是画家们的历史吗?当然,这只是站在同一角度来看的。 每一个成名作曲家不代表一个迥然不同的流派。作曲家的流派也是很多的,所谓的古典主义时期,浪漫主义时期(这个提法十分不准确,但已通行)其实就代表着风格与流派,许多大师都集中在这些流派之内,莫扎特之所以伟大,因为他是继承了所有古典传统的集大成者。贝多芬的伟大在于他不但继承了古典的传统,更开创了一个新的时期,他是桥梁。而在浪漫主义,印象派,民族乐派等等一系列的喧嚣之后,新古典主义的出现也代表着大师们跨越时代站在了同一风格、价值取向的据点之上。

现代社会的一个缺点就是把群体性取向做为标准,这一点在审美上尤甚。比如IMDB的评分,各式各样的选秀节目等等。一方面,真正优秀的艺术应该是能够打动所有人的艺术,这点我十分认同;但另一方面这样的盲从又让很多人错过了真正优秀的艺术。而事实上这样的矛盾正是古典音乐在当代遭遇的尴尬。如果让一个并不公允的评判标准造成了一件非常有价值东西的消亡,这是非常遗憾的。

而对于你对艺术的功用性,以及音乐的技法的一些论述,我认为,旧事物取代新事物的过程是必然存在的,It clears out the old to make way for the new. 比如繁奢的巴洛克式建筑被简洁包豪斯建筑所取代,这是客观的需要,因为资源的有限性以及对这种有限性认识的完善,以及科技的进步等原因,巴洛克式建筑不可能长久的存在。但音乐与建筑等艺术形式不同,它的创作(尤其是古典音乐)并不用从实用性出发,甚至完全不用从实用的角度来考虑。尤其当古典音乐进入浪漫时代以后,它已经完全能够让作曲家自由地表达。

而至于你所说的音乐家脱离普通人生活的问题,我觉得并不用过分担心,我刚才已经说过,真正优秀的艺术能够打动所有人。音乐与文学、绘画不同,它更加纯,一种美学上的纯,这种纯粹关于美的特性使得它能够更容易地为大多数人所接受。古典音乐则是更纯的音乐,不谙世事的婴儿聆听莫扎特会开心,甚至奶牛听了莫扎特产奶量都会增加。更何况很多音乐家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他们的音乐也或多或少蕴含着平凡人生活的困窘,这种困窘古今也没有太大差异吧。但有些人所谓听不懂古典音乐,其实不难理解,他们生来就不听古典音乐,听了半辈子的通俗歌曲所建立起来的音乐审美体系使他们对古典音乐的陌生产生了恐惧。打个比方,你能让一个铁杆Palm友一下子就爱上WM吗,尽管两个系统很难界定孰优孰劣。但一如我前面所说,不要轻易剥夺了自己审美的权利,其实古典音乐不必通俗音乐复杂多少,多多尝试,你会爱上它的。

其实看看现在繁荣的流行音乐产业,你不能否认,里面处处都有古典音乐的影子,更令人欣慰的,大多数当代音乐无一不是建立在巴赫所奠定的西方音乐基础之上,尽管或许简单,有些人认为浅薄,但它们骨子里仍和古典音乐分享着相同的元素。如你所说,古典音乐理论中可以作为基础被传承的应当大力推广,那么应当被推广的应该是大多数现代以前的(基本以1900为界)古典音乐,因为很多不必要以及令人不悦的古典音乐作品都是现代古典音乐(Modern Classical Music)。(其实我一直觉得,现代古典音乐是对古典音乐改革一次失败尝试,随后诞生的流行摇滚则成功地被多数人所接受。以上纯属个人臆想)

对于你的总结,我十二分地认同,同时我也丝毫没有你说的“鄙视流行乐的浅薄”。其实我们要做的正是将原本就不应该被神化的古典音乐拉下神坛,我主张我们的音乐教育(尤其是对青少年的)中,古典音乐应该占有更大的分量,理由前面已经非常清楚了;但同时万万不可否定或贬低通俗音乐的价值,他们的产生及流行有着他的必然性和必须性(比如你说的Black and white等伟大流行音乐作品和你的第7条,他们的一些魅力无法替代),同时,尽管有主流,审美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情,谁都不必强求。毕竟,我们每个人所乐见的,是一个多元的世界。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1. 1)能否解释一下isorhythm,等节奏,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的。
    2)你怎么看待对音乐的学习?如果不了解和声复调的构成理论,能否欣赏它们呢?如果要学习这些,要花多少时间?怎么入手比较好?谢谢。

