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伍兹被打入凡间

复出之后的泰格-伍兹再也不是我们以前熟悉的那个泰格-伍兹了。他从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球手突然贬谪为一个凡人。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很多人都想找出真实的答案。《纽约时报》记者查尔斯-麦克格拉斯(Charles McGrath)也是其中之一,他在21日撰写的文章之中指出一些专家认为挥杆头部移动太多以及挥杆太平,但是另外一些人却认为伍兹的问题在于他的大脑,而不是他的技术。。以下是查尔斯-麦克格拉斯文章的译文。

泰格-伍兹到底错在哪里?的确,他在美国PGA锦标赛上表现得好了一点,他至少获得晋级,并且拿到了并列第28名,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击球击得 到处都是,以至于那些对他私生活给与最猛烈抨击的批评者——那些希望将他驱逐出高尔夫的人——都开始心生怜悯了。的确,两个星期之前在火石举行的WGC- 普利司通邀请赛上,他看上去好像一个蹩脚的球手,小球击中树木的次数甚至多过球道,最后两轮打出了75-77。

对于伍兹来说,这样的表现是骇人听闻的,这些天文数字同样让传闻甚嚣尘上——也许今年秋天他根本不应该进莱德杯美国队。要是在几个月之前,这样 的传闻是难以想象的。然而当联邦杯总决赛这个星期即将在新泽西瑞奇伍德乡村俱乐部(Ridgewood Country Club)举行的巴克莱精英赛上开演之时,伍兹的积分排名的确处于历史最低点:108位。

体育运动员随时都要经历低谷,高尔夫已经提供了一些让人心情难以平静的球员范例,他们一旦跌入深谷之后,再也爬不出来。大 卫-杜瓦尔(David Duval)在去年的美国公开赛上给人一些印象他似乎会咸鱼翻身,可是基本上他在赢得2001年英国公开赛之后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有一段时间,他甚 至无法下场比赛。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伊恩-贝克-芬奇(Ian Baker-Finch)的身上。在1991年赢得英国公开赛之后,他进入了那样一个让人尴尬的螺旋式下降之中,以至于几年之后他不得不从竞技高尔夫之中 退役下来。

没有人觉得伍兹的崩溃是永久性的,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也很少在体育运动中见到这样的场面。他的下滑并不让人那么惊讶,让人惊讶的是他下滑得那么多,而且是从九重天的高度上滑落下来——他以前的技术水平和丰功伟绩没有一个高尔夫球员达到过。看上去他好像一个天神被打入了凡间,目眩神迷而又虚弱无比。

伍兹的竞争者明显没有忘记教训,可他们也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他了——他们意识到伍兹毕竟也是一个凡人——再也不会让他获得自动的优势了。

一些专家表示伍兹的问题全部都在技术层面上——他的挥杆不是太平,他的头部移动得太多。一个叫堂-崔汉(Don Trahan)的教练,自称“Surge”,最近在网上发布了一个视频。在里边他宣称自己可以在半个小时内矫正伍兹的挥杆问题。伍兹所需要做的只是放宽站姿,稳定膝盖,并且限制上杆——也就是说更像堂-崔汉的挥杆便可以了。

不过伍兹的同辈球员绝大多数认为伍兹的问题在于他的大脑,而不是他的技术。直到他的私人问题得到解决,他的 良好状态是不会回来的。布拉德-法克森(Brad Faxon)最近在电台接受采访的时候表达的便是这个意思。这种说法对我们这些高尔夫爱好者来说是非常扫兴的,因为高尔夫对于我们来说是烦心事的逃避,可 他们却说我们与老板和配偶的关系重要过我们对短杆技术下的苦功。不过我们的确知道高尔夫不同于其它体育项目,你的大脑会将你稿乱——特别是那些潜伏的自我 怀疑将在你挥杆的中途袭击你。

看上去这些天伍兹的最大灾难在于他太沉溺于自己的脑海之中。他已经疏远了太太,甚至疏远了一些朋友,无论他 走到什么地方,去瞧什么人,他都会吸引一批好奇的人,以及对他指指点点的人。他是佛罗里达别墅之中的一个囚犯。既然他已经与最后一个教练汉克-哈尼 (Hank Haney)分道扬镳,再也不会有人在他随意狂想(我的手腕正在弯曲!)或无端祈愿(如果我保持脊柱的角度!)的时候——这往往是一个打的差的选手会出现 的问题——为他检查,又或者验证他心中的疑云了。

对于伍兹来说,他孤独地站在练习场上,没有什么别的可做,没有什么人特别想见,不想拿起报纸,也不想打开ESPN,更不会阅读各种关于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推测,这种时候他就如同在黑暗之中击球一样。

伍兹最近的一段历史提醒人们高尔夫运动有多么难,甚至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球手想要维持夺冠的状态也是那么难。与此同时,它也提醒人们,优良的高尔夫多么依赖于自信——以及自己对自己的好感觉。这就像一些自助的导师说的那样。好球能激发更多好球。坏球,正如一些球技差的人说的那样,会衍生更坏的坏球:汽油开始喷射到你的头顶,齿轮开始吱吱作响,那个指挥着方向盘的人指挥着你的手臂、调动着你的重心,弯曲着你的手腕,沮丧地挥动双手。

在伍兹身上最不同寻常的一点在于:直到最近他看上去都没有体验过这种一般人的体验,或者说没有体验到一般人的那种程度。即便是他的婚姻或者名誉 没有崩溃,他的跌倒仍是有可能发生的。毕竟伍兹就要满35岁了,在这个年纪之后尼克劳斯只赢了四场大满贯赛。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伍兹现在的高尔夫表现与其 他人相差无几,这种不快的经历看上去让他感到困惑。

成为一个神或许不是那么好。如果我们还没有从神话中了解到这一点的话,我们从伍兹怎样使用他神一样的地位之中也应该了解了。在奥林巴斯的神山上 获得一个更衣室之后突然之间成为一个凡胎肉体可以肯定不是那么有趣。伍兹也许能恢复自己的水平,可是那个神仙俱乐部他再也回不去了。

不喜欢喜欢 (欢迎对本文投票)

关闭跟贴