    Q1:这是当时作曲家为了控制作品中心的一种创作手法,具体来说就是为了给更加庞大复杂结构的复调音乐作品一条不会背离的线。简单来说就是一大堆花纹线条中有一根最粗的绳子连起来。跟帕萨卡利亚(固定低音)有相类似的作用。因为复调作品有个严格的逻辑发展的手段,而这个技法在不断的进行过程中所产生的变化是十分庞杂的,等节奏的做法可以使庞大的空间中有一条线索始终不断。节奏的是音乐的骨架,是最容易从感官上辨认的音乐逻辑。等节奏成为了大型复调作品的骨架。

    有点语无伦次,因为要仔细说的话说很久都说不完。。。只能打比喻这种拙劣的办法了。

    Q2:学音乐?个人认为对音乐的认识都是从乐器开始的(人声也是乐器),其过程过于艰辛。。。还是不要的为好,除非能够在艰辛中不断体会到乐趣,而这个乐趣不但由你的体会产生,带领你的老师也非常非常重要,私底下认为教钢琴教得最好的不是钢琴老师,而是作曲老师,实际历史上最出名的钢琴老师大多数也是极其出色的作曲老师。
    不了解理论当然是可以欣赏的,但说实话,取决于个人天赋,领受能力,这个没什么优越与否,其实就是缘分而已,你觉得亲近,喜欢,自然就能领会到其中的乐趣。学和声复调?挺难的,简单的比方,作曲里面,和声是血肉,复调是血管经脉,节奏是骨架,灵魂是作家本人。如果要学的话建议先把乐理学得极其通顺娴熟再尝试。时间,视个人能力与兴趣吧。和声跟复调还是比较有趣的,有点像搭积木游戏,呵呵
    学习这些无非是从理性上感受与理解音乐。是否要学看个人要求罢了,学不学都有各自的好处与理由。

  2. 既然是音乐,你干嘛还要转化成文字来表达感受呢?

    因为这里只能用文字来表达

    另外,语言、文字是永远无法准确表达音乐带来的感受的。

    所以音乐是不可替代的,不然根本就不需要音乐了。

    言之不足而咏之。本来就是音乐的本质特征之一。

  3. 1. 流行乐你怎么看,具体到一首作品,比如MJ的Black or White或者一首其他作品,你觉得分析和理解室内乐的方法在这里是否仍然适用?为什么流行音乐的乐评人很少从技术角度去结构作品呢?是作品本身的创作技法乏善可陈?还是严肃音乐的方法在这里不适用或者有所缺失?
    2. 如果有兴趣愿意拿一点时间出来,了解室内乐的复杂构成,你建议的入门方法是怎样的呢?
    3. 如果一个普通人愿意拿起音乐,尤其是流行乐,来表达他自己,你又有怎样的建议呢?对室内乐的聆听是否在这方面会有所帮助?又如何去获得这些帮助呢?
    4. 用流行的方法复古古典音乐,比如Bach in Havana这样的专辑,你的看法是怎样的呢?这种尝试有意思吗?还是纯粹是拼贴不会有生命力?
    5. 如果贝多芬有架子鼓,电子琴,合成器,变调的吉他,那么你觉得命运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6. 最后一个问题是替一个朋友问的,他并没有多少古典音乐或者室内乐的聆听经验,也不会什么乐器,但是他想去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你会给他什么建议呢?如果他想实现自己的理想,你觉得怎样做是比较可行的?

    ==========

    Q1:我认为流行乐有其存在的价值与必要(笑,这话说的,呵呵,明明知道流行乐已经是当今的绝对主流),MJ的BLACK OR WHITE我当年也相当喜欢,虽然已经不再去找来听。流行乐以十分直白的方式阐述了作曲者的情绪,很容易引起共鸣。同时,我也认为流行音乐中不乏优秀的作品,成熟的技巧,歌词与旋律相互映衬,加上歌手的精致演绎,十分容易打动很多人。但是,流行音乐过于商业化的操作,不,应该说流行乐本身就是商业准则的产物之一,使太多的人类情感、思绪都变得极为廉价,君不见大批人都说怎么流行歌曲不停的就是爱来爱去?可是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最容易打动人心??商业准则的工业化生产,使流行乐最注重的是如何迎合大部分人的心理状态,(所谓的小众音乐其实也是如此,迎合的受众相对狭小罢了)作曲上的准则服从与商业准则的需要。比如,流行歌曲最基本的结构就是宣叙加咏叹(就是前奏加副歌,我一般喜欢拿前面的来形容,因为更适合流行乐取曲词的安排方式)小段的铺垫直接进入大肆的宣泄还有多次的重复。对于已经发展几百年的作曲技术来说,这个结构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却因简单易用而大行其道,甚至成为了普遍准则。记得看过点新闻说吴宗宪教周杰伦写歌???大概就是教周杰伦如何写出他所领会的“标准结构”以及更为上口的咏叹部分吧。
    分析理解室内乐?一般来说,作品分析针对的不是器乐体裁而是作品的内在结构,所以我只能把你的问题理解为传统的作品分析技术是否适合流行乐??从纯技术层面来说是可以的,不过因为流行音乐的结构过于简单,几乎没有强调分析的必要。流行音乐乐评人?噢。。。这个职业对于我来说觉得十分奇怪。自然,它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我觉得奇怪的是:首先,流行音乐几乎不存在结构分析的必要,其次,流行音乐作曲者所表达的情感何必被乐评人来评价?情感如果拿来评价。。。人何以堪。另外,流行音乐评论本身也十分自由化与个人化,是流行音乐工业的一个附庸,对于流行音乐本身是否能流行并不能带来绝对的影响,相反,在经典音乐的太多时候,评论家们几乎左右了作曲家的命运(著名的正面例子是迈耶贝尔,而被评论毁掉的例子更是不计其数),评论家在此担任的是解说、评价、引导的作用,同样也是由于经典音乐的复杂结构以及思维方式所导致的如此需要。而流行音乐本身的结构以及内在思维已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直白得不能再直白,何必需要旁人来指手画脚。大众能接受自然大行其道,不能接受,疯狂吹捧也不见得如何。
    至于流行音乐的乐评人很少从技术角度去评论。。。怎么说呢,大多数从事流行音乐乐评的。。。都不见得是专业人士吧。就算有,也不见得会从技术角度来分析,首先是简单得没有分析的价值,其次,大众并不见得有兴趣。如果硬要评论,稍微搭上点配器、和声之类的大众又觉得面目可憎不够平易近人。所以。。。我从来不看流行音乐乐评。听到的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也不妨碍我不喜欢的别人去喜欢,反之亦然。

    Q2:入门的方法?了解室内乐的复杂构成,看你想了解什么了,如果是全盘的话。。。和声、复调、配器、曲式四大件一个都不能少,而在这些之前还有一个基础,就是乐理。抱歉,没有捷径。

    Q3:不难,稍微学一点乐理知识与会一个乐器(通常最方便的是吉他)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不断的摸索和一些些的指点,最好能再学点和声。和声对于流行音乐来说太太重要了,仅次于旋律,至于能走到哪个程度,看个人天赋了(事实确实是如此,对于音乐来说,天赋远远比勤奋重要)。对室内乐?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所以帮助也无从谈起。

    呵呵,题外话,好像UGLEE特别喜欢室内乐。建议从弦乐四重奏入手,从海顿确立这一体裁以来,几乎所有的作曲家都将自己最为深刻的思想与最为成熟的技巧奉献给了弦四。莫扎特的四重奏、贝多芬晚期迷一般的四重奏:OP127、OP130、OP132等,德彪西、巴托克、勋伯格等等。
    Q4:BACH IN HAVANA?没听过,抱歉。不过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个黑人吟唱BACH的作品。唱的很不错。我个人很喜欢。另外,从客观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做法有益于继续传播传统的经典音乐,拉近距离。不过,有利则有弊,往往这样的形式会陷于流俗,比如巴赫那首非常纯真的minuet(D GABCD GG)被香港台湾的流行歌手糟蹋得不能再糟了。

    Q5:想象不出来,哈哈哈,但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优秀杰出甚至伟大的作曲家对于乐器的了解与敏感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他们可以将手上所有知道的乐器都做到极致。要有你说的那些乐器,贝多芬能写出什么来。。。天知道。

    Q6:我不是很赞同楼上的观点。交响乐代表了最高的器乐体裁形式,没有十分扎实的理论、器乐、视唱练耳功底是很难胜任指挥这一角色的。因为对于指挥者来说,整个交响乐队就是最为庞大、复杂、表现力最丰富的乐器,面对这样的一件乐器,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如何驾驭?就好象普通人如何能成为飞机驾驶员一样。至于舟舟,说实话,对于残疾人的鼓励以及家世所带来的便利远大于他本身实际能达到的高度,毫不客气的说,我始终把这个事情看作商业利益的鼓动以及娱乐笑话。
    如果一定要去做。建议是去找最好的老师学习,首先在学一门乐器(通常是钢琴)的同时,全面扎实的学习所有作曲理论。聆听、分析、模仿所有古今优秀的作曲家作品(按照时间推移的顺序)。个性以及个人的理解与诠释是建立在对所有已存在的基础上新的合理阐述与发扬甚至是背叛,离开这些,所谓的个性与创新都是笑话而已。
    说实话,太难。时间、金钱、天赋、运气以及百分百的投入,缺一不可。这些都有了,还来做指挥做什么?呵呵,仅仅是喜欢或者爱好不足以支撑任何人走到那一步吧。

    啰嗦了一大堆,无非就是回答问题以及由问题带来的联想罢了。很多看法很片面甚至过激,聊作谈资,各位不必过分较真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